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十一章 紫莲地狱,诡异石像

第十一章 紫莲地狱,诡异石像


  骨海茫茫,浊气浑而不散,一股股恨意与杀意充斥,这是一片死地,任何生灵来了,也休想独善其身,灭世凶阵运转,每一具遗骸上都有一股残破的神识及不灭执念。
  “这是沉淀无数个世纪‘佳酿’这场盛世宴会,怎么能没有人参与呢?”岩蛟冷笑,驱动庞大的身躯,如亘古的神,宣布神谕。
  道人脸色白斥一片,失去了应有的血与色,那方运转的‘宇宙’摇曳不定,时刻都会崩碎,这让他很惊心,这个地方很不简单,自然形成的天然宝地,被这岩蛟炼化成了一片凶地,更是让此增添了几份伟力。
  “神魔禁域——杀伐之海。”
  岩蛟直接操控这无数的怨气,化成无边血劫,浑身浴‘血’,在大阵中,亿亿骸骨如牵丝木偶被操控,仅剩的骨架,却如赋予生命的生灵,在他们‘眼中’除了厮杀,还有浓浓的战意。
  也有个别及其强大的存在,从灵魂凝练强度而言,堪比半仙,说不定生前就是半仙,相对的,那怨气与浊气也更是可怕,就算是仙境生灵说不定也会生出不适感。
  杀伐之海,无尽杀劫,只要心怀杀意者,必定遭受诸天神兵封杀:“造成这般杀劫,不灭你,我终不入仙。”
  这是种大气魄,也是一种誓言,更是一种决心,许下这种誓言的,倘若不达,定会造成瑕疵,对进军高境界有着些深远的影响。
  那方‘宇宙’道人的下变的越发凝实,若不是超脱于那‘宇宙’之外,不在其中,说不定以为那是真实的。
  神魔禁域乃是绝世杀阵,为传说中的阵法,可诛仙杀佛,于万阵之中也是位列绝颠的阵法,据传言,这阵法早已经断绝于古纪元了,却不想又重现于世间,而且还是一个连仙境都不到的生灵手中。
  凶阵发威,及其可怕,如同要灭世一般,这法阵直击人心神,于无形之中破灭大道,杀意纵横,倘若生出一丝杀意,却如同泄闸之水,一发不可收拾,牵一发而动全身,瞬间被杀阵积累的杀意所吞噬。
  传言这是至尊所创阵法,连诸天神佛都惧怕的阵法,由此可见这阵法的强大。
  ‘宇宙’最终在神魔禁域之下撵灭,道人的身外化身,也被这杀意所席卷:“哎!大势不可阻挡啊!”
  ……
  万籁星辰,密布星空,丰神如玉,衣衫袂袂,道人凌空踏步,然而此刻的他却是嘴角溢血,神色有些黯然。
  在道人对面,一道黝黑的虚影直接矗立天地间,在其周围浓郁化解不开的黑色气体弥漫,“咻”“咻”“咻”,魔音激荡,黑影一闪身,如同跨过了空间,猩红渲染天空,那是血,为这天宇增添了不一样的色彩。
  吞灵皇猛的一吸,大片血液精华直接向着它那张扩口而去,正当它准备下一步动作时,道人用仅剩的半边身躯,施展他最强身法,远寻千里之外。对此吞灵皇只是发出了怪响,似哭似笑也似在怒嚎,随之化作一缕缕黑雾消失在了天地间。
  与此同时,岩蛟操控神魔禁域,炼化法阵所需,其实他不知道在他炼化的同时,有一缕缕凝练的精华在流逝,就算是仙,也难以有所发现。
  神魔禁域,为古来至强杀阵,没人知道它为何而消失,如今现世,必定是血雨腥风,搅动修行界。
  根据古史所记载,这方杀阵于天地鸿蒙时,天地自然形成,后世无上至尊在藉此炼化,可幻化诸多杀劫,在古纪元大战中,被破坏,至尊陨落,这方大阵也从此消失灭迹。
  另一则说法就是,神魔禁域,困住了一位恐怖存在,封印万世,却保了修行界的安宁与长存等等数则传言,然而这些东西却是无法考究的,所以真实与否却没有那么重要,如今传言中的阵法出现在现实中,这也为修行界敲响了警钟。
  当代莫玄道人,也是修行界数一数二的大修士,实力也为人道九重天,虽然踏足九重天才足足百年,却也是实打实的九重天,被吞灵皇击成重伤,这件事也传遍了修行界。
  “难道是天要亡我等……”
  “太古禁忌……神魔禁域……我究竟生在什么年代?”修行界一片嘈杂,有惊恐,有愤怒,也有淡淡的期待。
  时间不长,当代鼎盛百族中,妖族中的圣猿一族老圣猿人道八重天强者陨落的消息也传开,同时人族林青璇的祖辈,为其护道的八重天强者也随之败亡,且同是吞灵族所为,这消息如同定时炸弹丢入人群中,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们明白安定期以过,乱世即将来临……
