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九章 收徒元辰,红尘一渡

第九章 收徒元辰,红尘一渡


  延绵的青山,清澈的绿水,湛蓝的天空,然而这一切都不复存在,山脉破碎,水源早已不在,到处都是黑烟弥漫,一片废墟,岩流奔腾,方圆百里,都是这种景象。
  “哎!”箫遥轻叹,这便是人道境界的生灵,仅仅是余波,便造成这般可怕的景象,没有过多的停留,他轻轻地迈出了脚步,便消失在了远方。
  尸体横陈,血液染红了大地,百里之内,还有许多弱小的生命,有踏上修途的,也有灵智未开的,甚至还有人类的尸体,尽管已经压制了战斗释放的气息,然而,你这个境界的生灵交手,并不是说压制就一定能有效的避免。
  他有些不忍,却没有过多的投入,毕竟早已踏上这条路,见证了许许多多的生死别离,可以说早就是司空见惯,牺牲是不可避免的,更何况现在处于乱世。
  箫遥踱步而过,体味着这份无奈,他在沉思,他也在迷茫,他还是太弱了,馨儿还有那两位老者,师傅等……这些人有错吗?并没有,可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的发生,而无能为力。
  “或许我再强一点……又或许……”箫遥喃喃道,他并没有灰心,反而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他每走一步,都很缓慢,却是一步数千米,这并不是刻意的,只是随心。
  最终他离开了,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在他神魂深处,一团光影浮现,这是什么时候……箫遥一阵后怕,他居然不知晓,瞬间就陷入思考,相对来说并不是他太弱,让什么侵入神魂,一刹那他恍然大悟了,“大禁虚空”后他陷入了短暂的晕厥,就那短暂之间足够了,无论是半仙境界的生灵,还是吞灵皇,如果他们出手,自己是不会有好的结果的。
  然而有必要?那时都重伤了,各怀心思,应该不会如此,他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决定分出一份神识,主动探入,一瞬间一股信息直接融入他的脑海。
  “金身斗法!?”
  一种及其强悍的锻体法决直接在脑海中扑展开来,这是圣猿的炼体法决,怎么会?相传圣猿族每一脉都非常强大,但人烟非常稀少,不足数百,且每一代都有一位继承者,每一任继承者都会金身斗法,圣猿族肉身无双,战力更是无匹,更有传言古禁忌种族之一,因圣猿鼻祖而灭,由此可见圣猿是多么强大,这也是在后世奠定其地位,延续至今且不灭也是有必然原因的。
  “哎,道友的路不平坦啊!可以说非常之艰辛。”老圣猿的声音在箫遥脑海中回荡,然而箫遥却是无动于衷,老圣猿已经死了,这只是他留下的烙印,他并不能接话,因为这是无用的,这烙印只是执行生前的意志。
  箫遥一直聆听着,原来老圣猿集自身所有,化作凝练的匹练,最终以自身消亡为代价,重创了吞灵皇,不过在某一时刻,圣猿突破了,化作人尊,真正的人尊成就了自身道果,虽然没有得到大道祝福,然而至少他达到了那个境界,这是可悲的也是无奈的。
  那一瞬间他动用道果,想要捕捉这个时代最终结果,他知道不可能完全的看个究竟,自身不是仙,就算是仙也不是说能看就看,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看到了,然而却是一个画面,很模糊,他看到了箫遥,面对一群人,很模糊,不清楚是谁,是什么种族,箫遥在咳血,被打入了宇宙深处,之后就什么看不到了,与此同时,就在自身要消亡的瞬间,他把自己法,与交代的事,直接打入箫遥脑海深处,当做完这一切他的……神魂彻底枯竭了。
  “既然与你结下因果,自然不会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箫遥衣袖轻抚,直接消失了,这天地间难觅其踪影,所谓因果,对与平常人来说只是一个情义,然而对于这种境界的生灵来说很可能成为自己过不去的坎,若不在意,很可能成为进军高境界的瑕疵。
  ……
  春风徐徐,暖风不躁,云卷云舒,一座山脉中,高耸庞大的青葱树,散开一只只“手臂”,投下了一大片荫凉,箫遥手臂一拨,瘦小的孩童直接出现在了面前,有些木纳呆滞,双眼失神,这是从蛇妖手中救下的孩子。
  “噗通。”
