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十四章 人道九境,虚无之地

第十四章 人道九境,虚无之地


  九转不死身。
  神凤一族秘法,真身有九次涅磐的机会,每一次涅磐成功,修为都会更上一层楼,为凤凰本命秘法,且修得此法有所成,只要负伤都可顷刻间复原。
  凤凰老人只余真灵,缺失的太多太多,肉身被毁,本源离析,意识分散,难以涅磐,他每一份意识,都是残缺的,所有记忆也是残缺的不同的,万般秘法,他能拿的出手的,就两样不死身和焚天灭地,自然,能拿出手的皆不是凡品,皆为凤凰老人的最强宝术。
  “你已七重天巅峰,一切都水到渠成,该突破了,就让我送你一场造化吧!”凤凰老人淡淡说道,接着他的躯体幻化,渐渐透明,化作一粒粒光点,融入了箫遥的身躯。
  “那团火焰,为我之真炎,本接近通灵,只可惜,那一战也受伤不轻,不久存于世了,你炼化了吧!吾以仅存一丝真灵,等你继承吾之本源,暂借你之躯温养,为这世间再尽一丝绵薄之力吧!”凤凰老人的声音逐渐消失。
  凤凰真炎,同存于涅磐仙莲,也就是封印于涅磐仙莲中,箫遥吸收后,也随之封印在他的躯体某个地方。然后随着箫遥的重生而苏醒,这也就是箫遥不能随心所欲的运用凤凰真炎的原由。真炎受创,灵识不能久存于世,其实箫遥等到那时也可以拥有真炎,但等到那时真炎会下降很多等次。
  箫遥开辟一片小世界,布下各种禁制,直接盘坐,进入了深层次的悟道,他其实有一点不明,在凤凰老人所在的年代,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那般存在都陨落了,可见那个年代发生了很可怕的变故。
  在他腰间盘着一吊坠,此刻散发着忽明忽暗的光芒,其实那是元辰的命牌,也就是箫遥收的弟子,此时他正在遭遇生死危机。
  ……
  大荒间,一个幼小的孩童行走,这孩子衣衫破烂,挂着丝丝血迹,在他背上背着一个人熟睡的女童,与他年纪相仿,不过却失去了右臂,显得楚楚可怜。
  孩童就是箫遥收的弟子,几个月的修行,他也正式踏入了修行的道路,虽然道行不高,但加上箫遥送他的保命手段,也足以自保,只要不主动惹上什么大妖,然而如今遭遇大劫难。
  那是他生活的村子,与自己的师傅分开后,他就想回去看看,回忆一下曾今的过往,尽管可悲,但他觉得有必要回来看看,或许很久之后他便再也不会回来。
  当他行走于曾经的街道时,却是一片心惊,残壁断戈,沙石瓦砾,周围一片狼藉,殷红的血液,还有令人反胃的其它液体,四处溅落。
  他看到一个硕大的头颅,被分割两半,元辰不清楚那是什么生物,它有着蜥蜴的鳞片,有着豺狼的面貌,头顶伸出两只犄角,但此时却失去了生机,他所处的地方被砸出了一个大坑。
  一阵轰鸣声响起,元辰抬头向天望去,一轮金色的太阳从无尽的虚空坠落,那是战死的金乌的后代,为这片世界,带来光明。元辰觉得这一切都太千奇百怪,给他带来了强烈的冲击感,他有些恐慌,连身体都在颤栗,双眼迎合着刺目的光,他的躯体一阵冰凉,一股股压迫感直接作用在他的身体。
  “哇呜呜——”
  稚嫩的哭腔响起,那是一个女孩,与元辰的年龄相仿,那是同年的玩伴,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卷缩在由乱石堆成的角落处。如今这部落村子,早已被毁坏,活着的生灵也越来越少,早以归复尘土,元辰眼睛微红。
  “清灵姐姐。”
  “元……辰……”小女孩停止了哭泣,怯生生的抬头,茫然的向四周望去,他见到了和自己生活一起的人,还有亲人,被各种只存在于神话中的怪物,生撕活剥,也见到了从天而降带着霞辉而来的仙人,他们大战在一起,最终有的人被抓走了,有的被生吃了,那些所谓的仙人也落了个生死道消的下场,而她自己就一直躲一个隐秘的角落,幸免于难。当她把这外面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的时候她害怕了,非常非常的害怕,这是一场梦一个噩梦,她蜷缩在一个角落期待梦醒时。
  而当女孩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时,她以为梦醒了,她茫然,她害怕有些不敢正视那梦中发生的一切,当她意识清晰时,发现那熟悉的身影,正向她走来,小女孩本能的退了退,想哭也哭不出了来,只是不停的抽泣着,她内心非常的清晰这一切是真的,但她不想去接受,也接受不了。