  “乱世临,我定会强势崛起……什么禁忌种族……”林青璇双眼通红,如同下定了某种决心,一霎那之间属于八重天强者的气势豁然蔓延开来,顿时山摇地动,若不是有意控制,定会引发天灾地祸。
  “吼——”
  一头金色的人形生物横亘天地,似神也似魔,及其可怕,就算一般八重天强者也会心惊胆颤:“六叔,我会替你报仇的。”
  离古纪元禁忌种族之一的吞灵族现世,将近五个月,却发生了天大的变化,天地絮乱,直接进入末法时代,天地灵气也变得晦涩难明古怪,不少隐世苦修以期望突破的老祖级别的生灵却是发生的不少意外,最严重的更是陨落,且大道气机絮乱,天机不可妄动。
  在深蓝海域,浅滩岸边,沙石平铺,其上还有许多螃蟹乱串,更有不知名的鸟类扑食,不远处植被茂盛,一块暗青色长满苔藓的巨石突然抖动,在一个方向,一双灯笼且混浊的眼珠直视天际。
  “哎!末法来临,天地动乱,如今仙路无望,仙尊更是喋血,这难道是定数,大世乱世,这是要绝了无数生灵的路吗?”老龟背上苔藓脱落,一块古朴,散发着仙道气息的龟壳烨烨生辉,交织出大道真理,异象纷呈,数不胜数。
  老龟身躯一颤,一口鲜血破口而出,他微微摇了摇头,一声叹息,幻化成一尊仙风道骨的老者,消失在了海的深处。
  “那种陌生既熟悉的气息应该出自这里,尽管只有那么一息的时间,很奇怪,为何我会有这两点截然相反的感觉?”箫遥凌空踏步,来的了群脉之间。
  无数的仙岳巨壑,星罗棋布,构成了一种莫名的势,宏伟浩大,他运转大法力,驱动神识,如海潮般涌向四方,片刻他收回神识,叹了口气:“有些古怪,探查不到任何东西,且神识如同陷入了泥泽。”
  几个时辰前他游走红尘,观天下趋势,想了解祸源根本,却是一无所获,就如同本就是那样,虽说修行界,凡俗红尘中都纷乱,却也无伤大雅,然而如今却是伤了根本。
  那时箫遥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动荡开,与天地灵气之间所糅杂的那一丝诡异的气息相似,这种不知名的气息箫遥吸纳入体,虽然本身没啥变化,不过自从他涅磐之后,他发觉自身起了某种变化,或许与涅磐仙莲有关,他的思感越发敏锐,连一般仙尊无法发觉的异样他亦能捕捉。
  群脉之下,如同隔了亿万之距,岩浆奔涌,不过却不是岩浆本有的色彩,呈现的是暗紫色,一眼望去却看不到尽头在哪儿,在岩浆表面一朵朵黑色花朵簇簇绽放,诡异可见的黑色丝线涌动,布满整个空间。
  “滋——”
  霎那间,有什么东西破碎似的,似陶瓷瓦器,应声而裂,不过却不是那些东西,而是这一尊尊生灵,他们亦或是它们,躯体布满了裂痕,从中冒出一丝丝乳白色的气体顺着某个方向一直延伸。
  在无尽的岩浆深处,一百多丈之巨的花,愧丽而妖艳,散发着紫色的光,漂浮旋转的岩浆中,而那些乳白色的气体便汇聚于此。
  在花的正中央,三把古朴的武器摆放,却如同三个宇宙,厚重而神秘,此时三柄如同神灵的器具却是应声而碎,与此同时这片空间仿佛出现的某种变故。
  岩浆干涸,无数的花朵纷纷凋落,其中生灵化作齑粉,百丈的花也在破碎,露出了三把破碎器具,在器具中央,一个巴掌大的人形出现。
  宝铠雕刻,纹路分明,这一尊寸长的雕像,在出现的一霎那,周围温度骤然下降,一片白霜蔓延,一瞬间群山沟壑都被冻结,所有生灵化作一座座冰雕,人道九重天内的强者也有所不适。
  雕像呈黑色,是那种最为存粹的黑,不掺杂一点其他东西,人形且诡异,三柄似宇宙的宝剑,却在‘他’的压迫下,彻底的化作烟尘。
  雕像不似金属却更甚金属,不似机械却更甚机械,不似五行中的任何一物却更甚之,‘他’缓缓睁开尘封的眸子,却引发天地剧动,岩浆蒸发,无数强大的‘生灵’湮灭,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灵气被席卷,化一股无形的飓风,填充‘他’的躯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