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仙古禁忌 > 第一章 我为箫遥,我自逍遥

第一章 我为箫遥,我自逍遥


  大道沉浮几万秋,万古遗变震苍穹。
  浮屠万古,千秋一瞬,不过南柯一梦,终归有醒时。
  一片赤红,落叶飘舞。瑟瑟寒风,撩的人轻颤。
  “馨儿,我来了。”温和的声音响起,不过却显得有些疲惫,萧索。
  细细一看,这里林立着一大片的树木,皆呈现赤红,好比叶落归根,迟暮晚年,象征着离去。
  而在这大片红树林之间,骨白色的,庞大墓塚切然而立,巨大碑文,沧桑尽显,雕刻着不可磨灭的痕迹。
  墓悬空而立,恍惚间竟可以看到里面的躺着一个人,朴素莲衣,安详静谧,那是一名女子,或者说是仙子,倾躺于墓中。
  墓外,有一位男子,发丝鬓白,微风拂过,显示出他那哀痛的面容。
  只是此刻的他微闭着双眼,在思索着什么。
  ……
  “萧遥,你无路可逃了。”猖狂一声,八荒剧动,日月为之颤抖,在这癫狂咆哮下,神魔也要拜伏。
  “哈哈……哈哈……今日你在劫难逃,必定命陨于此。”萧杀之气在席卷,如飓风海浪蔓延而来。
  “轰!”一道人影,在天空浮现,瑞光万道,虚空金莲涌现,驾驭神性而来,大道为之鸣颤,日月为之丧失了光彩。
  而另一方,雷霆万钧,一簇簇堪比山岳般的雷电交加,密布,好比来到了开天时代。
  还有巨大黑雾在袭来,一座齐天山岳被其一触,瞬间变化作了齑粉。
  “世尊,骨主,雷霆……哈哈,想不到如今响负盛名的几大仙尊,为了我一人居然连袂而至,不过,居然来了,那就掂量掂量吧!”
  “好大的口气,后生可畏啊!”世尊散发宏音,大道轻鸣。
  “诸位道友,今日一来,方不可让此子离去,古血遗脉之人,既然不肯屈服,那就只好出此下策了。”世尊冷漠,几近大道无情。
  “咻咻咻——”
  怪笑声震耳发聩,直达人神魂,若如修行浅显之人,刹那间即可生死:“堕入我道吧!焚你肉身,噬你神魂。”
  绕是萧遥也不得不控制自己的心神,这是魔音,自骨主而来。
  “了得,了得,只是刚成仙而已,竟然能让我们三人联袂而来,怕是那位多心了。”雷霆悠悠而道,只是言语有些冷。
  萧遥明白,这三位后方肯定有位大人物,修为多半在他们之上,不然何以请动他们,而且还是三位,甚至更多。
  “话不多说了,你有什么遗言吗!?”世尊道音一转,尖锐无比,似乎在批判人的生死。
  “我只有一问,你们到底为何!?”
  然而没人解答他的疑问,有的只是深深的沉默,或许在下一刻就会爆发。
  闪电在交织,化作千丝万缕,奔腾而行,虚空在颤栗,山河在蒸腾,破碎,雷霆出手了,只是平常的一挥手而已,竟然有这般威势。
  这就是仙,虚无缥缈的仙,倘若天仙一怒,整个虚宇皆会颠覆,无任何生灵可幸免。
  萧遥避其锋芒,施展无双身法,躲避开来,然而下一刻,他感觉到了,一股寒气正在侵蚀他的身体,他的速度受到了限制。
  “哈哈……哈哈……”这是魔音,从无垠虚空传涌而来,近在身边,想要捕捉时,却仿佛远在星海彼岸。
  这是骨主发出的魔音,控制了箫遥的心神,只是一恍惚而已,然而他却感觉如落冰窖。
  “想不到几大仙尊,竟欺负我一个小辈,传出去不怕污了名声!?”萧遥叱咤,强行摆脱了那种状态,可是一口精血却被他喷了出来,是的,他负伤了。
  这还是三大仙尊留情的结果,不过只要全力释放自身仙尊威压,亦可轻易镇压。
  “你们这是在逼我!”萧遥怒狂,他不屈,然而却无用,毕竟境界实力摆在那里,这是无法逾越的天堑。
  “哼!我看谁敢!”世尊极其不悦,堂堂一位仙尊,俯瞰八方,一言既出,谁敢不尊?哪人敢不从,想不到却要与人连手,只是困住这个比自己低微的蝼蚁。
  这也无法,毕竟是那位交代的,强大如他们面对他们身后那人,好比面对一座天山,压的喘不过气。
  到了这个境界,谁想屈服于谁?谁又能屈服于谁?可以说他们是一方宇宙的掌控者,就连代表规则的天道,也难以束缚他们。
  然而面对那人,他们反倒如同孩童一般,几经交手下,轻而易举的就化解了他们所有手段。
  一座剔透的塔,就这样虚空而落,萧遥正在其下,欲收服其内,只闻萧遥怒吼道:“我看谁能收我,我为萧遥,我自逍遥,怎么捆缚于此?”
