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偷来的果实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这真是我打的?”陆六六摸着鼻尖问。
  “嗯,大家都这样说,起初我是不信的,”
  陆六六听的直点头,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暴力的举动,
  “那你还让我道歉?”念祖接下来的话气的陆六六直捏他的脸,
  “可是看了钱老先生的眼睛后,我相信就是你做的了。”
  念祖说完就跳起来向往跑去,陆六六任由念祖跑去,她现在只想知道,厉擎天究竟是否看到了?
  “啊!”
  陆六六还没理出个头绪来,就听到念祖惊恐的叫声。
  “怎么了?”陆六六一边问着一边向外走,刚出门口,就见念祖小跑过,直接躲到陆六六身后。
  “见鬼了?”陆六六问。
  念祖探出小脑袋,小声的说道:“比鬼可怕。”说完朝门口努着嘴。
  陆六六转身便看见一身穿锦衣华服,头叉珠翠的少女,在一群人簇拥下正看着自己。
  少女怒目圆睁看着陆六六,手指颤抖的指着陆六六,气愤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你……你……衣冠不整,不知廉耻”
  陆六六一口口水差点淹死自己,低头看见自己只穿着一件里衣,头发也为挽起。
  但这绝够不上这女人嘴里的说词。
  “你以为你穿成这样就能勾引到我表哥,你做梦,我告诉你,我表哥心里只有我青婉姐,即使表哥会再娶也不可能娶你这不知羞耻的女人。小念祖,你不要被这女人骗了,她就是专门来勾引你父王的下贱女人。”
  念祖冲着对方做着鬼脸,对方又气羞的涨红了脸。
  “他不娶我难不成会娶你。”陆六六总算搞明白了,弄了半天,这祸还是厉擎天惹的,这少女一副思春的模样,想来是喜欢厉擎天的,自己如今这副模样只怕是让人误会了。
  不过她陆六六也不是谁都可以捏的软柿子,这小妞若是和声细语客客气气的来问一下,陆六六也是会不怕的解释一两句的。偏偏这小妞没有那名分还想摆着正牌的架子来侮辱自己,陆六六岂会如了她的心,趁了她的愿。
  “……”
  “只可惜你来晚了一步,我这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女人,就在昨晚已经和我的小擎擎,哎呀,这种事情怎么会是你这样的一个小姑娘懂的呢?”陆六六故作一幅深情陶醉的模样,好似还在回味着昨晚的缠绵一般,说的话又露骨又做作,别说是那华衣少女,就是陪在华衣少女身边的几位嬷嬷都只觉面红耳赤。
  只有念祖一人被陆六六的恶心的话熏得直吐,明明昏迷了两天,今早才醒,还能张着眼睛说瞎话,不过,看到对方气的语无伦次的模样,念祖还是很高兴的,就连站在门外的某人也是一阵恶。
  “小擎擎!”
  门外白衫男子一脸笑意得看着黑着脸的男人。
  “这个陆六六可真意思。”
  “啊……”华衣少女被陆六六气得原地跺脚呜哇乱叫。
  身边的人怎么劝都劝不住,有人甚至被她打的耳光,
  “哪来的贱婢,也敢管……”话没完,右手高高抬起。
  “嘘!”陆六六食指当在唇上,妩媚的样子甚是迷人:“小擎擎说不喜欢聒噪的女人哦。”
  “……”
  厉擎天简直是个魔咒,华衣少女瞬间收起了自己泼妇的样子,恢复到大家闺秀的模样。
  陆六六看华衣少女变戏法似变着脸,由衷的感叹:这变脸速度不去参加变脸大赛太可惜了。
  华衣女子意识到陆六六再耍弄她时,刚冲上的脾气被硬生生的按下:“你叫什名字?既然你与天哥有了夫妻之实,我青娉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我们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你说是吧。”顿了顿,又说:“本来这件事不该我来和你说,不过今天既然遇见了,告诉你也无妨,我才是天哥要明媒正娶的人,这事也是天哥亲口答应的,所以大家以后可能还是姐妹,只是,你要知道,天哥他心里始终只有青婉姐,我们都只是为了照顾天哥和小念祖而进的厉园,所以,你就把这碗汤喝了吧!”华衣少女说的大义凛然,高高在上的样子。
  陆六六轻笑,看着人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向自己走来。
  站在门外的人作势就要阻拦,却被一双手拦住。
  念祖看得直摇头:某人又要倒霉了,上次这样做的人被陆六六整的惨到只剩下求饶。
  陆六六接过送过来的汤药碗,一步步的走到青娉跟前。
  青娉只当陆六六服软了,昂着头,盛气凌人额看着陆六六,她就不相信,一个人的陆六六敢把她怎么样。
  只可惜青娉的想法很美好,直到汤药从头上流下,脸上,衣服上全是一股汤药味,她才知道现实有多残酷。
  汤药迷住了青娉的眼睛,陆六六在她眼里幻化成数个人影。
  “我要你死。”青娉怒吼着。身边的人朝着陆六六围去。
  “你们在做什么?”厉擎天的声音及时响起。
  青娉带来的一干人等瑟瑟的僵在那里。
  “谁准许你们可以到这里来的。”厉擎天只是淡淡的问着,这些人便腿软的跪在了地上。
  陆六六看着眼前刚刚还张牙舞爪的奴才样,此刻却个个发抖的跪在哪里。厉擎天这是在给自己撑腰来的吗?
  陆六六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白眼:这货看戏看半天了才出来,撑腰?看她陆六六的笑话才是真的。
  “天哥。”青娉看着自己带来的人一个个被厉擎天施以威压跪在地上,而罪魁祸首却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心里怒火噌噌的往外冒。
  “你看看我,都是这个贱人弄的。”青娉一边说着一边去拉厉擎天的衣袖。
  只是人还未走近厉擎天,一股寒气逼来,青娉的脚步僵在那里,愤怒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她怎么忘了,松铭院不是她可以来的地方,“天哥”这两个字更不是她可以唤的,虽然在心里她无数次的这样亲昵的唤着他。
  陆六六清楚的感觉到温度的下降,心里顿时明白:这个女人刚才讲的话,事实只怕并不像她所说的那样。
  陆六六还在神游中,被一到严厉的视线扫过,在确认是厉擎天的眼神后,陆六六扭着身子扑到厉擎天的怀里,哼着鼻子委屈的说,:“小擎擎,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你再晚回来一会儿,人家都要被人欺负死了,呜,我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哦。”
  “小擎擎?”玉子寇再次重复到,哪怕某人传来警告的眼神也阻挡不了玉子寇大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