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十三章 神凤涅磐,难以重生

第十三章 神凤涅磐,难以重生


  “呼……好险。”
  巨株之上,箫遥长出一口气,全身都湿漉漉的,那是被汗水所浸湿的,他眉头紧蹙,接着七窍之间,点点猩红流出。
  短暂一会儿,他又闭上了双眼。
  虚宇横渡,他凝眸探去,虚空裂痕密布,充斥着诡异的气息,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气息,也没有时间给他去探寻。
  宇宙间,一阵沉闷,开裂的声音突然而至,虚空裂开的一道恐怖的裂口,在里面暗红流动,如同一道道血河在流淌,妖艳而诡异,“咕咕”“咕咕”“咕咕”一道道蛙鸣传导出来。
  箫遥只觉得残魂一寒,虽然没有肉体,但那感觉却是无比的清晰,清晰的让人无法忘却。
  远处布满鳞片的爪子,直接盖了下来,箫遥在后退,然而他逃离不开这个地方,他觉得他的腿已扎根此处,神魂一凝,在他残魂所化的人形脚跟出,一条条乳白色的枝条缠绕着他,每每向远处偏移一丝,都会被那藤条往回扯去。
  “滚开。”
  箫遥暴喝一声,他发现却是无奈的,这藤条震不开,崩不断,反而力越来越大,残魂也生出一种灼痛感,且他的残魂所化的躯体开始出现皲裂,这并不是那乳白色枝条影响的,而是另一种恐怖的东西在影响。
  一株起源古树在虚宇中漂浮,在不断前行,这颗古树上,一圈圈星河环绕,一颗颗大宇宙宝石悬浮,每一颗宝石都是一方宇宙得起源,然而这颗起源古树枝叶不是无色的,而是七彩。
  古树上面被缠绕这一具具尸体,古树的藤蔓直接插入了那些尸体中,在汲取能量,而被藤蔓刺入的躯体,在干瘪,在流血,而那七彩霞光正是源于此,古树上有九只头颅的狮子,也有如鲸般的生灵,不过却是更为庞大,也有人形的生灵,他们都失去了生机,成为了古树的养分,这些生灵都是生前绝对强大的存在,究竟这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
  这一颗起源古树如深渊,你在凝视它时,它也在窥视你,奇异的并不是这起源古树,而是它躯干后的空间。
  剔透如结了冰了湖面,折射出缕缕白光,“咔嚓”那一面应声而碎,凋落了一块一块的碎片。
  星辰飘过,却似沙石渺小,一颗蓝紫色的灵动的屏障出现在那凋落之处。
  “那是一颗眼珠……”箫遥惊骇,他的注意力一直在于此,这才是宁他感觉不安的源头,在眼珠出现的刹那,一只布满鳞片的爪横击而来,凡是触碰到它的星辰皆炸裂开来,化作烟尘。
  “……不行,残魂不能灭,这事儿我必须铭记于心!”他不知为啥,但总觉得这事儿非比寻常,他不能让残魂破灭于此,他要铭记,他必须离开这里。虽然献祭了自己的残魂,只要能在残魂覆灭之前回归到本源,就不算有所失,至少会记得此事。
  乳白色的藤条在此时疯狂蔓延,一下就爬满了箫遥全身,一时间他禁锢于此,无论怎么都动弹不了,箫遥很焦急,他的残魂崩出了一条口子,幽幽的青芒散发。这是以残魂为祭所引发的后果,不久就会消失世间。
  那只划破虚空的爪子,破开无尽空间,撕裂时空,无视任何的距离,抓向了箫遥,那一股股威压,震的星河逆流,炸裂,迸发出朵朵光彩,像绚烂的烟火,稍纵即逝。
  “怎么办?难道就如此了吗?不,我不会放弃的,给我开啊——”箫遥怒嚎,却是无济于事。
  鳞抓划过,对着箫遥处在的虚空一抓,一声闷响,万籁俱静……只听虚空深处传来一声冷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这里一切都恢复如初,就如同所发生的是场梦幻,如今大梦初醒……
  “……”箫遥睁了双眼,七窍的血液依旧在流淌,他并没有去在意,就这眨眼之间,他回忆了那如梦似幻的经历,他头痛欲裂,总算铭记了不该忘却的事情,那些事不假,是真实的,可怕的,存在的。
  “谢谢。”他呼出一口气,吸纳天地之间的灵气,经过他的血液时,被他内在的凤凰精血把那糅杂在灵气中的诡异直接焚烧了个干净。
  夕阳西下,一道虚影踏空而来,在落日余晖下,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他步履悠悠,每一步踏下,都会缓缓一闭眼,似在回想,在追忆曾今,或辉煌,或落寞。
  在箫遥的额头处,那火焰印记在燃烧,剧烈的,在颤抖,事是遇到了什么令它触动的事情,在下一秒钟,他扑腾着焰翅,脱离了箫遥的头颅,飞向了那道虚影,围绕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
  “哈,别来无恙啊!阔别千百世,今虽重逢,但沧海化桑田,早已不是往昔,逝去的还是逝去了,这不是我们的时代了……”
  箫遥起身,一步而下,运转大法力,咫尺天涯,一步一万里,来到了这人的身边,微微躬身,向那人影行了一礼:“多些前辈出手相助。”
  “哈!真是后身可谓啊!我观你断却过往,自斩重修,今以将重踏八重天,端是很强大,可古往今来人杰有几何,比你强大的亦是有的。”那人渐渐凝实,露出了真实样貌,半佝偻身躯,脸上带着平和,看不出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箫遥却感觉到了,如汪洋般的压力。
  老人抬手在箫遥肩膀上微微轻抚,箫遥便慢慢放松了下来,这几个月所带给他的压力也荡然无存:“前辈可是神凤一族?”
