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二十章 风云变幻,萧遥出关

第二十章 风云变幻,萧遥出关


  北域
  临近虚无之地的一处山巅,一名男子发丝如雪,随风飘摇,他的脸上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孤傲,面色无常。
  冷熬霜,一个让人头皮发麻的名字,也如其名,异常的冷漠孤傲,他伸出手掌,一朵朵雪花飘落在他的手中,转而渐渐融化。
  虽说性格有些怪癖,但他修为却极为的高深,并且他的年龄不过两百岁而已,有人曾言,哪怕仙至强尊年轻时也不过如此,因该他被誉为人尊境界第一人,也有人说他是这无法成仙的时代中,最有机会成仙的人选之一。
  “传说中的虚无之地突然出现在北域,乱世开始了么?这或许是一个契机吧!”他踏足人道九境有一百五十岁月了,且是大圆满巅峰境界,可他怎么也踏不出那一步。
  “为何会这样?真如传言那般,这是无仙的时代嘛?”他盯着远方,那股可怕的气息又强烈了几分。
  ……
  “哈哈……呼,这就是自由的空气嘛?哈哈,十万年了,整整十万年啊,终于出来了。”猖狂的笑声席卷,整个古星都在颤抖。
  第一古星,传承悠久的古星,在这一刻居然在颤栗,这就是超越凡俗的力量,即便是星辰,也能轻易改变它运行的轨迹,甚至一手灭之。
  虚无之地,四位人尊境界的强者齐聚,一个和尚,还有一位道人,还有一位老者,一个中年人,他们默默的注视着虚空处的七尊人影,那股可怕的压力让人不寒而栗。
  “他们应该是半仙境界的强者,无限接近于仙,可惜了,却甘愿迷失本心,被邪祟影响了心智。”
  “可以说,他们并不是原本的自己,也可以说他们唤醒了最为本性的自己。”
  “阿弥陀佛,既是邪祟所致,那又和邪祟有何区别,甘愿为之影响,小僧愿意渡你们化去心中的恶,为此就算破戒也无妨。”
  “各位道友,不管如何,我们与他们相差甚远,恐怕只有那些大家族的人才有底蕴与他们相抗衡,我们怕是难以抵挡。”莫玄道人表情异常凝重,那一股股压力,着实让他难受。
  虚空裂痕处的七尊强者,如恒古的天,远古的魔,压塌苍穹,一层层云雾遮蔽了他们的面容,无比神秘,也无比的诡异。
  “千百万年的苦修,以赤诚之心求道,换来的却是仙道受阻,根基腐朽,这天道给予我的,既然无力反天,那就由你们来偿还。”一尊人影走出,霎时风云巨变,一股股威压骤然袭向四位九重天强者。
  僧人双手合十,咏唱佛经,一字一浮屠,一字一乾坤,宝相庄严,如一尊大佛临世,在僧人面前撑起了一片光幕,不过迎上那恐怖存在的威压,直接涟漪四起,随时要裂开来。
  莫玄道人,丰神如玉,此时也大大出手,双手结印,轰出一道道字符,艰难的抵挡着着无穷的威压。
  而另外两名九重天强者,一手持天刀,一手持古盾,都艰难的抵挡着,可见虚空中那七道人影的不简单。
  “哈哈……人尊不过如此,这里就交给我吧!让我来会会如今这无仙之下的最强者。”一道人影走出,他的话音一落,六道人影也相继分开,走向了不同的地方。
  ……
  剑神宫,南域最为强大的势力,基本上只要有点天赋的修士无不向往这种无上的仙山门派,剑神宫的历史也是传承悠久,至少也是百万年以上。
  有传言说,百万年前,这仙门为一仙尊所创,那位仙尊惊才绝艳,有至尊之天资,但最终陨落,他留下的剑神宫却屹立不倒,长存于世,从中化仙更是近百之数,这末法的后世虽然没落了,但也是南域最为强大的仙门。
  一尊人影至虚宇而下,脚下一阵霞光,如谪仙临尘,度化世间,他是从生灵禁地中走出的,虚无之地而来的一尊凶人,虽然仙气飘飘,但那毁灭万道的气息早已蛰伏于心。
  “百万年的时光,哈!又回来了,想当初我也是这片根地走出的,可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我还是我嘛?”那凶人嘴角弯曲,在玩味,在自嘲。
  他曾经也是剑神宫的一员,被人所害,但最终崛起,成为人道最强者,披靡八方,一旦出世必是风云搅动,但为寻机缘,远走他方,消失于一场纷争中。
  “什么人!?知道神宫领地不得凌空,这是侮辱我山门,还不速速下来领罪。”一道威严雄浑的粗狂声从剑神宫深处传来。
  那从虚无之地走出来的凶人,并没有因为那声音而有什么反应,似乎在闭目思考着什么。
  “真是狂妄之徒,给我下来。”一名年轻的天才,望着虚宇中,用大神通发出洪亮的声道攻击。
  “蝼蚁!”
