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二十一章 半境陨落,逆行战仙

第二十一章 半境陨落,逆行战仙


  “呼,世间什么最是无情?当然是时间,荏苒了光阴,蹉跎了岁月,一朵花凋零,一朵花绽放,可终究不是同一朵,无尽的时光长河下,坐看云起时,夕阳晚霞红,如今我也到了这尽头。”那中年人自顾自说着,却一直向着萧遥而来,嘴角还挂着笑意。
  “我曾叱咤半个古星,在无仙的时代,没有人能抵挡那些逆乱而来的异空间魔物,曾经我带领过族人奋战,可是最终有谁记得我?更是遭遇同族围杀,哈哈。”中年人说着,却很是平淡,那似乎不是他自己经历似的。
  “你是谁!?”萧遥面色无常,眼眸直视,那种淡如水的眼神,让中年人心中一愣,旋即也是冷冷一笑。
  “我是谁?哈哈,告诉你也无妨,十万年前我就是人尊,是无仙时代最强大的人之一,而蝼蚁都称我为杀劫尊者。”当中年人说出自己尊号的那一刻,天地变了,变的有些萧索,如临冬时的寒风,冻彻心扉。
  “萧遥,他不是他了,即便是百族中的人,也可能受到某种变故异化了,你要小心些。”凤凰老者修为极为高深,一眼就看出了古怪,有些东西他也还在思考,那种熟悉的感觉似乎以前感受过。
  “可惜了,记忆太过模糊,我的记忆是否也被动过手脚?我是凤凰仙尊,更是至尊,如果真如我想的那样,那古纪元之时到底出现了什么?”凤凰老人心中有些发怵,不过旋即他摇了摇头,除去了心中那份不安。
  “年轻人,我观你气血旺盛,修炼资质更是上乘,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杀劫尊者嘴角勾勒,不知心里想什么。
  萧遥也是一直盯着他,就这么云淡风轻,自从踏入八重天之后,他的心思格外的敏锐,再者曾经他修为更是仙境,有些仙境特之处并没有丧失,所以萧遥断定这杀劫尊者没安什么好心,至于是什么他并不知晓。
  “哦!?看来你是不愿意了。”杀劫尊者动了,漫步如流水,看是细腻,实则他动了杀心。
  也在这一刻萧遥嘴角也出现了一抹笑意,尽管对方是半仙之境,但终究不是仙,一个伪仙,比之人尊境界虽是强盛一大节,但也不是不能逆。
  一股伶俐的气息也在此袭来,如星辰般的压力,豁的压下来,这片区域都在晃动,这让人骇然,萧遥也在这一瞬间踏了出去。
  ……
  天祁尊者有些狼狈,却没有受太严重的伤,他是半仙之境,不为真仙,却是人尊之上,极为强大,虽然杀那种圆满巅峰人尊要费些手段,但也不是底牌全出,可见半仙之境的强大,人尊三六九等,巅峰无暇的九境已无限接近仙境了,可见与半仙之境并没太多区别,只是半仙之境染上可一个仙字,真正的区别只有到了那个境界才知晓它们之间有何差距,而凡境是不知晓的。
  剑神宫的半仙境界的强者气血衰败,垂垂老矣,经此一役更是衰败不已。
  “道友,请息怒火,你我到了这等境界,动则就是山崩地裂,又何必如此呢!?不如你我各退一步怎么样?你离去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你要知道剑神宫屹立百年不倒也是有原因的,即便衰落,这也只是表面现象,而剑神宫的核心战力并没有在这里,你要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何必没有缘由得罪了一个大势力呢?”剑神宫的半仙境强者对着天祁尊者说道。
  “呵,要是不愿意呢!?你又能如何?”天祁尊者盯着剑神宫的半仙境强者说道,只是眼神有些不屑,视他如无物,对他来说这剑神宫的强者也只是堪堪达到半境,气血衰败不堪,又怎么入得了他的眼?
  天祁尊者一剑出,风云变色,虚空被割裂,他一剑出,剑气冲霄,星辰脱离轨迹,一剑霜寒十四州,那种伶俐的剑气世间罕有,可见其这杀招之凶残。
  “诛仙一剑!”
  “诛仙二剑!”
  ……
  “诛仙九剑!”
