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十五章 仙人警言,过往之殇

第十五章 仙人警言,过往之殇


  天空湛蓝,大地清新,好比被绵绵细雨滋润清洗。
  几位看似平淡无奇,将行就木的老人,像是说好一样的,成群而来,要到市里“赶集”,然而仔细去聆听,他们踱步而来,却是无丝毫脚步声,向外扩展而去,周遭也是出奇的安静,万籁俱静,这是无声的世界。
  “还只是来到边缘的地带而已,想不到这禁区,早已脱离了原有的世界了,这才是它应有的,禁区该有的样子。”那拄着拐杖的老者眼睛深邃,某种神秘的符篆流转在眼眸中,他似乎想看透这个地方,但他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并且浑浊的液体从他眼睛里掉落而出。
  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直接反弹到他的双目中,让他的双目受到了波及,短暂的让他失明了,既为人尊,遇事不惊,动用神识,比之双目更为清晰的感知这个诡异之地,
  “这地方着实不简单,我的神识受阻,被压制范围直至几丈,要知道我为九境人尊,只要我等想知晓,一念即可千百万里,呵呵……如今这时代变了,恐怕不为仙,难独活啊!”那拄拐杖的老者嘘嘘道。
  曾几何时,他君临天下,人道九境内,只要是人道内的生灵,谁敢不尊他?皆可一念断其生死,追星逐月对他们而言,举手而为之,但当如今,他有些恐惧了,迷茫了。有股莫名的压力迫使他不得不放下自己的身段。
  “道友请保持住心神!这地方有些古怪,有一种悲意影响我们的判断。”那为倾躺龙椅上的老者运用术法,感应着周遭的情形,他面色沉重,极为谨慎。
  ……
  第一古星,传言这是古纪元存在的一颗大星,有无上强者诞生于这颗大星上,那是宇宙鸿蒙时,天地一片混沌,在一片混淆中,起源古树盘扎,一株比较特别的古树,整棵古树只孕育了一颗星辰,那是混沌时的第一颗星辰,也是自此开始,辗转了不止多久,它脱离了古树,漂泊在宇宙中,又不知过了多久,开始出现了一个个生命体,宇宙也开始有了生的气息。
  千百万年的更迭,秩序的建立,出现了各个种族,百族之首,有历史以来第一大古老种族,混沌族诞生了,这也是人族的先族,可以说人族是混沌族的分支,但却更为强大。
  由于一些原因混沌一族举族牵移,只余一支分支留第一古星,后来又是辗转无数个纪元,各个种族陆续登场,也在此时变更横生,迎来了一场史上最大动乱,为古纪元的终结,也是仙古纪元的开始,这是一个盛世,但古纪元留下了预言,这也是一场乱世,整个纪元会覆灭,未来将不存在。
  自然这只是密史,只有古老的种族才知晓。
  古纪元是神秘的,也是恐怖的,留下的只是无尽的传说,其中七大古老家族闻言就是从那古纪元流传下来的,其中龙族与凤族更是其中的巅峰种族,其次还有圣猿一族,最后则是人族,虽然人族是七大古老家族的末尾,但这是百族中七大最强族群。
  有一则传言,第一古星为镇守之地,古纪元禁忌种族之一的吞灵族的镇压之地,而镇守他的种族是无尽海域,归墟之主,仙武至尊。
  仙武至尊,仙尊巅峰,一念移山,不动则矣,曾以只身战百位仙尊而不败,甚至有传言说,他一手曾抵挡了百位仙尊至强绝学,而后甚至不曾移动一步,镇八方动乱,保万世太平,然而最终灾劫降临,他独占诸强,最终惨胜,他了解到或许动乱根源在于禁忌种族,于是他远走他方,最终消失在了宇宙的尽头。
  无尽海域,归墟之地,七大族之一的玄族便是存在于此,这是他们的租地,仙武至尊曾言,不到万不得已,不得牵离此地。
  此时一位俊貌的男子脸上洋溢的浅浅的笑容,抬步跑向了那归墟。
  归墟之地,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华丽的宫殿矗立,有的只是一道道蓝色的光彩荡漾,而那些光彩则是一个大坑中散发,而坑中却有则蓝色的液体,要知道这本就是在海洋中,这是一处空间节点,而所谓的玄族确实在这片海域中。
  只见那俊貌的男子,双手探出,以奇怪的手势结印着,然后嘴角微微上扬:“玄族前辈,龙黔有事相见,还请让我进去。”