  “清灵姐姐你哭吧!”元辰一把搂住了小女孩,正当小女孩准备在他怀里放声大哭之时,那股压迫感油然而生,而且比之方才更加强盛。
  地面开始晃动,在塌陷,群山分崩离析,那些之前生灵战斗所掉落的血液和躯干都在消失,很明显那些东西都被某种东西吸收了。
  突然元辰感觉到一股很强大压力在向他压来,小女孩轻声闷哼了一声便晕了过去,接着小女孩的一只手臂开始干枯,元辰心急如焚,直接拿出一颗珠子,拍入自己的身躯,接着背着小女孩直接消失。
  大慌间,小元辰背着小女孩前行,这下元辰彻底慌了,因为那股压迫感一直没有消失,且紧随其后。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元辰焦急,体内灵气运转,他修为不高,但也不是很低,这压迫感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心惊,和他师傅释放气势时差不了多少。
  “这是人道十境界内的大妖。还有可能更厉害。”元辰笃定,然而就算知道了那股气势的主人实力很强也没用,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躲避,他带着清灵向着一个跑去。
  萧遥留给了元辰诸多保命手段,但他师尊也同样说过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使用。古来强者多有都不假借于外物,毕竟自身的强大才是根本。
  生灵灭绝之地,古之禁地,传言有六大禁区,禁区之外生灵止步,真仙避退,生灵的禁地,仙尊入其中,也可能陨落,这才是最可怕的。
  在修炼界中,也有些禁地,但与这六大禁区相比,就如水滴和浩瀚海洋相比,它们的可怕,它们的神秘,早就化成了传言,故事。以至于淡化到人们忘记或者怀疑。
  萧遥逃离的那片地域早已化为一绝域,无数生灵化作一只只冰雕,然后转变黑色的丝线,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虚无之地,真仙坟场?”这是无上禁地,充满了传奇的色彩,虽是绝地,但也伴随着无数的机遇,有的生灵从弱小到生命任人拿捏,到成为执掌一方的强者,有的生灵从云端直坠深渊,一发不可收拾。
  “老友,我等成仙无望,只能借此一搏了,或许能找到延年益寿的神药,也或许能以老迈之躯达到仙境,从而不朽不灭。”几尊老人踏足而来,有的拄着拐杖,有的甚至轻躺于龙椅之上,只有几位半躬着身子蹒跚而来。
  “不错,大限将近,气血衰败,这古老的禁地在这乱世时代现世,这是我等的一次机会,这可是存在于古纪元的生命绝地啊!据传言曾经有一位仙人只于边缘采摘到一株普通的草药,竟然让他得以踏入半步仙尊之列。”那位拄着拐杖的老者悠悠而谈,眼眸中淡淡金光闪烁,充满了向往之情。其他的老者也相继点头。
  他们知道的传言不单单如此,更有人说,这是一处福地,乃是百族至尊道场,也有人说,此地乃是至尊流淌的血液造成等等说法不一。
  “呵呵,虽是如此,你们不要忘了,这可是真仙墓地,葬送着数百名真仙,虽然是传言,但也尽显其可怕,更有记载,连仙尊也喋血在其中。”其中那位倾躺于龙椅上的老者紧蹙眉头。
  “哎,各位老友!我等立于人道九境已过几十万年了,终是抵不过岁月的侵袭,如若在不突破将老死于岁月之中,与其如此,还不如放手搏一搏或许……”其中几个老者相继而谈,最后也都沉默了,他们是自己种族的脊梁骨,少一位便少了,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们怎会选择走这一条路呢?
  “罢了!罢了!我等都有自己的命运,他们也有他们的命运,这是乱世,这一次是悲凉的,不能在乱世中崛起,也只能化为尘埃罢了!”
  “嗯!道友所言甚是,修仙路,何为仙,或许便是如此,如果太过纠结于红尘往事,又怎能羽化而成仙!?拄着拐杖的老者,顿时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威势,九重天的气势无疑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他们迈开了步伐,一瞬一瞬一万里,这就是人尊,人道的极致,道果的雏形,如果在进一步,染上仙气,则能化为一尊仙,不朽不灭,长生不死,天下共仰的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