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二十八章 浴血搏杀,生死一战 七

第二十八章 浴血搏杀,生死一战 七


  “什么!?”萧遥大骇,他面临的不是杀劫尊者,是战尊者。
  “这是怎么回事!?”
  “别急!等下到你了。”战尊者没有在乎萧遥,而是抱着一个生灵的腿,猛的一吸化作一丝丝血雾飘进了战尊者的口中。
  而在这时“嗒”“嗒”“嗒”,一串脚步声响起,从这船中深处走来一人,杀劫尊者大笑,笑的很张狂。
  “萧遥这战尊者是真的,但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这并不是他的本体,这因该是他的第二躯体,很奇怪,古老的法门,两道身,两躯体,都是真的,看来这战尊者所图甚大啊!传言有一种残缺的法,为一至尊所领悟,但这法不是他所创,而是某一个人给他演示了一遍,他从中参悟的,那法叫做……”
  “一气化三清。”
  “嗯?一气化三清,这法?难道说是有三具真身?还是道身?我的三神衍生法是否修炼到极致也会与一气化三清相同?现在所修炼的一神并不完全,但得到的加持却是让我从八重天直接晋升到无暇九境,差一步为仙。”
  萧遥闭目养神,驱动那神魂之火,神凤真炎,他以神魂与之天庭中的神炎重合,借助真炎施展天眼神通,他在观察战尊者,在推演那种法,可惜失败了,说实话他想得到此法,说不定两相印证之下,能让他无意中创造的三神衍生法再进一步。
  “蝼蚁到你了……”战尊者没有多余的话,他出手了,虽说战尊者不是本体,但他的战力比之杀劫尊者,还是要强盛许多,一击之下,萧遥爆退,直接被砸入了星辰碎石中,接着一粒粒星辰也承受不住那股压迫力,变成碎屑,而反观战尊者,只是退了数步,战尊者很强大,强大到让萧遥感觉无法撼动。
  杀劫尊者也动了,一步生莲,花叶轻绽,如天地初生,显示出不可言语的澎湃生命力,一叶一莲,接着直接驮着杀劫尊者飘向了萧遥所在的地方,俯瞰着下方的萧遥,他在结印,一轮环月形成,被他祭出,萧遥只感觉全身割裂,那是半仙境的气势威压。但他无惧,准仙境神魂被他释放,以这股极强的反推之力冲向了杀劫尊者,而杀劫尊者为之一振,一臂挥出,运用大法力,直接震散了萧遥的神魂反推之法。
  萧遥从碎星中直立起身躯,他以大法力拘禁所有星辰之石,手中牵引出虚空之火,焚之,再次腾手一片金色状物体出现,这东西是他涅磐以后所余下的蛋壳,是宝药,但因为材质极为坚硬,所以他决定炼一柄剑,以星空碎石为躯,神凤蛋之碎壳为辅,他决定锻造一柄剑。
  数息之间成,所用星空碎石也是经过他的神魂筛选,比之主星中自然形成的炼器材料也不差,唯一的缺憾是这法器只是人道之器,这还是凤凰老人辅助的结果,无法,想要炼得一柄仙兵,材料也是及其珍贵的,除非是一枚无缺的凤凰蛋,直接用神蛋塑形,加之仙道规则即可,但这只是星空碎石为主,残料化液体升华的这柄普通的兵器,但也是人道巅峰境界的法器了。
  “了得,了得,一碎石竟炼得一柄人道兵器,哈哈,当真了得。”战尊者不吝惜自己的评价,称赞了起来,但他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以半仙之力,弹指碎星石。
  萧遥以星辰剑横档,被震退一步,无数碎星石袭来,如一片星辰的海洋,化作一只大手,抓向了萧遥,要玩弄鼓掌间。
  他动用剑诀,一剑横扫,一柄天剑形成,斩向了大手,一击之下,两两散去,他缎造这柄剑也是有原因的,每次都是以灵气实体化,但终究不是有质之物,得不到武器的增幅,难以发挥十万四千剑的最强威力。
  “十万四千剑,一剑斩万敌。”虚空中十万四千剑成型,但转眼间又消失,一柄柄剑之虚影归一,十万四千把剑形直接融合进了萧遥手中的星辰剑中,可以看到他的手在剧烈的抖动,他额头浸满了汗水,这一剑威力大大提升,他感觉这才是这剑法的真真威能,但星辰剑承受不住这强大的剑道之力,开始崩出裂口。
  “剑出。”虚空中再次出现了一柄巨大无比的剑形轮廓,萧遥直接锁定了两尊凶人。
  “你……”
  “你找死……啊”
  一柄无形的神灵巨剑劈下,无数的星辰炸裂,虚空中裂痕密布,难以愈合,杀劫尊者与战尊者想逃,但这一击之下,直接锁定了他们。
  一片白芒划过,暗黑的血色直接喷涌而出。
