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三章 生日礼物

第三章 生日礼物


  “没,没什么。”郭梦鹿的眸子忽闪忽闪,一副心虚模样。
  “郭梦鹿,你给我说清楚。”郭予安心急道,他隐约听到了什么,却又不敢确信。
  “我说,反正有姐姐,怕什么。”郭梦鹿美眸盯着郭予安道。
  两人对视了足足有十几秒。
  “真的?”
  “当然。”郭梦鹿挺了挺胸,让自己更有底气。
  “奥。”
  郭予安语气藏着掩不住的失落,起身将郭梦鹿嫌弃的丢在沙发上。
  “不能渣,我要你这姐姐有何用?”
  被摔在沙发上的郭梦鹿气鼓鼓的看着郭予安,道:“郭予安,你对不起你的名字。”
  “我名字怎么了?”郭予安总觉得这话似曾相识。
  郭梦鹿看着他冷笑一声,把大长腿搭在茶几上,道:“你零花钱没有了。”
  “姐!”
  郭予安立马冲到郭梦鹿的身边,道:“我郭予安,这一辈子就是为了给予姐姐安全感。”
  “这还差不多。”
  ……
  第二天,
  日上三竿。
  憋醒的郭予安迷迷糊糊的走到洗手间释放了一下,揉着昏痛的脑袋走到厨房。
  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狠狠的闷了一口,顿时清醒不少。
  “砰”
  把冰箱门合上,刚欲转身的郭予安看到冰箱上的粉色便利贴顿了下,撕下粉色便利贴。
  “刚醒不要喝凉水,微波炉有姐姐热的牛奶。”
  郭予安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把手里还剩下半瓶的矿泉水放回冰箱。
  打开微波炉。
  一杯牛奶,一块三明治躺在里面。
  郭梦鹿这女人除了弟控这个缺点,其他真的没话讲。
  将姐姐的爱心早餐吃的精光,郭予安把马克杯洗干净,放在橱柜里。
  打了个大大的哈切,准备回房间再补个回笼觉。
  一阵风吹过,餐桌上的笔记本发出“哗哗”的声音。
  郭予安走到餐桌前,用手捋平页脚,看着笔记本上娟秀的小字。
  “予安,
  姐姐最近要出去拍戏两个月,好舍不得你,嘤嘤嘤。
  还有28天就是你的生日,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所以想先把生日礼物送给你。
  希望你能喜欢。
  爱你的梦鹿姐姐(●´З`●)”
  “幼稚。”
  看着结尾的表情,郭予安不自觉地轻笑一声,对着笔记本道:“我也不要什么生日礼物,只要你能再多给我点撩妹基金就成。”
  可惜,这话郭梦鹿根本听不到。
  “嗡嗡嗡”
  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来。
  “喂”
  “您好,请问是郭予安先生么?”电话里传来一个磁性的中年男性声音。
  “您是?”
  “我叫裴乾,是鹿安化妆品有限公司人事经理,郭梦鹿董事长让我十点准时联系您。”
  “裴经理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情么?”
  听裴乾这么一说,郭予安突然想起自家老姐几年前好像真投资过几个项目,这个鹿安化妆品有限公司估计就是其中之一。
  连公司名字都是满满的弟控气息。
  “事情比较复杂,电话里可能说不清,不知道郭先生先生有没有时间,我们当面谈一下。”
  “没问题,我随时可以。”
  他刚放暑假,又成功和赵思思saygoodbye,在家闲的屁吱吱的。
  裴乾的电话,刚巧让他有事情做。
  “那能不能麻烦您下楼,我的车现在停在小区门口,车牌号是浙G857XX。”
  “好,稍等。”
  随便穿了黑色运动服,郭予安快步走到小区门口。
  在小区外路旁违停的豪车中找了半天,这才发现裴乾的老款帕萨特。
  人事经理开帕萨特?
  看来老姐这公司发展的不怎么样。
  心里偷偷吐槽了一句,郭予安敲了敲车窗,听得“咔哒”一声后,打开车门座进副驾驶。
  “郭先生?”裴乾穿着雪白的白色衬衫,伸出右手道。
  “裴经理你好。”
  简单的寒暄后,裴乾从公文包里抽出厚厚一沓文件,眼神中露出一抹“心疼”。
  十分钟后。
  “什么,你说郭梦鹿那个白痴要把这个烂摊子甩给我?并且每个月只给我发一千块的工资?”
  小区外,一对散步的老夫妇听到这嚎叫,好奇的朝二手帕萨特里望了望。
  “还有每个季度公司纯盈利百分之五的提成。”裴乾看着爆炸的郭予安,弱弱的补充了一句。
  “你别跟我谈提成,就郭梦鹿那个破公司有个毛的盈利。”郭予安把笔一摔,道:“你跟郭梦鹿说,老子不干。
  老子大学还没毕业呢,没时间帮她看厂子。”
  裴乾一看郭予安反映这么大,又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只录音笔,道:“郭先生您先别激动,郭董说如果您拒绝的话,建议您先听听这个录音。”
  郭予安没吭声。
  裴乾立马按下播放键。
  “予安,你的所有银行卡姐姐都已经停掉了,钱包里的现金姐姐也都拿走了,听姐姐的话乖乖去上班。
  还有就是别想着留在沪市打工,如果你敢打工的话,哼哼,后果自负。
  爱你哦,嘛~~~”
  郭予安冲着裴乾露出一个虚伪的假笑,指着录音笔道:“郭梦鹿这是威胁我对不对?”
  裴乾被郭予安的笑容弄得有些瘆得慌,小声道:“不,不能吧。”
  “说实话。”
  “有点。”
  “郭梦鹿,算你狠。”
  冲录音笔放了句狠话,郭予安气冲冲的打开车门就往小区里走。
  “郭先生,三思啊,去厂里总比在沪市饿死强。”裴乾冲着郭予安的背影苦口婆心道。
  “老子回去收拾行李。”
  裴乾听到这话,松了口气,不管咋样他人事经理的职务算是保住了。
  郭梦鹿,这是报复对不对?好,老子这次不去把你那狗屁化妆品厂搞黄,老子就不姓郭。气头上的郭予安在心里道。
  一架从沪市飞往渝市的飞机上。
  郭梦鹿看着掠过的蓝天白云,开心的哼着小曲儿。
  “梦鹿,你这么搞,就不怕你弟弟真生气?”身穿白色西装的短发女经纪人道。
  “他明年就要大学毕业,早一点接触社会对他来说是好事。”郭梦鹿冠冕堂皇道。
  “可万一他把厂子彻底搞砸了怎么办?”
  “有冰寒帮我监督他,应该没问题。”
  说罢,郭梦鹿在心里小声嘀咕道:“用一个半死不活的厂子拖住郭予安两个月,总比让他待在沪市的花花世界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