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十二章 扑朔迷离,神游太虚

第十二章 扑朔迷离,神游太虚


  “这……”
  箫遥惊叹,仅仅片刻间,方圆百里,瞬间化作一处死地,何其可怕,恐怖,那一瞬间他竟然也被波及,差点陨落,千钧一发之际。体表腾起一层火焰,形成了一堵火焰屏障,抵御了那股莫名的气势。
  “恐怕仙尊也不过如此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一眼如轮回,群山沟壑烟消云散,地貌大变,万籁俱静,就如同进入了另一片天地般。
  幽暗,寂静,一丝丝冰冷的感觉涌上了身躯,箫遥回首间,他半边身躯化作冰雕,全身血气都受到影响,不畅,百脉以不是原样,流淌的血液中,一点点冰花成型。
  “散。”
  他全身散发无量光彩,驱动自身的神能,把那阴寒之气迫出体外,同时刻消失百里之外。
  ……
  禁忌种族,神魔禁域等……只存在于传说,野史中,居然真正的出现了,修炼界中,大部分散修不以为意,他们不知所谓何为吞灵,何为神魔禁域,这等事儿,离他们甚远……各大古老存在的种族就不同了,他们是于历史洪流中存在至今,乃是见证了诸多辛密,记载了许多影响甚远的大事件,比如古纪元禁忌种族,古神等。
  “这是怎么回事?”箫遥惊叹,他远遁数百里,他心惊了,一阵悸动,双手忍不住微微一抖,那种寒气更是可以比之太阴力,若非神凤真炎护住了体魄,他或许会直接废掉。
  他行走于密林间,找了一株古树,枝叶繁茂,枝干要数人才能才能合抱的过来,箫遥并无闲心去欣赏,一步一跃,盘腿坐落在树丫上。
  天空如洗,湛蓝的有些不真实,风吹抚而过,带着清香,渐渐的,箫遥放空了自我,这些年来,他渡劫重生,断去过往,化作一颗顽石‘随波逐流’,千百万年弹指匆匆,一切从新开始,他在梳理这些年所得。
  十万四千剑,剑剑可诛仙,这是他新生之前所得的一法,为世间无双剑法,传言为五大仙尊之一所创,一剑出,天地变,他在朦胧期间,也就是重生之前那段时间,慢慢熟悉,要是与三仙尊交手时,会这法,就不会没有还手之力了。
  金身斗法又称不灭身法,天地难灭,不堕轮回,为圣猿一族无敌锻体术,箫遥接受此法,却与圣猿结下了一段因果。
  大禁虚空,古纪元的盖世仙法,为箫遥师尊所得,于陨落之际烙印箫遥神魂之中。
  箫遥于无尽之中推演,创了一片残法,却是上不了台面,不过他有预感,这法,不同于过往,是最适合自己的。
  人道十境,十重天,为人道最后的大境界,若渡过十重天,则会化为一尊仙人,届时不死不灭,与世长存,这也不是绝对,若是惊天大战,也会陨落,仙只是无尽的寿元,如果没有什么变动,那会于这方世界同存,只因天地衰败而亡。
  箫遥宝体晶莹,好比渡上了一层金属,一片金黄璀璨,他的眉心剔透,如火焰,腾腾燃烧,不知不觉间,以过了三天,他都一动不动,入定为僧,又过了两天,他躯体褪去了光彩,连血气都冷却了下来,彻底的安顿了,融入了这片密林。
  ……
  无尽的黑暗,静的可怕,静的出奇:“这是哪儿,为何我会脱离古星?”
