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偷来的果实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男人的目光让陆六六有种无所遁形的错觉。
  “我说的都是真的,碧波坛在江湖上也是排的上名号得,你随便去打听一下就知道我并没有骗你,碧波坛坛主行侠仗义,有情有义,又怎么会做这样的鸡鸣狗盗之事,他们肯定被人陷害的,你是沃都人人敬仰的战神,总不会凭白无故的污蔑好人的吧!”
  坐在案前的人面色不悦的皱着眉头,明明是夸人的话,为什么听起来就这样别扭。难道他长着一张冤枉人的脸?
  “杨学武认识吗?”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陆六六怔愣在那里。
  “顾七。”
  “顾七?那不是碧波坛的叛徒吗?”陆六六之所以会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还是拜蓝卓所赐,如果不是蓝卓带她去碧波坛,自己又怎么见识到世间还有如此奇葩的物种呢。
  “你口中碧波坛的叛徒,如今正是碧波坛坛主。”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陆六六以为自己在做梦。
  “你最好能让他们交代清楚,是谁让他们胆敢冒着生命危险擅闯厉园。”
  “什么,为了我?”当陆六六问蓝卓他们为什么闯厉园时,蓝卓他们竟然说因为陆六六。
  蓝卓与管平和陆六六临川分别后,就接到碧波坛传来的紧急消息,两人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碧波坛,谁知被顾七抢先一步,顾七先是自己证明了身份,又拉着一帮本就不服蓝卓的长老伺机而动,以雷霆手段控制了碧波坛,当上了碧波坛坛主,更是发出了为老坛主报仇的名号,在江湖上散播管平残害老坛主的消息,又拿出万两赏金捉拿蓝卓二人。
  两人迫不的已只好暂时退出碧波坛,哪知路上又听到关于陆六六的消息,才知陆六六已经是名扬秦都的陆神医了,正在两人准备去找陆六六时,又听到陆六六被截的消息,两人就这样一路追着陆六六的消息而来,一路追上沃都,这刚到沃都就听到了陆六六被带进厉园的事情。
  厉园!那可是厉园,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地方,也不是进去还能出来的地方。而且两人对陆六六的身份多少有些猜想,这不,就担心陆六六别是犯了什么事在厉园。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找上他们,许诺他们,只要替他做件事,就可以救出陆六六。
  蓝卓管平常年行走于江湖,又岂会任凭他人的三言两语就轻信别人,只是那人拿出了厉园特制的令牌,并且亲眼看见那人进出厉园后,才答应了那人的要求,没成想今天刚进通往厉园的地道里就听见了外面的厮杀声,然后就和厉园的侍卫打起来了。
  隐身在黑暗中的人影听着三人的对话。
  “去查。”
  简单的两字让人不容反抗。
  陆六六还在想如何说服厉园的黑面公子,就听到有人喊到:“黎将军。”
  陆六六转身看到一人身穿青色衣衫,头束玉冠,虎着脸进来。
  黎奕昊一进牢房就看见一个身影站在哪里到嘴的责问的话在看清人后,惊声问到:“你……你怎么在这儿?”
  陆六六奇怪的看着这人,自己好像并不认识他。
  “我……是我!”黎奕昊激动的比划着。
  陆六六一副你认错人的样子,让黎奕昊更着急,情急之下黎奕昊抓住陆六六就往外走。男人的目光让陆六六有种无所遁形的错觉。
  “我说的都是真的,碧波坛在江湖上也是排的上名号得,你随便去打听一下就知道我并没有骗你,碧波坛坛主行侠仗义,有情有义,又怎么会做这样的鸡鸣狗盗之事,他们肯定被人陷害的,你是沃都人人敬仰的战神,总不会凭白无故的污蔑好人的吧!”
  坐在案前的人面色不悦的皱着眉头,明明是夸人的话,为什么听起来就这样别扭。难道他长着一张冤枉人的脸?
  “杨学武认识吗?”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陆六六怔愣在那里。
  “顾七。”
  “顾七?那不是碧波坛的叛徒吗?”陆六六之所以会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还是拜蓝卓所赐,如果不是蓝卓带她去碧波坛,自己又怎么见识到世间还有如此奇葩的物种呢。
  “你口中碧波坛的叛徒,如今正是碧波坛坛主。”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陆六六以为自己在做梦。
  “你最好能让他们交代清楚,是谁让他们胆敢冒着生命危险擅闯厉园。”
  “什么,为了我?”当陆六六问蓝卓他们为什么闯厉园时,蓝卓他们竟然说因为陆六六。
  蓝卓与管平和陆六六临川分别后,就接到碧波坛传来的紧急消息,两人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碧波坛,谁知被顾七抢先一步,顾七先是自己证明了身份,又拉着一帮本就不服蓝卓的长老伺机而动,以雷霆手段控制了碧波坛,当上了碧波坛坛主,更是发出了为老坛主报仇的名号,在江湖上散播管平残害老坛主的消息,又拿出万两赏金捉拿蓝卓二人。
  两人迫不的已只好暂时退出碧波坛,哪知路上又听到关于陆六六的消息,才知陆六六已经是名扬秦都的陆神医了,正在两人准备去找陆六六时,又听到陆六六被截的消息,两人就这样一路追着陆六六的消息而来,一路追上沃都,这刚到沃都就听到了陆六六被带进厉园的事情。
  厉园!那可是厉园,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地方,也不是进去还能出来的地方。而且两人对陆六六的身份多少有些猜想,这不,就担心陆六六别是犯了什么事在厉园。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找上他们,许诺他们,只要替他做件事,就可以救出陆六六。
  蓝卓管平常年行走于江湖,又岂会任凭他人的三言两语就轻信别人,只是那人拿出了厉园特制的令牌,并且亲眼看见那人进出厉园后,才答应了那人的要求,没成想今天刚进通往厉园的地道里就听见了外面的厮杀声,然后就和厉园的侍卫打起来了。
  隐身在黑暗中的人影听着三人的对话。
  “去查。”
  简单的两字让人不容反抗。
  陆六六还在想如何说服厉园的黑面公子,就听到有人喊到:“黎将军。”
  陆六六转身看到一人身穿青色衣衫,头束玉冠,虎着脸进来。
  黎奕昊一进牢房就看见一个身影站在哪里到嘴的责问的话在看清人后,惊声问到:“你……你怎么在这儿?”
  陆六六奇怪的看着这人,自己好像并不认识他。
  “我……是我!”黎奕昊激动的比划着。
  陆六六一副你认错人的样子,让黎奕昊更着急,情急之下黎奕昊抓住陆六六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