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十章 红尘苦海,众生难渡

第十章 红尘苦海,众生难渡


  烟云俗世,百草枯荣,一眼一轮回,这些在修者眼中在正常不过,岁月的更迭,岁月下生老病死,六道轮回,这本是维持俗世中运行的必要规则。
  然而箫遥,如同一个过客,漫步人生,他似不属于这个时代一般,他在思考,从最根本,最为原始的,修士的起点出发,这是一个乱世,为何而乱?这一切的源头究竟是什么?为何天地会大动?气机不显,而且大道被蒙蔽了,这才是最可怕的,如今这个时代,难以修道为仙了。
  “师尊,你为什么不杀了它!?”元辰悸动,不知为何小小年纪如他,却是恨意滔天,执念颇深,箫遥微微一叹,他是知道的。本该在庇护下成长享受父爱的他,此刻却是一个孤儿,他恨,他狂,他希望灭掉所有妖,都是它们,他父亲才会……
  每走过一个地方,人群部落,却是毫无秩序可言,百姓流离失所,各路烧杀抢夺,无时不在上演?箫遥能感觉,似乎某中莫名的气息在影响!无论妖或人等百族且都被影响到了!他们的思维等都有些絮乱,且易怒易狂……
  “吞灵皇!?”一刹那,箫遥踏步而出,虚空“啵”“啵”“啵”一朵朵彩莲扎根绽放,一条大道破开空间壁障出现在了箫遥的脚下,狂风席卷元辰,箫遥一步踏上大道,消失在了远方。
  ……
  “有谁能救救我们,还世道一片安宁……”神庙旁,老妇跪扑在一旁,苦苦哀求,祈求上天护佑她的家人,祈求上天还一片安宁。
  “哈哈……看啊!苍天无眼啊!满地的污渍与鲜血,老天你该死……还我家人,还我的孩子……你无眼啊!苍天无眼……”老丈匍匐在地,血液染红了大地,残臂断戈,述说凄凉。
  古城下,街道中,人们互相撕杀着,眼中满是嗜血!毫无理智可言。
  “哎!”若隐若现的叹息,从远处传来,道袍玉冠,一把蒲扇轻轻摇摆着,一手微摸着山羊胡,一声轻叹,突然,道士脚下按照某种奇怪的韵律移动着,虚影重重,手中蒲扇赫然如同投影般变得异常的庞大,如要笼罩天空,却又若超越空间般极速切向了虚空某处。
  “逢。”
  “人道九重天?”箫遥并指如剑,全力运转自己的法,消耗掉了这盖世一击,然而后劲却是透过了他的躯体直击命脉。“逢。”千钧一发之际,箫遥体内燃烧出一团火焰,灼热掉了那股疑似属于人道至尊的气劲,这是凤凰的气焰,箫遥越发感觉的到了,他似乎继承了凤凰的血脉。
  至于箫遥身旁的元辰一脸疑惑的盯着他看,这不奇怪,因为道人这是针对性的,到了他这般境界,千里之外的事物,只要有心,均可在千里之外控制自如,由此可见到了这般境界神魂力是多么的强大,细致入微对于他们而言,太过于简单。
  “人族?”道人微微一差异,想不到来人竟然这般强大,不过好在是一个误会,最终在道人的歉意下,也算是彼此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嗯?方才我似乎感觉到了禁忌种族吞灵皇,难道是错觉?”箫遥喃喃道,那时候他直接追了过来,却发现这气息瞬间消失了。
  “吞灵族!?看来卦象没有错,道友所谓何来,如果是吞灵族的话,贫道在此却是有些时日了,并没有发现异常!”道人丰神如玉,俊朗非常,谈笑间皆有一股亲和感。
  “吞灵族真的出世了?看来这世道将乱,必须昭示修炼界。”道人神态有些不自然,略显忧虑。
  “道长,世道纷乱,人心惶惶,我感觉冥冥中某些规则絮乱或者崩毁了,这似乎与禁忌种族并无太大关系,我来此正是因为此而来,不知道长是否知道这其中原由。”箫遥徐徐道出心中疑虑,如今古禁忌种族之一的吞灵族虽然现世,但并不算特别的强大,箫遥相信,大宇宙中必然有大能力者,不可能不知道吞灵族的出现,且吞灵皇并不是特别的强大,根本不可能引起天地的异变,所以箫遥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一丝不同寻常。
  “天地会异变,有些大妖会提前出来作乱,这有何不当?我来此正是因‘他’。”道人眉宇间浩然正气流露,给人一种无可匹敌的感觉。
  “难道是错觉?”箫遥微微叹息一口气,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心神不凝,难以平静下来。
