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不落繁华尽此生 > 第152章 知吾的身份

第152章 知吾的身份


  看到苏念,流云的脸颊上闪过一丝神秘的笑意。他自然认得苏念,之前他们一行人奉楚十一的命令前往南圣国,在苏府碰到的那个丫头不就是苏念么?
  只不过,苏念那个时候还是个小丫头。他知道苏念不好惹,定然不会掉以轻心。
  更何况,流云也知道自己的主人要的是什么?不就是聚灵幡的主人么?而他正好知道苏念就是他要找的人。
  “姑娘,好久不见啊!”流云佯装笑意,冲着苏念挥了挥手。
  对于流云的身份,苏念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她记得流云是楚十一身边的徒弟,且因为楚十一为人正直,当然不会把他的徒弟想成什么样?
  岂不知,对方是要把她给抓起来。
  “这位流云仙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你家师尊楚十一不是惩罚你们了么?”苏念倒背着手上下打量着流云说道,“怎么?表现得挺好啊,这么快就出来了?”
  流云冷哼一声:“那是自然,我可不像那群愚蠢的家伙一样,让他们出来他们都不敢!”
  “看你这幅样子,莫不是还想抓我?”苏念挑挑眉,意念所动唤出焚念紧握于手掌之中。
  流云不可置否的点点头,执起手中长剑直冲苏念而去:“不错,还算有自知之明。既如此,准备束手就擒吧?”
  见势,苏念舞动手中焚念,白色袍袖随风翻飞,发出欻欻响声。忽见长剑向自己刺来,苏念猛然后退几步,脚尖轻点地面腾空而起。
  回手打开那把长剑,霎时间两把长剑相碰,摩擦间发出铁器那刺耳的声响。
  在打斗方面,苏念自然不会认输。前世的事情她记得不是很清楚,可唯独在跟人打斗方面,不用刻意去记也能信手拈来。
  虽然实力远远不及前世,可抵挡流云的攻击却是绰绰有余。
  “可恶,这个家伙……很奇怪!”本来苏念跟他打了个平手,可没想到突然之间流云就好像没有跟她打斗过一样,突然间体力充沛,苏念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
  如果说流云没有耗费多少体力,倒不如说他刚才跟苏念打斗就没有用上全力。
  而此刻,许是流云不想跟她浪费时间了,这才突然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小包子,你杵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帮忙呐?”余光瞥见一旁的知吾,苏念没好气的喝道,“你这个家伙也真是的,胆小怕事怕……”
  话音未落,苏念只觉自己腹部一阵生疼之感随着筋脉涌遍全身。那把剑就是一把普通的铁剑,虽然不足为惧,可苏念却是毫无防备。
  “知吾,你为什么刺我?”苏念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跟流云打斗半天都是毫发无损,可是竟然被知吾给刺了一剑?
  她一脚踹开知吾向后倒在地上,随即伸手捂住血流不止的腹部。
  对于知吾的行动,就连流云也是吃了一惊。他是去抓苏念的,可他并不打算伤害她。
  谁知道知吾突然上来刺了一剑?
  “哼,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苏念捂着腹部骂骂咧咧的以焚念为支撑站起身来。
  “你错了,不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是趁其不意攻击不备!只有这样,才会轻松的将你抓回去。”知吾的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意。
  “没想到你……”望着突然性格大变的知吾,苏念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望着慢慢逼近自己的知吾。
  对于知吾这突然转变的身份,苏念只觉好似五雷轰顶。明明之前他们的关系那么好,可就是这一瞬间,这个家伙竟然露出这副嘴脸?
  原来从一开始,他接近自己就是有目的的!不……是她错了,当初她不该将他带出华云峰的囚室才是。
  “主人,您刺伤她干什么?她这样还能为我们做事吗?”流云望向知吾。
  “只是一点小伤,不影响我们的大事!”知吾摇摇头,“况且……我们好歹也朋友一场,我怎么舍得用全力刺下去呢?”
  看着两人的样子,苏念这才知道,原来这两个人是一伙的。
  “哼,原来你还是个背叛师门的家伙啊?楚十一是瞎了眼吗?”苏念擦擦嘴角渗出的鲜血,嘲讽一声,“防来防去终究还是家贼难防啊!”
  “萧玉树,还不把她给我带回去?”知吾命令一声。
  “是,主人!”流云点点头,慢慢逼近苏念。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冷兵与空气摩擦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一把极致霸道的黑色长剑直冲流云而来。
  霎时间,只看流云用尽全力翻身后退。这才勉勉强强的躲过一击,好在这一剑也只是为了逼退他,并不是直冲着取他性命而去的。
  “念儿,你没事吧?”华阿扶住苏念轻声问道,脸颊上满是担心之色。
  “哥哥我没事,腹部受了点小伤而已还死不了。只是没想这两个家伙竟然……是一伙的?”苏念靠在华阿怀里眼神冰冷的盯着知吾和流云。
  “这不是素来以正义凛然著称的华阿尊吗?多谢华阿尊放我出来!”知吾将双臂抱于胸前,神色漠然的笑了笑。
  “不客气,我只是没有想到你这妖物竟然觉醒的这么快?早知现在,我何必呢?”
  “妖物?哥哥……这是怎么回事?你说他是妖物?”听到华阿的话,苏念不明所以的抬头望着华阿。
  跟知吾待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知吾是什么妖物?她只当他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罢了!
  “他是凌云峰地底世界通幽炎蟒一族的妖圣,当年师父把他们封印在岩浆里,只是把这个家伙给遗漏了罢了。”华阿回忆道,“是我把他给关在了囚室里试图封印他过往的一切,可没想到是我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哥哥,事情已经这样了,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我们想办法在抓住他不就好了?”苏念附在华阿耳边嘀咕着。
  两人正说话间,只看知吾脸色一惊:“不好,我们快走!”
  话音落下,两人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