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不落繁华尽此生 > 第124章 刁难

第124章 刁难


  许是因为看到了玄冰九重境有了希望,花似玉一个激动又摔了一个跟头。
  “不介意的话,我拉你起来?”低头俯视着坐在地上的花似玉,楚十一伸出手试探着问道。
  “啊?”很显然,对于楚十一的表现,花似玉倒有些受宠若惊。
  他跟楚十一之间,从未好好的说过一句话,还总是一言不合就开打。想想以前,还真是年轻气盛啊!
  “你这家伙,不愿意的话就算了。”见花似玉迟迟未动,楚十一很是不爽的嘀咕着。
  “谢谢!”楚十一正打算往回缩手,只觉自己的手突然被人拽住。
  “没什么……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楚十一顺势拉起花似玉,随即又将手缩了回去。
  “对不起,以前我总是没事找事,给你添麻烦了!”盯着楚十一继续向前的身影,花似玉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能够说出这种话?
  “啊?”听到声音,楚十一身形一怔。他侧了侧脸嘴角勾起一丝上扬的弧度:“我也有错,对不起!”
  曾经的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因为看对方不顺眼才因此结下了梁子。
  只要他们某一方能够主动迈出第一步,他们之间还是能够成为好朋友的。
  庆幸的是,楚十一愿意先迈出这一步。只是靠一个简单的动作,便化解了他们之间上千年的梁子。
  再看流水,得到楚十一的允许后第一时间去了行云峰后崖。在这里有一座建筑瑰丽的宫殿。
  这里的宫殿不似行云宗的里边那样热闹,从远处看去冷冷清清的,完全没有让人靠近的欲望。
  原来这里便是行云峰弟子们面壁思过的地方。本以为凡是这种面壁的地方,一定会有结界。可没想到,除了这宫殿外便什么也没有了。
  好在楚十一这师尊做的极为合格,只要是他下的命令,即便是处罚,那些弟子们也绝对没有二话。
  因为他们知道,学习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做错事情受到惩罚那是理所应当。
  之前因为流云他们一行人下山历练,没有达到楚十一的要求,被罚面壁思过一年,他们更是无话可说。
  更何况,面壁思过也不是单纯的面壁,他们每天还要受到严格的训练,以此来提升自己的实力或是灵力。
  “师兄他们应该就在那座宫殿里吧?”站在远处望着那座宫殿,流水握了握手中的行云剑自言自语的猜测着。
  他虽然没有来过这里,可在整个行云峰他都没有找到关着流云他们的地方。唯一没来过的,也就只有这个地方了。
  “嘿嘿……师兄,你们不用在那里待一年了,我马上就放你们出来。”一想到流云他们现在就能出来,流水高兴的冲着那边而去。
  “小师弟,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流水没走两步,就听见一阵女子的声音响起。
  “诗雨师姐?”听到声音,流水停下脚步转身望着跟着自己而来的师姐们。
  “流水,你不知道这里是流云他们面壁思过的地方么?”打量着流水那瘦弱的小身板儿,诗雨将双臂抱于胸前质问道。
  “我知道啊,我是来放了他们的!”流水自然不知道诗雨她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又生性单纯从不往坏的方面思考。
  “放了他们?这要是让师尊知道,还不把你给丢进来?”诗雨不可一世的打量着面前的流水。
  “可是……这就是师尊的命令啊?师尊说没人陪我玩的话就来找师兄他们,而且还答应我同意放了他们。”流水也没有注意到诗雨的表情,话音落下自顾自的走向宫殿。
  流水单纯,倒是对一些事不自知。可他又哪里知道后边的师姐们尤其是那诗雨,看到楚十一那么宠着他,她都不知道有多么的羡慕嫉妒恨呢?
  就算流水是个小公子,她们作为同样爱慕楚十一的人,这笔账自然会算在流水的头上。
  “啊!”正往前走的流水哪里会想到诗雨她们会对自己动手?她只觉自己被人一拽,一屁股坐在地上。
  “师姐,你们这是干什么?”流水抬起脑袋唯唯诺诺的望着一脸无辜的诗雨。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这白白嫩嫩的小脸儿毁了容,师尊还喜欢你吗?”诗雨嘴角向上勾了勾,略显邪魅。
  “师,师姐……我是个男孩子,师尊怎么可能会喜欢我?他只是看我无父无母可怜罢了!”流水笑了笑,“况且我什么都学不会,没有师姐师兄们聪慧,师尊慈悲为怀自会对我好一些。”
  “哼,花言巧语!今日跟你撕破脸皮,若我们不处置你,你不得去告状啊?”诗雨身旁的另一个女子冷笑一声。
  流水摇摇头,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师姐们放心,我绝对不会去跟师尊告状。”
  “哈哈哈……你觉得我们会信么?”
  “师姐……”
  流水胆子有些小,他不知道这些师姐为什么要针对他?他一个男孩子难不成还能勾引了同样身为男人的师尊不成?
  再怎么说,也得是姿色绝佳的师姐们更胜一筹才对吧?
  “给我上,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流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群女人吃醋竟然吃到了他的身上?
  他跟了楚十一那么多年,完全没有什么灵力,更没有能力招架这群醋意大发的女人。
  只得将自己蜷缩成一团,任由那些女人踢打自己。
  “啊……”
  她们还没打到流水,就觉身上一阵生疼,猛的被一阵力量弹飞数丈。
  “行云剑?可恶,还说师尊不喜欢你,贴身的佩剑竟然都给了你?”诗雨愤愤不平,她气的直跺脚。
  “师姐,你们这不是无理取闹么?你们现在打了我,师尊回来之后定会拿你们问罪!到时候,你们连待在师尊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去赢得师尊的喜爱?”
  得到了行云剑的保护,流水的底气才硬了些。
  “若是你们现在向我道歉,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师尊,就当没发生过,你们觉得如何?”流水越发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