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二十二章 浴血搏杀,生死一战 一

第二十二章 浴血搏杀,生死一战 一


  “杀劫尊者,人道的极致,更是沾上了一缕仙道法则之力,这是人道所能做到的极致,所谓的半仙其实就是渡劫失败的人尊而已,说是半仙,其实都是你们这些失败者自诩尊号而已,半仙,呵,伪仙而已。”萧遥一句话而已,道出了这个境界的真意。
  但萧遥却不敢小觑这半仙境,总体实力虽然强盛不了多少,但毕竟多少都领略了一丝仙道规则,受到了一丝仙道规则的福泽各方面等等都得到了增幅,虽然是少许,但已是不同往日而语。
  “小辈,凭你也敢妄语!?”杀劫尊者动了,杀意弥漫,他真的动了,一瞬间而已,他动用了自己的法。
  这片山林中,突然出现了洪涝,山林被冲刷,山脉直接被淹没,这等异象直接作用于现实,生灵惨遭涂炭,无一幸免,杀劫尊者直接引动了自然灾害。
  “这是神灵的怒火,我们这些凡人得罪了神灵,啊!我们要赎罪。”
  “万能的神灵啊!请你息怒。难道是我们的供奉少了嘛?”
  无量灾劫在持续发生,无数的生灵无家可归,有的被这天降的洪水覆盖,有的直接随着建筑物冲击而倒在了建筑中。
  这灾劫不单单影响了凡尘俗世,更是影响到了修行界的大部分修士。
  一些小修士,直接被莫名的气势直接压的失去了法力,有的更是晕厥了过去,有些实力更是不济,被半仙散发的压迫力,直接碾压到爆碎。
  “还请两位前辈止戈,饶我们这些小修士一条性命。”有人道十境的大修士豁了出去,传音道。
  “蝼蚁。”杀劫尊者一指点出,一道大手印翻飞,被他祭了出去,只是随意的一指,无穷尽的毁灭气机直接锁定了那位人道境界的修士。
  人道修士面色一沉,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直接化作齑粉。
  “你枉为半仙之境,他只不过对你说了句讨饶的话而已,你却大展出手,断其性命,更是引发这等灾劫,你就是个牲口。”
  无数的生灵家破人亡,他们不敢言语,只能祈求上苍,放过他们一条生路,可上苍很是无情,完全没有理会人们的哀求。
  萧遥漠然,他修炼了无数个岁月,他的心早已沉寂了下去,并没有什么波动,但他却是做不出了这等形如山精野怪这等牲口才能做出的事儿?
  “知道我们这些脱困的十境修士为什么这么残暴么?哈哈,这得多亏了那所谓的仙尊前辈呢!?就是那些为百族做出巨大奉献,丰功伟绩的大仙尊呢!?哈哈,断了我们的仙路,这辈子也只能是十境半仙了。不过上苍可怜我等,那存在在我们身上种下了某种古怪,似乎要吞噬我等的神魂取而代之,但也是因为仙尊出手斩杀了我等半分神魂,才得以保存下来,但这其中也出现了某种变故,我们这些老东西似乎变得嗜血了,更是能从精血中汲取澎湃的生命力,这很奇怪,但这也是为我等开辟了另类的长生路。”
  萧遥瞳孔微缩,他想到了很多,但却又否定了。
  “嗯?!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一种可能了,都说乱世开启了,但什么是乱,如果是天地中灵气变得古怪所引发的变故,恐怕这还不够,这杀劫尊者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是曾经的那些东西苏醒了,这或许是来自那些存在的试探,毕竟隔了一个古纪元年之久,天地中他们也在慢慢恢复,五大至尊,百族中的底蕴所在,那些曾经搅动天地风云,破灭八荒的存在……这些人更是那些存在所忌惮的……”
  萧遥一头雾水,但不知为何,他联想到了百万年前,三大仙尊的出手,是不是也是那些恐怖存在而为?如果这么一想,他脊骨发寒,这一切的一切是否都是人为演化,是不是在诸多星海中,在无尽的虚宇上,有一尊及其恐怖的存在正在注视着,操控着这一切,自己是不是他手中的棋子,如提线木偶,被人控制着。
  “呼——”杀劫尊者呼出一口气,又猛地一吸,顿时天地灵气躁动了起来,被他带动牵引,天地之间形成了一张大网,无数的生灵在哀叹,倒在了血泊中苦苦哀叹,可无人应答,一条条血之精力,化作细丝线,飞向了虚无中,被杀劫尊者吸入口中。
  “哈哈,就是这种感觉,年轻真好。”
  “住手。”萧遥动了,缩地成寸,一步一剑影,剑剑都透露着无限杀机,十万四千剑被他运用到了一个微妙的境地,一步可杀神,一步可诛仙。
  “十万四千剑,诛仙杀佛,嗜神一剑。”十万四千剑,可神魂可实体,一剑出天地变,一剑一天地,一剑一神灵,这是无双剑法,无上剑术。
  天地黯然,为之一暗,所有的东西都失去了色彩,十万四千剑归一,十万化一剑,一剑斩万敌,破碎虚空,天地覆灭。
  “嗯,好熟悉的剑法?哼,我是半仙之境,蝼蚁之辉,敢与明月相争?”