  箫遥疑惑,他神魂一探却探不到自己的躯体,神魂蔓延,却是无尽的虚宇,他发现自己竟然在宇宙中穿渡,他想停下来,却根本止不住自己的魂体。
  这很可怕,完全超脱了自己能掌控的范围,他挣扎,他恐惧,却不能自已,他尝试过很多方法,却是徒劳的,没有任何效果,就这般僵持着,他的神魂一直前行,没有边际,没有方向,箫遥害怕了,一切都是未知,他记不清时间,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刻,又或许是一天,也或许是一年,百年,千年,甚至更久……
  茂密的丛林中,突然箫遥眉心出生出一团火焰,直接印入额上,把他承托的如九天仙神,除此之外一切又陷入了平静。
  “大宇宙最是神秘,没有边际,我穿梭了这般久,却没有目的地,是什么力量在牵引我?又为什么会是我?”箫遥喃喃道,他推演,许久许久,他安定了下来。
  “这有我的一丝神魂,却不是主神魂,但我的主意识依附于此,即便这残神魂泯灭,我的主意识也会回归。”渐渐的他有了一丝猜想,也不那么恐惧了。
  他主意识封闭,让自己处于半沉睡状态,不知过了多久,那牵引之力便消失了,箫遥也停了下来。
  “到了么?”他凝聚意识,用残余的神识探索这块区域,没有一丝灵气,连生之气息都没有,只余一片虚无,然而他有种进入大海中的压抑,感觉到了自身的渺小,如凡尘中的俗人,无法无力,想要拜服,好在这只是神识,并非实体之躯,箫遥迫使自己忘却那种感觉。
  星辰环绕,斗大如瀚海,幽幽光宇,如芒如刺,一眼望之不穿,染着七彩霞光,一朵朵奇异的云彩漂浮,这地方愧丽而诡异。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箫遥轻叹,在他残魂不远处,一株株古树盘扎虚空,那些树以半透明呈现,纹路显示,仙气缭绕,树的枝叶一片片纤细的枝叶舒展,撒下一点点的星辰之光,汇聚如江,飘洒洋溢向远方,树叶上一颗颗混浊的宝珠沉浮着。
  “那是起源之树?”箫遥震惊到无以复加,树丫上每一颗宝珠都缭绕着黑色雾气,厚重而神秘,竟然蕴含大混沌的力量。
  箫遥的神魂漂浮在中央,而起源之树,却是遍布虚宇,庞大而恢宏,宇宙中的星辰与之相比如石如沙,更别谈箫遥了。
  他驱动仅有的神魂,靠近其中一株,以残魂化而为人形,伸手感触着,紧接着他化形的残魂消失了,下一刻又再次出现。
  当神魂凝练时,箫遥迷茫了:“我是……谁?这是哪儿?”
  这时,虚空中,一只微型的火苗成型,化作一只鸟儿飞向了迷茫的箫遥,融入了他的神魂中。
  “我记起来了……轮回……”方才他神魂融于起源神树,历经了轮回百世,体悟了最本源的生命奥义,这是机缘,可惜了,他却迷失了自己。
  哗啦啦——
  哗啦啦——
  这孤寂冰冷的虚宇中,居然传出了铁链抖动的声音,这怎么可能?箫遥疑惑,回首望去一切如故,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神魂探去却如滴水入海,难以溅起丝毫水渍。
  “在我轮回之时,应该是触发了什么,这里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神魂一凝,全神戒备,向着虚宇某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虚空横渡,很容易遭遇不测,或者迷失方向,唯有仙道神魂才能横渡,箫遥的神魂早已不在人道之中,他并不清楚自己神魂为何会超越一般的仙,不过此时他只是一道残破的神魂,却又是不一样了。
  他盲目的穿梭,周围星辰坐落,点点银灰荡溢,却不是目的,虚宇中一道裂痕张开,蔓延至宇宙深处,在缓缓变大。
  下一刻,一束光线从裂痕中激射而出,如万雷崩腾,银蛇翻涌,由残魂化作的人形躯体顿时一阵抖动,如在极寒的冬天一盆凉水从头至尾浇了个遍。那种寒意,直击神魂。
  箫遥神魂如火,熊熊燃烧,极速而去,疯狂的逃窜起来,无他,这是最彻底的压制,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神魂后侧,莫名的冷意袭来,不可躲避,前方是浓郁化解不开的雾霾似的气体,穿越雾霾,如同来到的宇宙本源之地。
  “这是?”充斥着白色,无尽之感,一根根擎天之柱,上之无尽,下之无底,矗立横陈于此,有些呈透明状,每一根巨柱上,刻着生涩的符篆,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居然活灵活现,各有各的动作,甚至可以不夸张的说那一柱就是一世界,一宇宙。
  然而这并不是让箫遥在意的,他在意的是先前所听到的声音居然源于此,那些白色居然是发出铁链声的源头,一圈又一圈的围绕所有开天巨柱上。
  “有人?会是谁?”那巨柱的中央有一个轮廓,或人或物也或其他,时而化为龙形时而化为人形,时而化为其他,箫遥疑惑了,那究竟是啥?
  这一切都不待他思量,开辟宇宙的力量,压倒星河般的伟力袭来,以残魂为基,凝聚所有神能于神魂化为人形的眉心处,豁然出现了一只神魂天眼。
  “以残魂为祭,天地诸般皆为幻,去本存真,给我现。”他以残魂为代价,触发自身力量,想要看个究竟。
  虚空中,各种符篆交织,化作一根根藤条链子封锁,在先前那裂痕出崩断的一根链子,从中伸出一只巨大的布满鳞片的爪,大到无边,一颗颗星辰触碰坠落,箫遥与那抓相比,如沙如砾,渺小不堪。
  “不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