  拜别了道人,他继续上路,游走尘世间,与元辰一起,如同过客,难以融入这片世界,俗世的人看不见他,如一棵树,一粒石,人们主观的避开了他们,箫遥没有施展什么法,就这一站就是这般,他们不是一类人,一个是修仙路上的生灵,一个是尘世间的凡物,一层朦朦的仙气直接把他们区分开来,只要箫遥不主动现身,他们是看不到的。
  还是那一桩神庙,箫遥辗转不知觉间又回到了这里,一尊石像,吸食人间烟火,被凡尘生灵膜拜,然而在石像几米开外,老妇与老丈的尸体平平的躺在了地上,然而那具躯体里,血液精华早已不见,只剩‘糟粕’。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区区小妖也敢再此肆意妄为。”箫遥一指点出,顿时那尊石像破裂,暗黑的辉芒直接逃窜而去,极速的向远方遁去。
  这天地正如箫遥所看到的那般,正在絮乱,方才那妖箫遥能感觉到是一只猫,且是家畜,这才是让箫遥疑惑的地方,在他的感知中,那小妖并无修行过的痕迹,他神念早已探查过,万物皆有灵,都可以修行,而万灵都有不同的纹路脉络体系,而万物踏上这条路,必然从躯体脉络开始,从而历经天地洗礼,染上灵气,然而那猫妖体内修炼灵脉却是暗淡不已,这让箫遥大为一惊,这猫妖直接跳过了这一段,直接有了修为,虽然万物中有变数,且是一大种族,然而除去那个种族外,其余种族任何灵物不可跳过这个过程。
  抬手之间箫遥灭了那只猫妖,继续前行,他在思考,他在观察,从最根本出发,从凡尘再到修行界,是的这天地乱了,他敏锐的捕捉到天地灵气中有一丝极细微,且不可查的暴戾气息掺杂其中,这相当可怕,在同一天许多修士直接走火入魔,直接暴毙,有的也是遭受严重的创伤,修为半废,虽然大部分修士只是轻伤,却也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推演出最严重的可能是天地灵气彻底不可引用,直接进入末法时代,甚至是无法时代,万物皆不可修行,再也不可逆天而行。
  哎!
  “我的灵觉有所不同寻常,能捕捉到那丝就算真仙也捕捉不到的异常,而且这种异常让我感觉到了一丝熟悉,仿佛见到过。”涅磐仙莲是仙兽凤凰集自身精华所化,或许在我体内继承某些凤凰的特性及思感也说不定,箫遥这般想到。
  “师傅……我想回……家中看看。”元辰一路上寡言少语,毕竟还是个孩子,经历了这种事,让他无所依靠,心里空落落的,无去无从,这是可悲的也是无奈的。
  “……现在凡尘以化作一片地狱苦海,万灵难以安宁,这片海……一望无际,谁能渡过苦海,超脱至上?”箫遥感叹,说出了一番难以理解的话,不过为了馨儿,即便这片海怎么难渡!他也决定搏一搏。
  “师傅……”
  “走吧!”突然箫遥袖袍一卷,一股气劲直接席卷元辰,化作一股烟尘,消失在了原地。
  一片山腹中,道袍玉冠的男子,虚空凌渡,折扇轻轻摇摆,在他身前,热气腾腾,一道身影磅礴,地面全是岩浆,那身影在岩浆里翻腾,发出一声龙吟,在对着道人撕嚎。
  “岩蛟,你且修行不易,却祸乱世间,即便如今乱世将开启,我却也不能让你继续下去。”道人浩然正气,一股属于上位者的气势勃然爆发。
  “哼!小道士,不过是一具化身也敢叫嚣,看本王不撕了你。”整片地底晃动不已,岩浪卷起,一浪高过一浪,要吞了道士,其中一道蛇影在浪的顶端咆哮?
  “即便真身不在此,收拾你足够了。”道士脚踏大道,一步一八卦,一步一阵位,斗转星移,诸天星河显化,赖赖星辰化作阵法,一道阴阳**旋转,行成了一个斗大的空间,要封住这岩蛟。
  “龙破九天。”岩蛟撕嚎,诸天星河中,一道巨大的龙影横空,要破开这天,及其震撼:“呵,你想用这具化身困住我?想必你的真身正在赶来吧!呵呵,不要忘记了现在这是在谁的地盘,不是我惧你真身,只是现在没时间陪你玩,哼哼。”岩蛟撕嚎一声,突然整个浆底动荡不安,岩浆直接枯竭,从其中露出了一具具白骨,各个种族的都有,其中人族的较为显著。
  “你……畜生,该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