  人生定当逍遥自在快活,不局限自己,走最强的路,战最强的敌人,鲜血淋漓,酣畅此生,这是他的豪言,不屈坚毅,怎么束手?任人宰割?还不如飞蛾扑火,燃尽最后一缕光辉。
  “你们要战,那就战。”不屈战魂在燃烧,萧遥似浴火重生,爆发出无穷战意。
  血脉喷张,一丝丝星辰匹练在充斥,在他的身躯之间蒸腾,太阴之力,太阳之力化作一丝丝线,如条条龙影,互相在交错,容纳。
  “混沌的力量?”这一刻,世尊等人皆为惊讶:“这般惊人的力量,真的是一位刚争夺人仙果位的人所拥有的吗?”
  “想演化混沌?”骨主有些不屑,即便为仙,又如何?终究会难逃命运的束缚。
  然而萧遥沉默以对,太阴之力澎湃,阴寒至极,化一条天河之力,向着世尊而去,而另一只手,无比炙热,万天星辰也可练化,太阳之力化炎日,誓要制敌生死。
  “哼!蝼蚁而已,岂能与皓月挣辉。”世尊冷哼,张嘴一吸,满天星辰之力倾荡,域外星辰在暗淡,这就是仙道级高手斗法,在随意之间,就可汲取星辰之力。
  世尊猛的一吹息,一股无匹的能量波动在席卷,顷刻间就迎上了萧遥演化的混沌力量,太阴之力与太阳之力似乎遇到了猛兽,它们开始容纳蜕变,化作一股庞大的力量与其对抗。
  “轰!”然而即便这般,也不行,仙尊的力量太过浩瀚,一招而已,萧遥败了。
  “这就是区别么!?还是太弱了!”萧遥闭上了双眼,而后又猛的睁开:“既然如此,那就……鱼死网破吧!”
  既已无力回天,那就沐血一战,即便身陨,萧遥的眼眸,一瞬间转变成血红,发丝也由此而化作雪白,他在压榨潜能,把力量无限放大,不过这般,此战过后他可能废掉了。一个废掉的仙?或许这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吧!
  力量在拔高,势同水火,整个星体在颤抖,若不是有意控制,说不定整片虚宇都会为之而覆灭。
  猩红狂风起,萧遥身附血浪,如同九幽而来的魔,一抓过去,山河破碎,虚空都坍塌了,世尊一击之下,居然后退了。
  “这……有意思。”然而他却不以为意,为仙,力量却能够与仙尊角力,这何等可怕的伟力,这简直不可理解。
  “萧遥……不可。”在无尽的星域,一道空灵的身影而来,此刻的萧遥一顿,陷入疯狂的他眼睛恢复的常色:“馨儿?”
  一道曼妙的身影显化,如仙子临尘般,她,是他一生的羁绊,牵挂,无她,那么他也就不会走到这种地步。
  虚空莲步,若隐若现,飘渺的难以捕捉,这就是她,惊才艳艳,是一个时代的神话,然而如今一役注定为他而陨落。
  “你怎么来了?不,馨儿,你快走。”萧遥撕嚎道,然而他发现自己一丝力量都用不上了,白发飘飘,双手在虚空一握,却怎么也使不上气力。
  “我……”他明白,他已经废了,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废掉的仙,然而,他不在意,因为她在这里,可能有牺牲的危险,她对于自己而言,更甚之。
  “仙尊?”骨主轻咦了一声,他有所耳闻,雪馨儿,一代传奇,最年轻的仙尊,战力憾世,败了一个时代的天才,同阶之中恐怕难觅对手了。
  “你想好了吗?”世尊突然发言,他们是老牌仙尊,颇有些俯瞰的味道。
  沉默,然而回击他的却是一掌:“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没有那位的允诺,你以为你真的可以成就仙尊位?”
  一股劲风,呼啸而过,一霎那,萧遥消失了,这让三大仙尊惊愕,在他们眼皮底下竟然把萧遥给顺利救走了?这何其狂妄,等若轻视于他们。
  许久之后,这片宇宙,一片白茫茫,所有星辰不显,生机褪尽,灵气耗尽,混沌气机不见,成了滞空地域,不适合任何生灵居住修行,或许直至下一个纪元……
  “馨儿……不,你们该死。”长嚎声起,然而这没有什么用,逝去就是逝去了:“都是我不好,都怪我太弱了。”
  无空间气息流动,这是藏匿的好地方,萧遥悲痛,他能感觉她的道痕已经消失了。
  然而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又能怎么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