  孩童双眼泪痕晶莹,猛的向箫遥磕头,孩童没有言语,那一份伤痛深埋自己的内心,“哎!”箫遥叹了口气,缓缓的一抚,孩童直立而起。
  “请……神仙收我为徒。”孩童哽咽,后又噗通跪了下去。
  “你为什么要拜师?”箫遥就这般问道,没有多余的话,即便他知道原因,也装作不知情。
  就这般一问,孩童顿时爆发了,那被他压抑,不愿意触碰的,不敢直视的真相被血淋淋的揭开了,一股恨意,一股戾气滋生,“噗!”急火攻心,孩童吐了一口血,晕厥了过去:“我要……杀……。”
  箫遥手臂驱使,孩童就直接缓缓的倒了下去:“缘起却是因为怨,哎!苦了你了,你我有缘,不是你,我也不知在混沌中还要沉沦多久,是你唤醒了我,这就是缘,从此你就是我徒了。”
  一指点播,蕴含磅礴的神力直接穿透了孩童的全身,渐渐的孩童苍白的脸颊红润了起来,大手虚空一探,一条龙脉被拘禁而出,化作一滴滴神液滋润孩童身躯。
  “我以大法力洗去旧身,以山川灵脉造就新血,虽然如此,但心魔难去,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箫遥轻吐一口气,化一股清流涌现,直接唤醒了孩童。
  “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元辰。”箫遥探查了孩童一切,包括他的识海,自然包括孩童的一部分记忆,为他除去了隐患,虽然他有心抹去那份记忆,不过最后还是罢了!毕竟修行就得面对,而不是回避。
  孩童身躯一顿,仙人认识我?不可能,不过旋即也就释然了,他只是个凡人,这种神通或许只有仙人才能拥有,这才是仙人,虽然他很幼小,但他可是听过什么是神仙的,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别瞎想了,为师现在还不是仙,只是走在成仙的路上,而在这条路上的都被称之为修士。”箫遥以大道宏音,讲述着修道路上事与经验,以及境界,即便孩童记不住,但随着境界的加深,这些东西都会在他脑海中从重新浮现。
  “孩子,虽然不能让你父亲复生,但为师却能让你再见他最后一面。”箫遥微微一点头,以莫大法力在虚空中勾划,冥冥中在牵引着什么,不一会儿一道虚影慢慢浮现了出来,是一位老人,赫然是被蛇妖吞掉的那位老人。
  “父亲……”孩童这一刻在也止不住泪水了,他迈着步伐张开双臂想要扑过去抱住他的父亲,然而却是扑空了,直接从老者的身影中穿透而过,孩童一瞬间如同遭雷击般,愣在原地。
  然而老者的魂魄也是一顿,箫遥一指点向了老者,一股新的记忆直接在老者魂体中呈现,那是后面发生的事儿了:“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元辰我已经收他为徒了,你不必担心”
  “辰儿……哎!父亲不能陪着你了,天降横祸,你也别太伤心了,你要坚强,要学会自立……”老者苦口婆心,交代了许多许多,他在流泪……他的眼眶一缕缕光辉散溢,那并不是泪水,是灵魂发散,这是在消耗灵魂,孩童也在流泪,老者伸手想要擦拭,然而就是触碰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或是老者知道自己要消失了,他起身离开了,他在笑,很慈祥,如同太阳,却是近黄昏,他的身躯越来越淡,几近透明,渐渐消失了,不过在要消失的时候他向箫遥深深的鞠了一躬,抬头望了望天空,又望了望孩童:“我会化作星辰继续伴随你。”
  箫遥长叹,世间千姿百态,总是离不开七情六欲,悲欢离合,即便踏上修行的路,也避免不了,俗世种种,却一直在身边上演,或喜,或怒,或哀,或惧,倘若有一天他走到最后,可以选择,他会放弃这些嘛?他迷茫了,修炼的意义为何?现在唯一的执念是馨儿,如果没有了这份执念呢?
  “我这是怎么呢?”他凝神静气,不知觉间又陷入了一种迷茫,仿佛与这片世界联系越发的密切了,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随着修为的渐渐的加深,修仙者本是越发的冷漠,这是在恐惧嘛?还是什么?箫遥不清楚,都言大道无情,修者修道,大道终成,究竟是成道了,还是被大道利用了?如果走到了最后,却失去所有感情,大道无情,没有情欲,那还是自己么?哎!他缓了缓,不在纠结。
  “不知道沉沦了多久,世间又过了多久,也该到处走一走了,我徒。”
  “元辰,随为师红尘走一遭吧!”随即便凭空消失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