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不落繁华尽此生 > 第60章 幡毁人灭

第60章 幡毁人灭


  苏念不知道她们到底在这漩涡中飞了多久,只知道自己早已是身心疲惫。
  再加上,之前她为了背着邀月逃跑,费尽了全身的力气。现在的她只觉双腿发软,手臂发麻。
  “念儿快看,那是什么?”突然感觉到一股狂风向她们这边而来,邀月伸手指着离她们越来越近的东西。
  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距离她们不远的空间里,分布着十几道极速旋转的龙卷。细看龙卷,自上而下伴随着一阵阵深紫色的闪电。仿佛一到跟前就要被强风撕碎一般。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苏念吃惊之余,下意识的将邀月护在自己身后。
  “千万小心,如果碰到那些东西,我们一定会被撕成碎片的!”邀月提高警惕。
  不过片刻,道道龙卷向她们直面逼近。
  “遭了,小洛她们有危险!”段云溪站在幻象下面,紧握着拳头恨不得立马冲进去把苏念跟邀月给带出来。
  此时,因为龙卷的突然袭击,苏念邀月二人早就晕头转向,好在还没有被那龙卷给撕成碎片。
  “好晕,要吐了……”邀月紧捂着嘴巴,连眼睛也不敢睁一下。
  “那是……”至于苏念也会感觉到头晕目眩,可不至于像邀月那么严重。她向外看去,突然注意到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而那身影也正看着她。
  “段云溪?”苏念心中一喜,尽力睁大眼睛看着他。
  “大家快看,小洛好像在看我?她是不是能看到我们外边啊?我要去救她!”同时,段云溪也注意到苏念的目光望向自己这边,他也顾不得许多,只身跃起。
  “喂,你疯了?那是幻象,怎么可能是大包子?”突然注意到段云溪行为异常,知吾伸手拽住他的脚腕儿,把他给拉了回来。
  “放开我,那就是小洛好不好?你睁开眼睛看清楚!”被知吾这么一拉,段云溪整个人被狠狠地摔在地上。他不爽的起来就是一顿大骂。
  在聚灵幡的世界里,苏念眼睁睁的看着段云溪为自己担心到想揍人,心头顿时涌上一阵酸楚。
  “云溪……真的是你?”苏念伸手揉了揉泛酸的鼻尖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看看身旁的邀月,心生一计,“说不定可以从这里出去?不,那里就是出口!”
  苏念看看围在她们周围的龙卷:“只要我们趁着那些旋转的龙卷分开间隙一定能出去!不过……”她看看自己身边的邀月,“月姐姐没有灵力,我得先把她送出去!”
  拿定主意,苏念扶着邀月静待片刻。
  霎时间,只看那龙卷再次向她们这边袭来的时候,中间突然分开一个只够一人出去的缝隙。
  “就是现在!”由于苏念并不知道这缝隙会开多长时间?她想都没想用足全身力气将邀月推进缝隙之中。
  “念儿,你干什么?”原来,从刚才起,苏念这一系列的想法并没有告诉邀月。直到自己被苏念推出来,邀月才发现事情不妙。
  正如苏念所料,刚把邀月推出去,那缝隙就再次闭合。许是因为苏念的所作所为惹怒了那些龙卷,一时之间那龙卷发了狂似得直冲苏念而来。
  眼看着那幻象中没有了苏念的身影,段云溪又想冲进去,就被知吾拦了下来。
  “小洛……臭包子,别拦着我!你再拦着我,我就不客气了!”段云溪一把推开知吾跳了进去。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段云溪刚进去就见邀月被扔了出来。知吾急忙上前接住早就晕头转向的邀月。
  “谢谢……”
  就在如花醒秋二人因为段云溪和邀月而分神时,那萧临风早就一溜烟不见了人影。
  “可恶,让萧临风那个家伙跑了!”如花边骂边追。
  “算了花花,眼下咱们这边的事要紧!”醒秋收回焚念来到邀月面前,神色极为紧张,“邀月你没事吧?”
  “别管我,念儿还在里面……”邀月脸色煞白,伸出无力的手指了指开始裂变的聚灵幡。
  “什么?念儿……段云溪……”这苏念还没有出来,段云溪又跳了进去。如花又急又气,迈步上前。
  “轰……轰轰……”
  他正打算进去找他们两个人,那裂变的聚灵幡突然爆炸。爆炸的火光照亮了黑暗的天空,随后消逝。
  一瞬间,所有人都怔在了原地。他们都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
  “念儿,云溪……怎么会……”如同死一般寂静的黑暗中,传来如花那阵微微颤抖的声音。
  他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一时间,整个心里空落落的,就好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一样。
  “呜哇……”一阵好像隐忍许久的哭喊声突然响起,这阵声音中夹杂着无尽的委屈和不甘,“大包子,段云溪……你们去哪里了?”
  原来这放声大哭之人正是小包子知吾。只看他坐在原地,用力的吸了吸鼻子,伸手擦着泪流不断地眼眸。
  “醒秋都怪我,念儿若不是为了救我,她也不会……”说话间,邀月眼眸里的泪水也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邀月,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用了,别哭了!真没想到你这么冰冷无情的一个人也会流泪?”醒秋伸手为她擦了擦泪水安慰着。
  “念儿这个丫头处处替人着想,真是个好姑娘!只可惜……是我对不起她!”
  “好了,你先乖乖的,这还有两个人需要安慰呢!要不……你帮我安慰这个包子?”醒秋试探着问道。
  醒秋并不知道知吾叫什么?只是偶然间听到段云溪是那么叫的,他也只能这样称呼了。
  “那好吧。”邀月意识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她点点头起身走向知吾。
  至于醒秋,则是朝着如花而去。
  许是因为受到了知吾跟邀月的影响,如花的心里也是酸酸的。满眼的泪水早就在眼眶里打转,眼看着就要流出来了。
  可就是因为醒秋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慌忙间他抬起手臂用力的擦了擦。
  “你是来安慰我的吗?不用了!”如花低下头没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