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不落繁华尽此生 > 第142章 处于被动

第142章 处于被动


  虽然楚十一身为行云宗的宗主,而且他的琴技也是举世无双,可他好像从来没有教过任何人抚琴。
  走进书房,楚十一顺手把房门关上。一来他不想让其他人看见,二来他还没想好该怎么教流水抚琴才是。
  只看楚十一坐在放着古琴的书案前,静静地打量着面前的琴。一双按在琴弦上的手白皙好看,可现在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放?
  而流水静静的坐在楚十一的对面,支撑着脑袋望着神色有些怪异的楚十一。
  她不知道自家师尊在想什么?明明答应她要教她学习抚琴的,可他们进来坐在这里半天了,都没见自家师尊有任何的行动。
  可是她又不好意思问,只能是这样默默地僵持着。
  时间一点一滴而过,楚十一依旧没有动向。可是苦了自己面前的丫头。
  许是坐在那里一直不动弹,再加上温暖的阳光照在自己的身上。使得流水泛起了一丝困意。
  不由自主间只觉眼皮泛涩,无论流水怎么用力的睁大眼睛,这眼皮都不听她使唤竟然开始打架。
  “咚……”
  楚十一正愣神的同时,只听一声脑袋碰上桌子的声音突然响起。他这才回过神来,望向流水。
  “困了?”楚十一瞧着流水那可爱的模样,强忍着心中的欢喜问道。
  “没……没有……”只是刚才那一下,流水就睡意全无。她摇摇脑袋望向楚十一。
  随即小脸儿故作疑惑,她撇撇嘴问道:“师尊,你不是答应教小水抚琴的么?为何迟迟没有行动?”
  “这个……我……”楚十一哪里好意思说自己不知该从何下手?更何况,刚才是想着该怎么教她,只是刚才看到流水那副要睡不睡的模样,他早就神游天外了!
  “师尊,你的琴技举世无双,该不会不知道怎么教别人吧?”突然意识到什么?流水微微挑眉低声问道。
  “我……臭丫头胡说!”楚十一也就是会强词夺理,“你坐到这里来。”他起身示意流水坐到自己这里。
  “为师手把手的教你,这样应该行了吧?”
  果然还是这个方法有效,只是简单的试了几遍流水就已经有模有样了。
  不过这一天下来,可惜了流水那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仔细摸一摸手指,都磨起了一个个的小茧。
  “小水,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们明日再练。”偶然间触碰到流水的小手,楚十一才发现那些茧。
  “可是……”流水自然想一鼓作气,她冲着楚十一摇摇头。
  “听话,以后的日子多的是。你看现在天都黑了,该休息了。”
  “今天是小水的生辰,你才会教我抚琴的。可明天就不是了……师尊还会教我抚琴吗?”流水委屈巴巴的底下脑袋。
  听到流水的话,楚十一噗嗤一笑。怪不得流水这个小家伙非得现在继续练习,原来是怕今日的生辰一过,他就不再教她抚琴了?
  “为师好歹也是你的师父,既然答应教你,自然必须教会你才是啊?怎么可能说不教就不教呢?你觉得为师是那样的人吗?”楚十一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好了快去休息,明天再教你好不好?”
  “嗯,那师尊也早点休息。”直到楚十一亲口保证,流水这才安心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望着流水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楚十一摇摇头。平日里严肃的脸上尽显满满的柔情蜜意。
  可就在楚十一打算回自己的房间时,从自己眼前掠过一道黑影。
  “什么人?”见势,楚十一起身跟了上去。
  这么多年来,他行云峰从来还没有见过有哪个人不怕死的来他这里挑衅?
  两人一前一后掠过行云宗,楚十一这才追上了他。也可以说……是那人故意在等着他,看样子好像希望他追上一样。
  见那人停下来,楚十一仔细的打量着不远处的黑衣人。直到看到那人的脸,楚十一可谓是神色震惊:“是你?”
  那人没有说话,却是扭头望向远处。借着夜色下的亮光,倒是能看到那些人在干什么?只是距离较远,没办法听到他们的声音罢了。
  原来远处那些亮光发自十二剑宗外的平原。只因行云峰出于十二剑宗的外围,正好能看见罢了。
  在知月的带领下,他们硬是从十二剑宗里面找到外面。可都已经晚上了,仍然没有找到。
  花似玉跟花灵就好像从世间蒸发了一样。
  “知月护法,剑宗内外都找遍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众人中,不免有那些个同样担心花似玉的人问道。
  “找了这么久也没有找到,真是辛苦各位了。谢谢,你们先回去吧!”知月虽然担心,可还是报以微笑回答着。
  华云峰的众人是来帮忙的,自然也不好过多的干涉,只好一同冲着知月行了一礼回到华云峰。
  “知月,现在我们怎么办?这件事发生的还真是莫名其妙。”小包子知吾叹了口气。
  “我真的不知道了!”知月蹲下身来,双手揉着脑袋,“对了,念儿个云溪呢?似乎还没见他们回来呢?”
  “他们不是去了跟我们相反的方向么?更何况有他们两人在一起应该没事吧?”知吾也蹲下来,他伸手拍了拍知月的后背安慰着,你都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不如先回去休息吧?还没找到花姐姐你先倒下就不好了!”
  “嗯……”知月倒也听话,乖乖的点点头。
  他们两人刚离开不久,就见段云溪一人也回到了十二剑宗前。他向四处望了望,脸颊上满是茫然之色。
  “小洛去哪里了?刚才还跟我在一起的?”他挠了挠后脑勺嘀咕着,看来刚才那两个黑衣人是故意将我们两人给分开的。”
  也不知因为什么?段云溪总觉得此事不简单。或许……他们这些人是被人家牵着鼻子走的,他们根本就处于被动之势。
  “什么人?”
  “师兄是我!有事找你,跟我走!”
  看到来人,段云溪没有说话急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