  虚空一片寂静,并没有因为龙黔的出声而打破,而俊貌的男子始终保持一脸笑意,让人沐浴春风,惬意而温暖。
  “哦!龙黔小友,居然上门拜访,我等自然欢迎,且进来吧!”虚空中一道中气十足,粗狂的声音响起。
  虚空中涟漪动荡,其中的鱼虾似乎受到了惊吓,快速躲避开了,要知道这俊貌男子来时它们都没有在意,只有修炼到了一定境界,就是如此,可融入万物,而不惊一毫一物。
  而涟漪之后,一个口子裂开,一个圆形镜面浮现,一条阶梯浮现,慢慢的出现在了龙黔的脚下,他一步一步迈向了镜面中。
  “哈哈,小友别来无恙啊,来来来,尝尝我刚得到的一样好东西,这酒可真是好东西啊,居然可以让人生生提升一个大境界,虽然只有人道十境之下才有效,不过也是难得的一样好东西,听闻这酒似乎叫……龙涎。”
  “前辈……你……找到那地方了?”龙黔眼睛微红,颤抖的双手接过老者递过来的酒杯,送到了嘴中,接着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双眼泪水终于还是流了出来。
  “嗯嗯,不错,那地方的却是你的祖地,不过有些古怪,我等竟然无法看透,差点重伤于龙神之境,我的几位族兄此刻还在族中疗伤,虽说无碍,但那残留与躯体中的古怪气息却是难以祛除,只是一丝,我等实力只能勉强控制平衡,哎!怕是除了你族半仙之境还有神凤一族的真炎,这古星上难以找到克这诡异的东西了。”老者无奈到,他看向了龙黔,默默的摇了摇头,他之功法,他之境界,只怕难有所为。
  “前辈,我能感应到神凤一族的族人出现了,其次前辈不妨等我百年,我当冲击仙位,争渡红尘苦海,成就真仙之位。”龙黔默默说到,言语之笃定,让人心惊,这份自信,这份超脱,不愧为那人的子嗣,虽然他年龄比他大,若论备份他还在龙黔之下,无奈这是看实力的世界,不过看龙黔也并没有在意,他也欣然接受了。
  “小友,那地方现在,充满了诡异,我等半仙之境,怕是难有做为,不如等你突破仙人甚至仙尊的境界在去无妨。”老者微摸着胡须道。
  “现在那地方被一种古怪的力量隔绝了起来,我和几位族兄合力才凿开了一角,方才得到这龙涎,不过那一瞬间我等便被掀开的一角所透露的气息入体了。”老者无奈道。
  “对了,哪位前辈没事吧!”老者突然到。
  “叔叔,他很好,只是前些日子窥得天机,遭到反噬,不过无碍,费了些手段,并没有伤到根本。”龙黔再度把龙涎一饮而尽,对此老者也并没有说什么。
  “小友,不过我等发现真仙与仙尊留下的警示,虽然只看了一角。”老者说到,表情非常的凝重,那面墙上刻着的正是一句句让人愤恨的话语。
  “我透过那被掀开的一角,感受到了一股股伶俐的剑气,那一股股剑气之强,让人胆寒,虽然不知道是哪一族的,但可以感受到属于剑气主人的愤怒。”老者盯着远方,似乎在回忆,那一股股剑气有愤怒,有悲怆,也有忧患。
  “尔等竖子,吾虽死,但意志永存,待我之后人,斩尔等祭百族之冤魂。”
  “哈哈,先辈们前仆后继,竟毁于尔等手里,后世该如何?”
  “无奈,只怪吾等族群太羸弱,何时才能诞生一门无双圣法,护我等族群长存不灭,吾愿以自身神魂为代价,换尘世一片安宁。”
  ……
  “恐怕你族的变故,不单单涉及个族,其中留下的信息,很明显,有威胁百族存亡的危机,结合最近禁忌种族的出现,恐怕是有人勾结古纪元禁忌种族,恐怕禁忌种族的出现也和那些个族群脱离不了干系,这世道要变了,且如今有某种力量困住了红尘中人,世间不可能有仙。”老者悠悠而谈,他卧住了拳头,又松开,叹了一口气。
  “其实近百万年来,变故还少吗?直从百万前就无真仙出现,且都为半仙,我们这些半仙大部分都只能以沉睡的方式来延缓寿元的减少。”
  “哎!经过百万年的沉淀与追索,我们这些老家伙得出了一个结论,百万年前出现了一个历史断层,很可能至尊与数千万仙尊战败了,耗尽了这个大宇宙的仙道本源。”老者看着少年,眼神尽显落寞,那是一种悲凉的姿态。
  “前辈,虽然我不知道百万年前究竟怎么了,但叔叔说过,这是一个盛世,有人会打破这牢笼,而且就在这一百年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