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偷来的果实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玉子寇只听见“小擎擎”三个字就已经让他笑到前仰后翻的。
  厉擎天瞪着玉子寇,天知道,这女人嘴上尽是甜言蜜语,下手可一点也不轻,扶在腰间的手正狠命的捏着自己,还敢轻声威胁自己:
  “厉擎天,你要是敢不配合我,放在我这里的东西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哦!”现如今,敢直呼他名字人,陆六六是唯一的一个了吧!
  陆六六面上笑的灿烂,心里其实也在打鼓,万一厉擎天不配合要怎么办?
  好在这厮还算配合,陆六六的戏才得以唱下去。
  “小擎擎,她说她才是你明谋正娶的女人哦,我们恐怕无法再在一起了,”陆六六一边说着一边故意掩去不存在的眼泪,“小擎擎,今生能与你相恋一场,我已心满意足了,不求与你长相厮守,只求你心中有我,再见!”
  陆六六说着就往外走,手一下就被厉擎天握住。
  “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厉擎天伏在陆六六耳边说,在外人看来像极了亲密的亲吻。
  一阵酥麻带有厉擎天味道的热风在耳边吹,陆六六的小心脏漏掉一拍。
  “即是如此了,那就索性一次解决了吧。”厉擎天像是在和陆六六讲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陆六六还在思考什么意思的时候,厉擎天的大掌直接按在自己的腰间,冷冷的看着青娉,
  “回去告诉他,我已遵守约定,期限已到,人我就留下了。”
  陆六六听的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青娉脸色如死灰般的跌落在地?
  “不,不,我不要回去,你怎么这么狠的心,我在厉园呆了五年,这五年中见你却不过三回,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是青婉的妹妹,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这样对我。”
  陆六六错愕的看着厉擎天,这个男人又长情又狠心,但是陆六六并不觉的他做错了。
  爱一个人,爱就深爱,不爱,就远离。爱的人在心中,并不因为时间,空间的限制而改变,心中的爱,唯一的爱,不变。
  玉子寇捂着念祖的眼睛带着他离开,这场戏伤害的不能是孩子。
  青娉魔怔了一般,爬到厉擎天的脚边,抱住就不肯松手。
  “天哥,天哥,我是青娉啊,是青婉最疼爱的妹妹,你忘了你曾经答应过要好好照顾我的,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她在天上看着你呢!天……”
  青娉的话还没讲完,下巴被厉擎天直接卸了,青娉只能发出“啊啊”的叫声。
  “你,不配做她的妹妹,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最清楚,”厉擎天声音冷的可以将人冻成冰块。
  “来人,送回去。”厉擎天吩咐到,然后看着陆六六,
  “可还满意?”
  “将将就就吧。”
  厉擎天突然就笑了,
  “希望你以后还会这样说。”丢下这句话,厉擎天便离开。
  陆六六看着厉擎天离去的背影,一拍脑门,恨恨的说:“笨成这样,活该被人利用。”
  厉擎天,你个阴险小人,还堂堂沃都战神呢,啊呸,你丫就是一卑鄙小人。
  玉子寇只听见“小擎擎”三个字就已经让他笑到前仰后翻的。
  厉擎天瞪着玉子寇,天知道,这女人嘴上尽是甜言蜜语,下手可一点也不轻,扶在腰间的手正狠命的捏着自己,还敢轻声威胁自己:
  “厉擎天,你要是敢不配合我,放在我这里的东西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哦!”现如今,敢直呼他名字人,陆六六是唯一的一个了吧!
  陆六六面上笑的灿烂,心里其实也在打鼓,万一厉擎天不配合要怎么办?
  好在这厮还算配合,陆六六的戏才得以唱下去。
  “小擎擎,她说她才是你明谋正娶的女人哦,我们恐怕无法再在一起了,”陆六六一边说着一边故意掩去不存在的眼泪,“小擎擎,今生能与你相恋一场,我已心满意足了,不求与你长相厮守,只求你心中有我,再见!”
  陆六六说着就往外走,手一下就被厉擎天握住。
  “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厉擎天伏在陆六六耳边说,在外人看来像极了亲密的亲吻。
  一阵酥麻带有厉擎天味道的热风在耳边吹,陆六六的小心脏漏掉一拍。
  “即是如此了,那就索性一次解决了吧。”厉擎天像是在和陆六六讲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陆六六还在思考什么意思的时候,厉擎天的大掌直接按在自己的腰间,冷冷的看着青娉,
  “回去告诉他,我已遵守约定,期限已到,人我就留下了。”
  陆六六听的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青娉脸色如死灰般的跌落在地?
  “不,不,我不要回去,你怎么这么狠的心,我在厉园呆了五年,这五年中见你却不过三回,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是青婉的妹妹,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这样对我。”
  陆六六错愕的看着厉擎天,这个男人又长情又狠心,但是陆六六并不觉的他做错了。
  爱一个人,爱就深爱,不爱,就远离。爱的人在心中,并不因为时间,空间的限制而改变,心中的爱,唯一的爱,不变。
  玉子寇捂着念祖的眼睛带着他离开,这场戏伤害的不能是孩子。
  青娉魔怔了一般,爬到厉擎天的脚边,抱住就不肯松手。
  “天哥,天哥,我是青娉啊,是青婉最疼爱的妹妹,你忘了你曾经答应过要好好照顾我的,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她在天上看着你呢!天……”
  青娉的话还没讲完,下巴被厉擎天直接卸了,青娉只能发出“啊啊”的叫声。
  “你,不配做她的妹妹,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最清楚,”厉擎天声音冷的可以将人冻成冰块。
  “来人,送回去。”厉擎天吩咐到,然后看着陆六六,
  “可还满意?”
  “将将就就吧。”
  厉擎天突然就笑了,
  “希望你以后还会这样说。”丢下这句话,厉擎天便离开。
  陆六六看着厉擎天离去的背影,一拍脑门,恨恨的说:“笨成这样,活该被人利用。”
  厉擎天,你个阴险小人,还堂堂沃都战神呢,啊呸,你丫就是一卑鄙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