  传言神凤与真龙于开天之初,就已陨落,如今存世的只有他们血脉的神兽,虽然只含他们血脉,却也是大族,往往出动,必然风起云涌。
  “如今禁忌种族出世,修行界也乱成一片,还请前辈出山,还修行界一片安宁。”箫遥直视凤凰老人,等他的一个答复,却久久不闻其声,风吹过,树叶婆娑摆动着,老人望着箫遥久久不语。
  “年轻人,你可知道涅磐仙莲?”凤凰老人轻言,夕阳早已坠落,明月当空,箫遥只感觉一阵寒冷,要知道修炼到他这般境界,哪怕不运转法力,也不是一般环境所能影响的。可以这么说,哪怕把他肉身投入岩浆底部也不会有丝毫损伤。
  当年箫遥近废,有幸借助涅磐仙莲重生,可过程却不是想象中那般容易,那时他劫中近乎死去,还好涅磐仙莲引动他的神识,护住了他的本源,最终舍去了旧身,仙莲破陨,扎根于一处福地,吸收天地灵气,混沌之精,辗转百万年,化作一颗蛋,后来又因为一些原因,他漂泊星空,回到了母星,期间又过了百年,这才重生。
  “涅磐仙莲,哈哈,哪有什么涅磐仙莲,本源早已破损,无法归一,又怎能涅磐重生……我不甘心呀!”老者悲愤,却又无可奈何,他仰天长叹,最终又摇了摇头,风划过,凉意更浓了。
  原来所谓的涅磐仙莲,其实是一个幌子,这一切不过是神凤留下的转世手段,却不知为何,被人传了开来,并且以讹传讹,各种神话,导致修行界腥风血雨,利益化,这更为神凤涅磐带来了阻扰,
  神凤本源分化,合则神凤涅磐,分则只会沦为宝药,自从一缕本源被自己子嗣无意吸收炼化开始,他就已经注定无法涅磐了。
  凤凰能无限涅磐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本源必须完整,否则难以实现所谓涅磐,每一次涅磐都要耗费大量时间,且每涅磐一次都会实力大进,神凤有九变,也就是九次涅磐,据传九变后,神凤可升华,具体是什么则不可而知了,天地间有与神凤九变异曲同工之妙的,那就是神龙九变,相辅相成,最终也会有不可想象变化。
  当箫遥得知后,方才明白,神凤涅磐失败了,无法重生,如今的老人,不过是他最后的真灵,如果没有什么保持如今这状态的神物,不久后天地间在也无神凤了。
  箫遥不知怎么去面对,严格来说,他自己也是破坏神凤涅磐的人,且他对于自己又是有大恩,这更加让他不知怎么去面对了。
  “后辈,无需自责,这或许就是命运吧!它注定了我的陨落,既然无法改变,那就顺其自然吧!哼!不过,想让我信天,这还不够。”凤凰老人语气铿锵,他是不服输的,他依旧在反抗。
  “你既然炼化的我的一部分本源,那也算是得了我的传承,也可以算是我的半个弟子,但没有我族神凤血脉,那也算是白白浪费了我的本源了。”凤凰老人漫步而行,他缓缓一抬手,那团火焰化一只鸟儿,飞向了他的掌心中,且用那小小的脑袋,蹭了蹭老人的手。
  老人只是和蔼一笑,以一种箫遥听不懂的语言在说着什么,只看那鸟儿身躯颤了颤,停顿了一会儿,便飞向了箫遥,之间它回头望了望凤凰老人。
  “炼化它吧!这样你就算是半位凤凰族人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