  一共九剑,每一剑都分百式,一剑出,天地变,每一式都暗藏大道之奥秘,每一剑都如一片小天地,他身附九道剑影,衬托如剑神临世。
  剑神宫的半仙境强者,吐出一口精血,他欲遁走,可是他被剑气锁定,遁向虚空的他被硬生生的给拉了出来,全身都裹着鲜血,显然是负伤了。
  “天祁,别欺人太甚,你我好歹也有过一面之缘,难道真要如此吗!?”剑神宫的强者脸色如纸,有些虚弱,像是大病了一场。
  “真是聒噪。”天祁尊者嘴角一提,并不念及旧情,所谓一面之缘,不过是对眼相望而已,哪还有什么情分,诛仙九剑,虚空中九把剑影芬罗棋布,如九颗大星环宇,壮阔无比。
  “天祁,你要战那便战吧!你我都是相同境界,真要分出生死,孰强孰弱尚未可知。”
  “阴阳之术,一念天地。”剑神宫的老者也是拼了,一出手就是禁忌秘术,太阴演化,化一团浊气浑而不散,下沉至底作一方大陆,太阳之力升腾,天方形成,与之地合,天与地之间的距离在改变,压向了天祁尊者。
  “呵,剑定乾坤。”
  “诛仙九剑,给我破。”天祁尊者大手一挥,九道令天地为之变色的剑之光影直接劈向了那混沌演化的天地,这等异象如混沌初生,天地初显,让人生出渺小之感。
  “镇压。”剑神宫的强者施展阴阳之法,一片片仙道规则若隐若现,这里下起了大雨,如瀑布直下,这雨滴直降,砸在了天祁尊者的身躯上,顿时金属交接的声音,震耳欲聋,那雨其实是一片星辰,星辰雨,蕴含了大量的半仙特殊法则之力。
  大片大片的星辰雨炸开,绚烂无比,半仙级别的战力,直接掀翻了南域大半区域,无数生灵遭受鱼池之殃,被星雨砸中,或者又被仙级散发的余力震碎,从世间除名。
  他们是半仙境,也是人道十境,最后一境,这个境界十分微妙,比之人道有过之,但离仙道相差甚远,虽然是离真仙差之一步,却是永恒的距离。
  “哈哈……就你这即将腐朽的身躯,在加上你枯竭的神魂,说你是半仙境,但你能完美的发挥出这境界的力量嘛?哼!不过也是蝼蚁一只。”天祁尊者猖狂大笑,三把剑之虚影直接立在他的身后,天祁尊者撑起了一片光幕,挡住了大片星雨,不过每每接住一片光雨他的光幕就淡化了一分。
  “当年剑神以剑为道,修的无双剑法,真是怀恋那时候剑神宫的强者啊!谁不是真仙境,可如今真是没落了。”六柄剑影支起一片天,与剑神宫强者所演化的天地所相抗衡。
  剑神宫强者苦苦支撑,就这百息时间,他们已经对战上千招,但他不敌,他年迈了,终究不是仙,抵不过时间的摧残,气血衰败,神力更是跟不上天祁尊者这等诡异的强者。
  “噗……”一口鲜血直接喷涌而出,他负伤了,严重的伤了本源,如今的他更显沧桑,夕阳落下,天空昏暗,他演化的天地在破碎,在凋零,如他一样的都走到了尽头,落幕了,将逝去。
  “宗主,对不起,有愧于你的交代,但我尽力了……该走了。”他跪扶在地,仰望着天空,眼神渐渐焕散,剑神宫的强者败了,败给了岁月,他无法挣雄,他跪在了哪里,如同枯木枝,即便有人路过,又有谁会在意呢!?
  苍颜如骨,白发枯
  红尘流水,尽荒芜
  血染的江山,埋下了多少的心酸与不甘
  多少人杰他方故,仙路争锋化白骨
  古星崩,百族乱,天骄之行万万载
  血与泪,战和败,血泊之中尽哀怨
  仙!仙!仙!战!战!战!
  战歌起,不甘,心酸
  一曲长生,永恒是终点
  “杀劫尊者,没听说过,虽说你是十境,但在我眼里,你只是个伪仙者,连仙都不是,但你身上的气息,我很熟悉,吞灵族的气息。”萧遥眼神冷冽,这一刻他动了杀道之心,吞灵族,百族所摒弃,既然杀劫尊者有吞灵族的气息,那么就只能战了。
  “吞灵族,哈哈,那股深藏在虚无之地深处的神秘存在么?嗯?当时我记得有恐怖存在袭击了我们这些尊者,有大妖也袭击了我等,而仙尊更是斩去了我等的道路,哼,我恨这些虚伪的仙尊,什么功高盖世,百族所膜拜的仙道至尊,他们境界高深,就能随意碾压我们,裁决我们的身死。”杀劫尊者越说越暴戾,身躯更是腾起一缕缕袅袅褐色雾气,更是让虚空颤栗。
  “小家伙,我看你气血格外的旺盛,吸收了你,我想我就能多存活一些时日了,哈哈。”杀劫尊者眼神有些阴翳,他动了,这一刻露出了他本该有的面目,嗜杀,疯狂,残忍。。
  一步出,风云变,惊天地,无暇半仙之境的威压直接扩散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