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半剑江湖之魏生篇 > 第十五章:我天赋异禀,非常人所能及.

第十五章:我天赋异禀,非常人所能及.


  魏箐觉得乌楚整个人看起来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特别是他笑起来的时候,让人心生亲近之意。
  “乌楚哥哥,我是花狸猫,你是什么啊?”
  乌楚将头往魏箐的方向凑近了些,眨了眨眼睛说道;“你看我觉得我想什么?“
  魏箐看着眼前凑近的乌楚,仔细瞧了瞧,苦思冥想后道:“看不出来,不知道是什么。”
  乌楚笑了一声,看着魏箐说道;“既然你猜不出来,那就先保密,等你猜出来再说吧!不过……“乌楚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可以告诉你大祭司是一只狐狸。”
  “啊?”
  魏箐绞尽脑汁的想狐狸应该是什么样的,奈何记忆里实在没讲过活的狐狸,想象不出大祭司原型的样子。
  看着发愣的魏箐,乌楚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我要走了,你好好照顾你哥哥吧!“
  说着,乌楚坐下的轮椅飞出白色的小鸟,托起椅子,和三长老一起朝一个方向飞去。
  魏箐收拾了一下屋子,抱着苏锦坐在魏楠身旁,一会伸手探探魏楠的额头,一会伸手学着三长老的样子把把脉,但是委实把不出什么花儿来。
  百无聊赖的倒在床上,手里揉着苏锦毛茸茸的头,看着手中的小白道:“小白,你想修炼吗?等哥哥醒了,就可以让哥哥教你修炼了。”
  “我才不需要他交我修炼。”一个糯糯的声音传出,两猫都楞了一下。
  苏锦算是半喜半惊,喜的是自己可以说话,说明道行已经开始恢复了,惊的是自己的声音为什么是个四五岁幼童的声音,他可是一四万年的男猫妖,声音年轻一点少年一点都无所谓,谁来跟他说说小娃娃的声音怎么回事。
  显然这份惊已近完全盖过了先前的一丢丢喜。
  魏箐则是吃惊的看着手中的小白,看着他摇头晃脑似乎一会开心一会忧愁的样子,“小白,难道是在我身边待了一个月,所以你开了灵智,还能说话了?”
  苏锦闻言内心狠狠的白了魏箐一眼,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随即猛然想起什么,不对!他才不是什么小白,他有名字,名字叫苏锦。
  “我叫苏锦,才不叫什么小白。”
  魏箐再听见苏锦说话时便疑惑了,所以没仔细听苏锦话,提起苏锦的猫身看了看疑惑地说道:“为什么你没有化形也可以说话啊,我记得好像是先化形才能说话的啊?”
  苏锦心道:“那是当然,我可不是什么刚化形的小妖怪,我可是因为受伤才化成猫的样子的,怎么能和没化形的小妖相提并论。”
  但以苏锦的性格这件事儿上不装一下是不可以的,于是说道:“那自然是我天赋异禀,非常人所能及。”
  魏箐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一定是我天赋不够好,所以先化形之后才能说话。”
  看着魏箐认真的样子,苏锦也不太好继续吹下去了,便在魏箐手中挣扎了一下:“魏箐。快放我下来。”
  这样抱着虽然他觉得很舒服但有些怪怪的。
  魏箐闻言将苏锦放在床上,翻身趴着双手支着下巴,小腿抬起来在空中一晃一晃的摆着。也幸好是魏楠这床够大,躺了一个魏楠还有两尺长,魏箐横趴在魏楠脚下,苏锦被魏箐放在靠里面的位置。
  “小白,你现在能说话了,那你记不记得你的家人啊,亲人什么的?”
  在魏箐的记忆里虽然猫几乎都是独居的,但不也有像她这样在狼窝长大,适应了群居的吗?这苏锦也没有化形,说明年龄不大,如果是有亲人什么的,自然是能回到亲人身边最好。
  苏锦闻言先是沉默了一会:“我记事起就是我一个人,没有什么亲人。”顿了顿似乎又想起什么“我叫苏锦,不叫小白!”
  苏锦的声音带着几分咬牙切齿,如果是一个成年男子发声或许还有几分威慑力,奈何现下的声音是孩童的声音,听起来倒是增加了几分小大人的韵味,不过威慑力直接为零。
  魏箐以为苏锦先前的沉默是在回忆,再次感慨年纪小就是脑子不灵活,听他说到没有亲人便觉得自己应将他当做亲人,好生照顾,至于后面的……
  魏箐小手朝苏锦一览,将自己的脸在苏锦背上蹭了蹭,说道:“苏锦多难听啊,你看小白多好听,就叫小白,不接受反驳。”
  苏锦:“小白是什么鬼,我不要这个名字,就叫苏锦。”
  魏箐:“不嘛,你看你浑身灰白灰白的,小白这名字多贴切啊,如果不行,小灰也可以啊。”
  苏锦:“……”
  他是疯了吧,他一个四万多岁的妖和一几百岁小妖争他自己的名字。
  想到这里,苏锦索性转了一个身,将屁股对向魏箐的方向,自己朝着木板架成的墙壁,不理魏箐。
  魏箐看着苏锦有些郁闷的将自己的屁股对着她,便伸手用食指戳了戳苏锦毛茸茸的屁股,换来苏锦转头狠狠的看了魏箐一眼。
  魏箐觉得苏锦这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笑着倒在床上,说道:“小白,其实这个名字真的好,你看天上的白云,那么干净无暇,你再看看你,浑身灰扑扑的,所以给你取一个小白这名字,是希望你越长越白,不过,这样灰扑扑的我觉得也挺好的。”
  苏锦听着魏箐无厘头的念念叨叨,无语的换成了一个蜷缩的姿势,打算睡觉了。他刚刚试着化形,但似乎还没有恢复到能化形的地步,睡觉有益于恢复,所以他要多睡一会。
  魏箐转头不经意间瞥见一抹红色,正是刚才三长老替魏楠检查身体时放在魏楠枕边的狐狸玉佩,魏箐爬过去拿起玉佩,下方还放着魏楠说的阿婆给的刻有三菱叶子的牌子。
  魏箐看了一会便打算将这两样东西放在被子里,刚放进去是脑袋突然灵光一闪,方才乌楚说过大祭司是一只狐狸,狐狸。
  魏楠说过这玉佩上雕刻的也是狐狸。
  魏箐仔细看了看这玉佩上雕刻的图样,应该是一颗狐狸头,毛茸茸的直立三角耳朵,嘴巴是尖的,和狼有一些像,就是眼睛有一些不一样。
  上眼皮尾部成上挑,看起来倒是和大祭司的样子有几分像。
  看着这玉佩魏箐想不如将这玉佩送给大祭司,保不齐大祭司便答应为魏楠驱寒毒了?
  可是这玉佩救过她和她哥哥,这样讲玉佩送出去是不是不太好。魏箐有点拿不定注意了?
  “小白,你说我将这玉佩送给大祭司好不好啊?”
  没有回答的声音,转头看去,苏锦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身体一起一伏的,安安静静没有发出声音,说明睡得十分熟。
  魏箐摇了摇头,感叹道果然是小孩子,那么嗜睡。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玉佩,还是算了吧,不送给大祭司了,等会再想今天弄什么给大祭司带过去。
  这样想着,便将狐狸玉佩塞进了自己的怀里,将刻有三菱叶子的牌子放进了魏楠的枕头下方。
  ------题外话------
  我是一个看见新增一个收藏都会乐呵半天的人,所以喜欢文的小可爱们收藏一下吧。让我这个没啥志气的人乐呵乐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