  那尊凶人微微开口,并没有防御,虚空点指,一道匹练横空,瞬间击杀了哪位天才。
  “十万年了,有谁记得吾的尊号,我为天祁尊者,哈哈以蝼蚁之血,祭我之身,你们这些卑微者,只是补充我等气血的药物而已。”天祁尊者突然爆发,一股股浓烈的气息散发,直接崩碎了山河,无数的普通生灵直接倒在血泊中,有的生灵一脸茫然,却是死了。
  虚空一爪祭下,一轮紫色大手压向了剑神宫,顿时触发仙道气息,一道道印记光华腾起,组成一轮屏障,防御了起来。
  “什么!?”
  “最强防御大阵居然触发了,”
  “这是什么生灵?”
  “逃,快逃。”
  “哦,天仙级别的阵法,可惜了只是残缺的,待吾施展手段破之。”天祁尊者双手在结印,星河之力澎湃,运用域外之力轰向了阵法。
  “了得,七成力道一击竟轰碎不得,但吾从虚无之地中走出,你这等残留下来的仙道屏障也能碍我?”天祁尊者眼神阴翳,吐出一口黑剑,虚指一捏,夹住了黑剑,运用妙法,御剑斩出,那天仙级别的残阵就这样破碎了。
  “哈哈……这天地还有谁能与我等为敌。”天祁尊者哈哈大笑,漫步向了剑神宫。
  两道身影赫然出现在了剑神宫中,阔步而来:“道友,这般行事怕有不妥之处吧!不知我派有何难为了道友,我愿意给予补偿。”
  那人这般客气,但心中却是杀意纵横,只是在这里发作,到时候得偿不失,所以他考虑再三,决定先忍一忍。
  “呵,补偿,那到不必。”只见天祁尊者邪魅一笑,身法一动,极速而行,迅速贴近了两位剑神宫的强者。
  顿时一阵霞光迸发,剑神宫破碎成了一片废墟,而两位剑神宫的强者极为凄惨,一人被贯穿的胸脯,心脏遗失,另一人断了半截身躯,血液溅红了地面。
  天祁尊者掌心抽动,一吸一抓之间,就把两位强者捏的爆碎,他运用大神通,周围的生灵残余的精血被他炼化吸收,
  然而此时废墟一阵摇晃,地面裂开了一条缝隙,一阵压迫的气势汹汹而来:“毁我剑神宫,天祁尊者,十万年了,当真物是人非,既然你不念山门之情,那别怪老夫断送你性命。”
  一尊强者从裂缝中踏空而来,虚空在抖动,瓦砾碎石直接被那伟力压成了齑粉。
  “半仙之境,呵,总算来了,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倒有没有你的嘴巴强。”
  ……
  北域,虚空涟漪,一阵晃动,这片密林中,一少年男子走去,面色有些苍白,不过他的眼神却极为璀璨,他眸子望天,嘴角微微上扬了:“总算出关了!八重天,没想到能强大到如此境地,如今的我虽是重踏旧路,却是不同往日而言。”
  “前辈多谢指点。”
  “这倒无妨,萧遥你闭关期间,这天地出现些了变故,乱世开启了,虚无之地重现,从中出现些了邪祟,这古星怕是有的受了,如今天地真仙不显,半仙境界就是极致,人尊自保也是有些勉强,想要活着,就只能强大己身,碾压一切敌人。”
  “前辈……”
  “我已知晓,真炎记录了一切,包括你涅磐时一直到如今的事情,放心,天道有损,大道不可推测,更别提命数了,那女娃子虽身死,道痕消散,但有人以大法力暂时护住了她,有些事,我也不知晓,与你讲也是枉然,与其如此,你还不如强大自己,在将来动乱中,有一席之地,想保护的人,那也要有相应的实力。”
  “对了,这是第一古星,为仙武至尊的母星,有必要的话便拜访一下,至少在你强大起来后。”
  “前辈,这天地中灵气有些古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我无从知晓,我记忆残缺,但我敢肯定,完整的我定然知晓。”
  萧遥漫步期间,一道人影也慢至而来,如山如石,并没有施展什么身法,也没有什么灵气波动,但他却是直勾勾的盯着萧遥看个不停。
  “有人来了。”萧遥回头,眸光盯着一个中年人。。
  “不简单,有些熟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