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二十九章《回家的诱惑》下半部上映

第二十九章《回家的诱惑》下半部上映


  十二月中旬,《回家的诱惑》于周六悄然上映。
  这次芒果台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直接把《回家的诱惑》定在上午播出,一天两集,一周四集。
  因为上半部大热的关系,芒果台这次在上映前也是做了大量的宣传。
  在“主题曲《无法原谅》郭梦鹿演唱,主演郭予安是郭梦鹿的弟弟”上更是用了大量的篇幅。
  沪市二居室内。
  郭予安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
  坐在沙发上,郭予安哈切连天,睡眼惺忪的对郭梦鹿道:“你说你把我这么早叫起来干嘛?就为了吃你做的早餐?”
  “懒猪。”郭梦鹿琼鼻一皱,道:“给你做早饭还不领情。”
  “我宁可多睡会。”郭予安说完,就准备倒在沙发上。
  十二月的沪市气温已经跌至零度,还好家里的地暖打的足,躺在沙发上也能美美的睡上一觉。
  “不行”
  郭梦鹿一看自己这个王八蛋弟弟又倒下了,直接上去捏住他的耳朵,道:“你起不起来。”
  “不起”
  “好”说罢,郭梦鹿就开始拽郭予安的耳朵。
  “哎哎哎,我起我起。”郭予安一脸谄媚。
  等郭梦鹿松手,郭予安立马翻脸,道:“郭梦鹿你干嘛,谋杀亲弟?我睡个懒觉就这么难?”
  郭梦鹿瞥了弟弟一眼,不疼不痒的说了一句,“你好像就今天没睡懒觉。”
  郭梦鹿不管他,把电视打开,调到芒果台,芒果台正放着广告。
  郭予安一脸尴尬的坐在沙发上,瞄了郭梦鹿的屁、股一眼,有点没面子的他,心想着要不要重振家风。
  后来想想算了,他决定放过郭梦鹿一次。
  把腿一盘,身子靠在沙发上,郭予安眼睛一闭,又有点想睡觉的意思。
  “真这么困?”
  “嗯,有点。”郭予安揉了揉眼睛,一副倦意。
  “昨晚干嘛了。”
  “打……算起早一下公司下一步的营销方案,忙的有些晚。”他总不能说自己是玩游戏玩到半夜,那和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也不太匹配。
  “那你回去睡吧,等中午吃饭我叫你。”郭梦鹿看着一直没清醒过来的弟弟,关心道。
  “原本你想跟我一起干嘛?”
  “看电视,今天《回家的诱惑》首播,我想跟你一起看。”
  郭予安看了一眼电视,这次看到电视左上角的提示,距离《回家的诱惑》下半部播放还有314秒。
  再瞅瞅茶几上早就摆好的果盘零食,他估计郭梦鹿一大早都在忙活这些。
  “我和你一起看。”郭予安摇了摇头坐直身子。
  “不用啦。”郭梦鹿看着他的样子,展颜一笑道:“没关系的,困你就回去睡吧。”
  “不成,我不能让我姐姐忙活了一早晨的成果浪费。”郭予安一本正经道。
  “算你有良心。”郭梦鹿做到郭予安身边,递给他一个抱枕道:“诺给你抱枕,躺着看。”
  郭予安接过抱枕,古怪的看了姐姐一眼,确认道:“躺着看?”
  “嗯”郭梦鹿无辜的点点头。
  郭予安一听,立马来了精神,抱着抱枕就躺在了郭梦鹿的大腿上。
  “呀,你干嘛。”郭梦鹿身子一颤,俏脸通红道。
  枕在柔软的大腿上,郭予安转头,对着姐姐道:“你不是说让我躺着看?”
  “我是让你枕在抱枕上,又没让你枕在我腿上。”姐姐的声音突然像蚊子一般。
  郭予安一怔,脸上露出一抹尴尬,身子向下蠕动,头枕在抱枕上,“不好意思,习惯了。”
  “习惯?”郭梦鹿面色一冷。
  睡衣朦胧的郭予安听到这两个字后,身子一颤,心里拔凉拔凉,整个人一下就精神了。
  关于“习惯”的问题他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躺在沙发上装死。
  “郭予安,你给我起来,这事儿你不解释清楚我跟你没完。”
  冷面醋王郭梦鹿果断出手抓住放荡睡魔郭予安的耳朵。
  “唉唉唉,疼疼疼。”眼见装死不成,郭予安只能用第二招,转移注意力,指着电视上的广告道:“哎,电视剧放了。”
  “不看。”郭梦鹿嘴一撅道:“我弟弟天天躺在女人的大腿上看电视我都不知道,我还看什么电视?”
  她是真的慌了,一直以为她都以为自己把弟弟看管的很好,可谁能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篓子。
  习惯了?
  这要躺多少次,才能习惯?
  今天这事儿不掰扯清楚,不弄明白郭予安到底躺在哪个女人的腿上看电视,躺了多少个女人,她寝食难安。
  “你先松手,我们好好说。”
  “不松,松了你就该跑了。”郭梦鹿撅着嘴电视也不看了。
  知弟莫若姐。
  他刚才还真有跑路的念头。
  你妹的这广告怎么这么长啊,要是电视剧播放,自己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快说。”郭梦鹿神色焦急道,像是最宝贝的糖果被人偷了去。
  余光瞄着姐姐紧张的表情,郭予安知道这次真的是玩大了,可这种事情怎么解释?
  他这辈子确实没躺过女人的大腿啊,都是前世躺的,与我何干?
  可总不能胡编吧,胡编郭梦鹿这醋坛子炸了,那他真的是要被酸死了。
  突地,他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办法。
  只是这办法有点扯。
  菩萨保佑,只能希望郭梦鹿这个弟控被“幸福”冲昏了头脑,突然降智。
  “够了。”
  郭予安把郭梦鹿的手一拿,起身正色道:“闹够了没。”
  郭梦鹿被突然严肃的弟弟吓的娇躯一颤,右手停在半空,美眸里满是不可置信,蒙在那里。
  她有点不敢相信,郭予安竟然对她生这么大的气。
  郭予安看着蒙蔽的郭梦鹿,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等会要是姐姐反应过来,洪水暴发,那就真的难收场。
  “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
  “什么玩笑?”郭梦鹿大眼睛眨眼蓄满了水花,大有你不说清楚,我立马哭给你看的架势。
  “你仔细想想,从小到大我谈过恋爱么?”郭予安一脸“委屈”道。
  “我哪知道?”郭梦鹿目光瞥向一边,不看郭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