  “真炎去……”萧遥艰难开口,他用尽了一切力量,使出了这盖世一剑,他还以为这剑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力量呢!但他赌对了。
  “哗啦啦——”一击之下,星辰剑不堪负重,碎裂了,如雨般飘落,接着化成白芒消失,凤凰真炎飞向了那一剑之处。
  “萧遥……快逃,他们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凤凰老人言出,声音有些凝重,可以看出这比他想象的还有严重。
  当白芒散去,露出了真容,战尊者胸腔被隔开,深可见骨,血液止不住的流淌而出,而杀劫尊者更是不堪,头颅险些被截成两半。
  “可惜了这具身体,虽说是多修炼出了一具身体,但这也是真身,伤成这样,怕是千万年都难以修复了。”战尊者眉头紧邹,某种可怕的符文之力,一直阻止他复原,这才是最可怕的。
  “可恶。”最可悲的就是杀劫尊者了,这是他的真身,半颗头颅几乎垂了下来,加上这高深的剑诀,他想磨灭那种艰涩的符文秘术,短时间显然不可能,所以他一体顶着两半脑袋,整体实力下降的非常厉害。
  萧遥倾尽一切,这一剑他用尽了所有力量,现在的他下降到了人道三四重天的实力,已经无法再战了。
  “哎……实在不行,看来只能我出手了。”凤凰老人眉头一凝,萧遥也算他的半个弟子,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他陨落?
  战尊者与杀劫尊者动了,虚空颤栗,直接横移向了萧遥,萧遥想要逃,却被禁锢在了原地,他现在虚弱无比,连挣脱束缚的力气都没有。
  “哎!看来该我出手了。”凤凰老人一声叹息,他本来没有准备出手的,如今这天地被规则束缚,更是充满了诡异,贸然出手,他怕引起某种变故,但他决定了,萧遥不能死,他也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但他并没有告诉萧遥。
  “咦!等等。”
  “少主,你千万不要有事儿啊!老奴来接你了,接你回家,这事儿不是你该参与的,走,咱们走。”一名老伛漫步虚空,却是平步青云,每一步下去,都有他的某种韵律,很奇妙,却蕴含了至简的道理,老人的目光很浑浊,但步履却是相当的坚定?
  “住手。”他来到了萧遥的身边,一拐杖之力掀飞了战尊者和杀劫尊者。
  两尊凶人被砸入了星海之中,他们骇然,什么样的力量,轻易化解的他们的全力一击。
  “老奴,九黎见过少主。”老伛行了一礼,相当自然,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只是弯曲着身体恭谨的站在了一旁。
  “前辈……你是……”萧遥有些发懵,他本以为必死,却不曾想这突然出现的老人化解了他的死局,还称自己为少主,萧遥很清楚自己的身世,并不是什么大家族之人,人族虽然也是七大族之一,但人族比较特殊,他确定加肯定自己不是什么有大身世之人,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炼化了凤凰真炎,加上凤凰至尊赋予的凤凰血脉。
  “少主你终于出世了,老奴是神凤一族的仆人,一直在等你出世,这是族长的意思,请你随老奴回族吧!神凤一族需要你。”九黎有些亢奋,这是传说中的少主,想不到真的存在,玉简破碎,说明凤凰子出世了。
  “萧遥,有些不对,他身上的气息有些古怪,但我有说不上来,我给你的建议就是在你没强大起来之前,别去凤凰一族,我怀疑我的族群出现了某种变故。”凤凰老人也就是神凤至尊说道,虽然他是一缕残魂,但有些重要的事还是知道一些的,再者他是至尊级别的生灵,有超脱万物的灵觉,这一行,不可行,萧遥太弱了,不足以面对那些可能发生的变故。
  萧遥故作考虑,片刻后他拒绝了,原因无他,一方面他要历练自己,另一方面神凤至尊也就是他‘父亲’有重任交由他来完成,自然这一切都是谎言,再三被拒绝后,老伛终于不在提及,但他说要待在萧遥身边,萧遥没拒绝,这老伛的实力他不清楚,修为也不清楚,但能有一位随手压的两位凶人无还手之力的存在,修为怎么可能低呢!
  “前辈能否帮一个小忙,杀了他们两个?”萧遥盯着深处还躺在星辰碎片中的两尊凶人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