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半剑江湖之魏生篇 > 第十七章:大祭司同意了

第十七章:大祭司同意了


  巫生刚泡完药浴穿着长衫走出练功室便看见自家楼顶上有一团粉红色的身影动了一下,便顺着屋顶滚了下来,随后看见楚江准备飞向那抹粉红色,才发现那是近段时间天天来平枢居找他为她哥哥驱寒毒的那只猫妖。
  连忙伸出右手使出一个风系法术将魏箐托住,控制住速度缓缓的落在地上。
  魏箐先是觉得脚下一空,眼前的事物似乎扭曲了起来,便感觉自己正在以不可控的速度向下坠去,连忙在空中一转身打算四脚落地,结果想起自己现在是人形,这一紧张连如何变成原形也忘记了,便这样直直的落下去。
  预期的疼痛没有传来,倒是感觉自己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托了起来。
  睁眼看去,便看见大祭司一袭白衣站在不远处,右手掌朝着她的方向,大祭司身上的衣衫似乎有风吹动,衣袂飘飘如魏箐近日在大街小巷听到的一个词:天神。
  待双脚接触地面后,魏箐跑过去朝巫生行了一个礼:“多谢大祭司。”
  随着魏箐的动作,从魏箐怀中滑落一块红色的东西,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魏箐连忙俯身去拾玉佩,想来应该是刚才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在空中时玉佩跑到了衣襟口,刚才一行礼便滑了出来。
  楚江下意识的朝玉佩看了一眼,觉得有些眼熟,忽的脸色大变,连忙从高楼上飞下来。
  巫生显然也看见玉佩了,双眼紧紧的盯着魏箐手中的玉佩。
  魏箐感受到巫生的目光,有些疑惑地开口道:“大祭司,怎么了?”
  巫生突然上前双手抓住魏箐的双肩,狠声问道:“玉佩哪儿来的?“
  魏箐看着眼前眼睛发红的大祭司,双肩上传来剧烈的疼痛,忽然觉得眼前的大祭司和平常的不一样,平日里大祭司温和如玉,而现在的大祭司似乎是一只即将发怒的野兽。
  魏箐内心深处不可抑制的传来一阵惧意,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王,王城外,一个蛇洞里。”
  刚说完,便感到大祭司抓住自己双肩的手似乎更加用力了,肩上的骨头似乎快到了碎裂的边缘,剧烈的疼痛让魏箐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蛇洞?捡的?”巫生的声音压得很低,还有几分沙哑的感觉。
  一旁的楚江见状边忙一把拽住巫生的手腕,提醒道:“大祭司!”
  巫生闻言猛地惊醒似的放开魏箐后退一小步,双手紧握了一下,皱了皱眉头后看了一眼魏箐。说道:
  “你是不是有一个哥哥中了寒毒,我明天去帮你哥哥驱寒毒,你用玉佩作为交换。”
  魏箐被眼前突发的情况搞的有些懵,双肩处还有些疼痛,闻言下意识的递出手中的狐狸玉佩。
  巫生接过玉佩后转身进了房间。
  魏箐虽然有些不知所以然,但听见大祭司答应为阿楠哥哥驱寒毒内心还是十分高兴的,便将脑海中的茫然抛之脑后,欢喜的回了小巷子。
  魏楠的状况一如既往的不好也不坏,只是魏箐转了屋子一圈似乎发现少了什么东西,一时没有想起来,等去厨房做了一些饭菜后才想来没看见小白。
  当即扯着嗓子喊了几声小白,平常一般回来时小白都是醒着乖乖的蹲坐在魏楠身旁,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况。
  魏箐翻了翻魏楠的被子,没发现。
  又翻了翻自己的被子,还是没发现。
  这下便有些着急了,开始翻一下原本不大的房间的各种角落。
  突然从厨房的门那里走过来一个穿着灰白色衣服看上去两三岁大的小孩,看起来白白净净,眉眼清秀的,瞳孔还是罕见的淡蓝色,魏箐看着眼前的小孩觉得有股莫名的熟悉。
  苏锦很是郁闷,他一觉睡醒后发现自己化形了,这本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为什么他化形的样子居然是一个看上去三岁不到的幼童。
  虽说这个模样和自己当初刚化形的模样是一样的,但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原本都已经修炼到成人的人形了,受了伤等着恢复居然恢复成了一个幼童。
  他试了一下自己的妖力,发现自己的妖力也是寥寥无几,可能连魏箐这只几百年的小猫妖都比不上。不过幸好清瞳猫妖一族特有的迷惑本领没有丧失,不然他可能会想不开去撞墙。
  其实魏箐一回来他便知道了,但想着自己这两三岁孩童的样子实在是太丢他的脸了,便找个角落藏了起来。
  魏箐喊他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意外,毕竟自己认为魏箐就算发现他不在也不会怎么在意的,等看着魏箐打算将屋子翻个底朝天的时候苏锦才犹犹豫豫的站了出来。
  结果看见魏箐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内心突然觉得有些不平衡:居然没认出他来!
  这样想着便无语的朝魏箐翻了一个白眼,幽幽的说道:“怎么,被我惊艳到了”
  魏箐看着眼前的小孩翻白眼的动作,听见熟悉的声音便发现眼前的小孩竟然是小白!
  魏箐走上去揉了揉苏锦齐耳的黑发,心想:这化成人形后虽然头发很柔顺,但摸着还是没之前那灰白的毛舒坦。
  “小白,你化形后看起来蛮可爱的嘛。”
  苏锦现在已经懒得纠正魏箐一直喊他小白了,闻言便直接朝魏楠的房间走去,魏箐的手还放在苏锦头上,被这样一带,直接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苏锦转过头来看着揉着肩膀的魏箐:“怎么了?”
  魏箐笑了一下:“没事儿,不小心磕着了。”
  “磕着了还那么高兴?”
  说着,苏锦便从一旁的柜子里翻出一个小药瓶,正是魏箐给他伤口涂得那瓶药,上次用了之后还剩了一些,这下刚好派上用场。
  魏箐坐在魏楠的床边说道:“当然高兴啊,大祭司答应明日便来为阿楠哥哥驱寒毒。”
  “怎么突然答应了?”苏锦记得从自己来到这里魏箐就一直往大祭司府邸上跑,跑了那么久一直没答应。
  “是因为一块狐狸……”说到这里魏箐便想到大祭司突然发恨的样子,不由的闭上了嘴巴。
  “狐狸什么?”
  “没什么,反正已经答应了,明天阿楠哥哥就能醒来了。”
  “诺,给你.需要我帮忙吗?”苏锦将手中的药瓶递给魏箐。
  魏箐抓过那只小小的瓶子,从魏楠床上跳下去,往自己房间走去,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来。”
  回屋后魏箐解开衣服,发现自己的双肩两侧已经是一片乌青,将药滴了两滴在乌青处,顿时觉得一阵冰凉,疼痛也缓解了不少。
  看样子,明天便差不多好了。
  ------题外话------
  感谢烨烨雪地打赏。
  更新我下次放早上。下午了。最近两天懒,好不容易凑起来的两章存稿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