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二章 韶华易逝,自斩重来

第二章 韶华易逝,自斩重来


  风起叶飘落,凉意自知。
  淡红林间,白墓前,一道人影盘曲着身躯,叶在落,然而他……却是如同亘古存在般。
  生何欢?死又何悲?此刻他生如死,或者生不如死,慕白素衣,却是垂垂老矣,如迟暮夕阳,不久将逝世。
  “多久了……”箫遥轻叹,无尽悲意涌现出来,一切的一切恍惚就在昨日,馨儿为了他独自面对必死局。
  虽然最后他逃脱了,但也废掉了,是一位废掉的仙,虽然不惧生死,甚至准备力尽一战,在璀璨中落幕。然而却没意料到……她来了,而且为了自己而死。
  这是他的遗憾,为什么?现在的他能怎么做?什么也做不了:“几大仙尊为何如此?一定有原因,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馨儿,我跌落下仙位,大限将至,不久后将会来陪你。”
  风无生息的轻拂着,撩着箫遥那一缕缕银丝,可以看到他在微笑,然而让人差异的是他的脸庞有晶莹的液体在滑落。
  他累了,也倦了,只想常伴心爱的女子于此,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就在他心灰意冷时,他恍惚又看到了她,最为美焕,无暇无垢的她,那一刻箫遥的心都在颤栗:“是幻觉嘛?”
  她还是那般出尘,御风而来,纤尘不染,莲步款款,一静一动之间,连世间奇景都黯然。
  “你真让我失望。”
  箫遥闻言,心再次一颤,然而转眼间,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他伸手去触摸,想要挽留,却什么也没有。或许是太过思念而产生的幻觉,以至于分不清什么现实,什么是虚幻吧。
  但为何又这般真实?……他分不清了,馨儿死了吗?道痕不显,神念尽灭,这不会有错,是真的生死了。
  “是你残留下的大道印记吗?”他不太确定,既然是残留,是想告诉我什么?还是给我希望?
  在箫遥疑惑时,这片赤红的树林间,一道人影悄然而至,无声无息,如幽灵般来到了他的身后。
  “五千年了,你在此枯坐五千年了,还是放不下吗?”那人影轻言道。
  “你……是……,师傅……”箫遥神情微微缓了一缓,不知有何言语去面对这个恩重如山的师傅。
  “师傅……你争渡成功了?”箫遥早已跌落下仙位,然而他那种感知却还在,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师傅不同了。
  “还差最后一步,却难以企及。”箫遥的师傅却是微微一摇头,轻声叹息道:“如今众生气运明显有所损失,只怕不太平了。”
  这是一位老者,慈眉善目,花白胡子,白发自然垂髫,然而此刻却显出一丝忧虑。
  “如今想争渡仙果位,就犹如无中生有,更别说仙尊位了。”听老者这般说到,在哪之前成就真仙,好比登天,现在却是无中生有,可想而知,这已经不是以前了。这世道已经变了。
  “箫遥,你有何打算?”老者突然这般问道。
  “我的大限将至……”
  然而还未等箫遥把话说完:“你甘心吗?馨儿为你了生死,而你就这样辜负她!?”
  “……”
  “我的弟子,可不是这样,我的弟子可是惊才绝艳的人物,一个时代的新星,敢于仙尊叫板,宁可死,也不屈尊于人,而不是你这样!”老者略微温怒。
  突然间,一股清香弥漫,仙香浓郁的让人愿醉梦生死,然而下一刻,一簇簇电芒霹雳而来,让虚空都颤栗起来。
  只见老者平缓的伸出了一只手,一朵剔透,看起来像由能量凝聚而成的花朵在绽放着,“啵”“啵”“啵”,如自然的音律,温暖着人的双耳。
  “这是渡劫神莲?”箫遥惊讶,这大宇宙间有许许多多的秘密,就是连仙尊也探索不完。
  就好比仙药渡劫神莲等,没有人知道它是怎么产生的,妙用无穷,生死人肉白骨都不在话下,然而这是仙药的通性,渡劫神莲它最大的作用可以把凡人直接渡成仙,最是玄妙。
  “不,你再看。”然而老者却否定了箫遥所说,这难道不是渡劫神莲?
  只见那一朵蓝色的莲花在变化,变得娇艳,一下温度变得炙热了起来,花瓣在轻轻晃动,红的如同血精石般。
  然而下一刻却又慢慢的在变淡,直到最后花瓣闭合,一声妙音随之响起,大道轻鸣,白鸟齐飞,其中更有仙禽凤凰展翅而翔。
  凤凰为不死神鸟,这是自古的传言,如此景象,难道会与凤凰有关?
