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下雪了王爷 > 第九十九章 对策

第九十九章 对策


  安瑾柠抬头看着他,本来还挺理直气壮的,但一对上他的视线,便有些心虚了,声音便不自觉的小了下去,弱弱道:“其实,我一直都挺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的。”
  以前,自己出谷外游历的时候,遇上什么事情,懒得动嘴便直接动手。有的时候,拳头比嘴管用,既快又省心,效果还好。
  当然了,这也仅局限于功夫不如自己的人,以前自己还小,力量和速度跟现在都没法比,遇到功夫比自己强的,便只能先动嘴了,不行才动的手。她这一身功夫有大半便是这样练出来的,也算是在实战中成长了。
  云落看着她心虚的样子,便知她这些年在外面没少背着他们动手。这丫头,每次出去前他们都会叮嘱她能不动手便不动手,因为他们都不在她身边,也没人护着她,若是招惹了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她一个人会比较危险。
  可她倒好,看她现在这样子,那时肯定是能动手便不动口了。
  安瑾柠见他不说话,便更是心虚了,这也不能全怪她不是,她一直以来便习惯用这样简单的方式解决,来了临都以后,她都已经收敛许多了,都没对别人动过手呢,刚刚还只不过是想了一下,便已经被拉住了,也没动成手。
  云落看她心虚却又不知悔改的样子,暗暗叹了口气。看来往后还是得再给她多备点伤药和毒药才行,免得她跟别人动手会吃亏。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言归正传,就算你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但那里是圣王府,那姑娘我不用问都知道她一定是陌烬轩很重要的人,对吧?”
  “是他唯一的表妹。”安瑾柠弱弱道,她当时也没想那么多,谁叫她一定要来惹自己的,下次她若是再来,自己还是会动手教训她的,管她是谁呢。
  “是他唯一的表妹你还打?”云落不禁皱起了眉头,“你今天是没带脑子吗?你要在人家府里动手打人家唯一的表妹,你在想什么呢?他可是刚跟你退完婚的人。”
  “那,那她不是说到师兄你了嘛,那她说我是可以忍的,连累到你,我便不能忍了。”安瑾柠看着他弱弱解释道。
  “说我你便要动手了吗?就不能换个婉转点的方式教训她?”云落看着她,他可不相信这丫头是完全为了自己,没有一点私心在里面。
  闻言,安瑾柠便将视线移向了别处,她承认,刚刚她还是有一点自己的私愤在里面的,谁叫她偏要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撞上来呢。
  云落见安瑾柠这个样子,便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拦着你,也不是真的不让你做这些事,只是得换个方法。”
  闻言,安瑾柠便立马有些激动的看着云落,“依师兄的意思,是已经有办法了?”
  云落笑着点了点头,也不隐瞒,“刚刚那个紫雨,我已经替你教训过她了,至于那个圣王爷嘛,你不就是想弄清楚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嘛,这也不难。”
  “你已经教训了紫雨?”安瑾柠皱了皱眉,随后便立马反应了过来,看着他有些不确定道:“你给她下毒了?”
  云落但笑不语,意思很明显,就是这么回事。
  “不是吧。”安瑾柠看着他,故作惊讶道:“你刚刚还说我粗鲁,她不过只说了你几句,你便要毒死她啊,这也太狠了吧。”安瑾柠略带嫌弃的看了眼云落,不过这也确是符合她师兄的风格,若真的放过了她,那安瑾柠才会觉得奇怪呢。
  云落伸手戳了戳安瑾柠的脑袋,略带不满道:“你这丫头,说什么呢?你师兄是这般心狠手辣之人吗?”
  安瑾柠没说话,便只看着他,意思也很明显,你就是这般心狠手辣之人,不狠便不是你云落的风格了。
  “放心。”云落无奈的拍了拍她的脑袋,“你师兄我还没到那种丧心病狂的地步,我不过是略微惩戒了一下她而已。”
  “略微惩戒?”安瑾拧看着她,很是不相信,别看他平时看着温文尔雅的,但她知道,在她师兄云落的字典里便没有略微这两个字,他手中的药便没有什么是简单的毒药。
  云落见她不信,便微微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就是那个七日烧红散。”
  “七日烧红散?”安瑾柠嘴角微微抽了抽,不愧是师兄,不出手便罢了,一出手那是绝对够味的。
  “对。”云落点了点头,“就是让她脸上烂个几天,时间过了便好了,都不用请大夫,我对她已经够仁慈了吧,这已经是我所有毒药里药效最轻的了。”
  安瑾柠认同的点了点头,这听起来确实已经是他师兄手里药效最轻的药了。
  不过仁慈这一说法,她还是觉得不适合放在师兄身上,烂个几天,那可不是像他说起来那么简单的,不用想,她都可以知道接下来那几天,那紫雨有多惨。
  安瑾柠禁不住抖了抖,惹上师兄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至于那圣王爷嘛。”云落看了看安瑾柠,突然卖起了关子。
  安瑾柠见他不说话了,便有些着急道:“你不会给他也下了毒吧,我告诉你啊,他的身子骨可经不住你那么毒的药啊。”
  云落闻言,实在是忍无可忍,便伸手给了她个小板栗,“你当你师兄是神仙吗?可以连人是谁都不知道,便直接给他下毒吗?”
  安瑾柠伸手摸了摸被他敲了的地方,无辜道:“那你倒是说是什么呀?别卖关子了。”
  云落被她这委屈的小样子逗笑,便也不再卖关子,开口道:“我的意思是,现在是白天,我们现在进不去,但我们可以晚些时候趁人不备的时候再回来,这事你应该也没少干吧?怎么这个时候便想不起来了呢?”
  “是啊。”安瑾柠拍了怕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们可以晚上再来啊,晚上这王府还没有侍卫呢。”
  “你怎么知道没有侍卫?”云落看着她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