  “大轮回之术,六道往生。”
  一剑出,但萧遥却是发现了自己居然不在原有的地方,这个地方很陌生,他很迷茫,这个地方让他有些隔阂。
  杀劫尊者被一剑击中倒飞了出去,他手持一物,半仙器,防御器,此刻出现了裂痕,杀劫尊者瞳孔一缩:“好伶俐的剑气,这也太过霸道了。”
  不过旋即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想到了一个法子,一个金蝉脱壳,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法子,他与别人不同,可以说与其他六人不同,至少他还是他,他的神魂,他的法,都不曾残缺,但他们都不能为仙,这是一个局,一个必走的局,但他看到萧遥后,他就产生了一个想法,一经交手,他的这个想法更是坚定了。
  夺舍,他曾得到到一门辅助类的秘法,为夺舍重生术,是一门仙尊法诀,但他觉得很鸡肋,想修得此法,必须要吞噬自己一半的神魂为代价,并且只能是一半的神魂才能施展,非残缺的神魂不可。
  “这是什么地方?”萧遥有些疑惑,在他面前呈现的是一片火海,一座座熔岩山脉落定,每座熔岩山脉都有被丢弃的骸骨,被无尽之火燃烧着,半座熔岩山脉都是这种景象。
  “他们都是祸害一方的人或妖,生前造的孽,无法了却因果,那只有死后才能偿还了,一业障一甲子,生前多少业障死后都要被这无尽的业火燃烧其罪恶。”
  “嗯!?这么说我已经死了?”萧遥疑惑,他注视着这人首蛇身带着地狱火焰的妖兽,他觉得他不可能死了,定是那杀劫尊者使的招数,旋即他心大定,手捏法印,一技掌法祭了出去,顿时那妖兽四分五裂,但下一刻光华一转,那妖兽又复原了,萧遥惊愕,他不动作了,他决定看个究竟。
  “萧遥,你生前作恶无数,手指染无数生灵的鲜血,更是残杀无数宗门仙尊门徒,现在判你之罪行,业火焚烧一千甲子,你可知罪?”那妖兽自顾自的说道,如一方官吏,批判罪行。
  “我向来顶天立地,不曾错杀过一个恶人,也不枉杀一个善人,我杀之人必有该杀的理由,我当自问心无愧,如果天要批判我,如果这大地也要拘束我,如果这无尽地狱要限制我,我定翻天覆地,倒了这九幽。”萧遥一声笑,他曾张狂过,战斗过,也曾失意过,但他不曾放弃过,因为他之行,当自由洒脱,无拘无束,他是萧遥,自在逍遥。
  “哈哈,你确实已经死了。”
  “我乃九幽之主。”一声高坑的声音直接从无尽地狱深处传来,每走一步,天地都在动荡,在片地狱在战栗,无数的恶鬼都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萧遥盯着某个地方,他看到了一个人影,身材非常的魁梧,脚踏这片地狱,头顶只冲云霄,他是地狱之主,但萧遥更相信他是……杀劫尊者。
  “你是地狱的王者?你是九幽之主?”萧遥不卑不亢,直视那于天般的身影,他就这样望着他。
  “还是说,你是杀劫尊者呢?”
  萧遥嘴角弯曲,一直盯着那处地方,然而景象再变,无尽的地狱消失了,熔岩山脉消失了,人首蛇身妖怪消失了,地狱之主也消失了。
  “嗯!?”
  这是?萧遥疑惑了,他回来了,回到了第一主星,但是给他的感觉很是破败,陌生,他第一时间感觉这不是他在的星辰,但确认在三,这是第一主星,仙武至尊的故乡。
  远处,一股血腥味弥漫,萧遥神魂蔓延,一步跨越,瞬息百里,一念可达,这是人尊才有的实力,但他是谁?他是萧遥,重修的萧遥,自然不同以往。
  这里是一片山村,溪水潺潺,发出动听悦耳的声音,萧遥漫步来到了小溪边,水面泛着红芒,那是血液的侵染,这就是那散发血腥味的源头,他一眼望去,他怒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