  “这难道是………”箫遥震惊,据传凤凰早已不知所终,但世间有一则传言,凤凰已经陨落,然而却以自生精华凝练一朵愧丽的的花,为涅磐仙莲。
  “这朵神莲,可是真凤一身的精华啊!可以让任何一个人涅磐重生,堪比仙药,然而有些方面却更甚仙药。”老者也就是箫遥的师傅这般说到。
  “师傅你……”他不明白为何他师傅有如此神药。
  “天道有损,大道难征,有些东西在也难以勘破,或许雪馨儿并没有陨落。”老者仰望着白色的墓,缓缓而言,他敏锐的觉察这大道开始动荡了。
  “为师所能做的,就这么多了,接下来就在于你自己怎么选择。”
  ……
  “你真让我失望。”
  此刻他的脑海中又莫名的想起了刚才出现的那句话,这难道是在让他做出选择嘛?
  “呵呵……哈哈……哈哈!!!”
  突然箫遥笑了,从最开始的低沉,到最后的放声大笑,是那般洒脱,似乎又回到了意气风发时。
  “我为箫遥,我自逍遥,世尊,骨主,雷霆你们给我等着,我箫遥又回来了,终有一天你们会后悔你们所做所为。”
  “师傅。”箫遥不知道该怎么去言去说,这位师傅对于他而言,就好比父亲一般,无微不至,无所不至,修炼一途,多亏有他,言谢,太过肤浅,这是他一生都报答不了的恩惠。
  然而老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轻言:“去吧,。”
  箫遥看着手中的仙莲,却感觉无物一般,甚是奇妙,然而此刻他猛地一吸,神莲似乎受到了牵引一般,化作一团至阳的火焰,流入了箫遥的肺腑。
  “我能感觉我的大道力量在恢复,好奇异的感觉,不对,这并不是凤莲最大的功效。”箫遥醒悟,这涅磐仙莲不亏为凤凰精华所化,虽然不能尽可能全然恢复,但他此刻的修为,以不算弱了。
  “不行,我若还如从前那般,那还有什么意义!!?”他觉得馨儿应该是知道什么的,然而强大惊艳如她,似乎都有所忌惮,可想而知,三大仙尊背后的人多么的强大,以后很有可能会见到这所谓的“大人物”,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强大。
  所以他要借这一次涅磐,斩去旧往,不为其他,单单为了馨儿也要拼一次。更何况这位恩重如山的师傅……
  下一刻,虚空破碎,那是箫遥在施展身法,决定焚炼自身,斩去过往,斩断这一世因果,然而这是极度危险的,动则身陨也不是不可能。
  诡异气息在弥漫,类似雷云,却又不太像,压的山脉直接破碎,箫遥再次破碎虚空,来到了大宇宙中一片混沌地带。
  然而劫然而至,也随着他的改变而改变。
  一簇簇闪电,劈打在的身躯上,他只觉得一阵酥麻,然而他却不敢大意,他明白真正的劫还没有开始。
  在他的前方一轮黑洞演化,不用说这是他所面临的劫:“这是什么?难道还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出来不成?”
  箫遥感觉一阵熟悉,渐渐从黑洞中走出一人……这是……世尊?
  “当真是要斩去过往因果,还是得面对。”
  箫遥嘴角淡淡一扬,欺身而近,就一霎那,啸杀之气袭来。箫遥横移,一道人影豁然出现。
  “骨主!”
  此时待他还未反应过来时,雷霆也来了。
  “看来这大道确实无法揣测了,乱了。”
  接下来更是让他震惊,一道门庭矗立,气势磅礴,然而却也是幻化的,最让他震惊的是从里面走出的却是他一生的羁绊……馨儿。
  “咔嚓……”
  门庭破碎,一道金色漩涡出现,“嗒”“嗒”“嗒”,这是脚步声,箫遥只觉得这脚步声似乎是随着他的心跳而动,这相当诡异。
  这又会是谁?
  当金色漩涡消失,这人露出了他的真面目,这人不是其他,而是箫遥他……自己。
  “哼……这不过是虚妄的,待我一力破之。”
  ……
  赤红的叶飘舞着,那先前的老者默默的望着这白色的墓,一脸慈色:“箫遥我能为你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有你这么一个弟子,我已没有什么遗憾了,未来注定会大放光彩,因为你是我的弟子”
  说完,老者望向了箫遥消失的地方,露出一副很知足的样子。
  然而此刻的他,身躯在淡化,有些虚无的感觉,从脚部至上慢慢化作一丝丝光雨,在消散,显然这是化道的迹象。
  风吹,叶轻轻地摇摆着,一切都是那么惬意,然而这其中却有一种忧伤的味道。
  混沌未开化区域,此时箫遥肉身已被毁,剩下的只是暗淡的神魂:“师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