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偷来的果实 >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二十章


  在厉园的日子是陆六六人生中最惬意时光,每天不用为生计发愁,还有美酒美食伺候着,唯一让人难受的就是看着眼前成堆的金子确无能为力心痒难耐。上次完美的机会错过后,陆六六再也没有遇到过更合适的机会了,陆六六现在每晚入睡前都会看一眼那成堆的金子,十足的守财奴相。就在陆六六以为这辈子都没希望要放弃的时候,天上掉下个馅饼砸在她的头顶。
  这天陆六六像往常一样准备看一眼金山就睡觉,谁知这一看就让她瞪大了眼睛,原本静置的金子正以微不可察的速度一点点的下移。
  陆六六心里咯噔一下,将鹰之眼放大数倍之后才确定,有人动了这眼皮底下的金子。
  陆六六心急如焚,不是说这厉园设下了天罗地网了吗,号称无人可破的吗?那她看见的是什么?
  陆六六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动,脑子里灵光一闪。
  “有了!”
  片刻后,陆六六所在的房间冒出大烟,直到有人用力撞开门。
  “陆少侠,”侍卫撞开门就发现陆六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陆六六被人抬出安置在客房内,门被关上的一瞬间,陆六六睁开眼睛,狡黠一笑:“自古混水好摸鱼。”
  大火一直漫延到厉园的东院,当念祖迷糊的被人抱出时才知道起火了,大火照亮了半个沃都城,念祖看着火光下的身影,心里满满的骄傲:这就是传说中的战神,我的父亲。
  此刻他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大火,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陆六六闪身进入地下藏金处,二话不说的就将金子移进俊俊空间,当地面上的金子被移空时,陆六六才看见金子下面的黑洞,原来真有人从外面打了地道进来,看来对方早有准备,自己势单力薄,还是先撤为好,该拿的都拿了,栽赃嫁祸也得有证据不是,对方先前盗走的那些就是最好的证据了。陆六六得逞的笑笑。
  陆六六前脚离开,后脚就从地道里钻出个脑袋,看看空无一物的地面,大惊失色的又回到洞内。
  陆六六这边刚回到客房躺下,念祖便推开门来。
  “六六,你没事吧?”
  陆六六心虚的看了一眼念祖,这毕竟是念祖的家,是他父亲的地盘,自己作为客人住在这里确行盗窃之事,陆六六突生悔意。
  陆六六的犹豫在念祖看来就是受到了委屈一般。“六六别怕,父王正在命人捉拿盗贼,一会儿我们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嗯?这父王都叫上了,看来他们父子相处的还不错,算了,我就当做好事帮他们保管一阵好了,等会儿见了他父亲再拿出来好了,只是这要怎么说的清楚呢。”陆六六在心里纠结着。
  “我们去看看他们捉住人了没有。”陆六六掀起被子,拉着念祖出了门。
  两人来到陆六六先前住的小院,刚到院门口就听见一阵打斗声,隐约还有说话声:
  “大哥,我们上当了,我拖住他们,你先撤。”
  “要撤就一起撤。”
  “擅闯厉园者,死。”
  陆六六皱着眉头,这声音她好像很熟悉。
  陆六六突然想到什么,松开念祖的手冲进院内,就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在厉园的日子是陆六六人生中最惬意时光,每天不用为生计发愁,还有美酒美食伺候着,唯一让人难受的就是看着眼前成堆的金子确无能为力心痒难耐。上次完美的机会错过后,陆六六再也没有遇到过更合适的机会了,陆六六现在每晚入睡前都会看一眼那成堆的金子,十足的守财奴相。就在陆六六以为这辈子都没希望要放弃的时候,天上掉下个馅饼砸在她的头顶。
  这天陆六六像往常一样准备看一眼金山就睡觉,谁知这一看就让她瞪大了眼睛,原本静置的金子正以微不可察的速度一点点的下移。
  陆六六心里咯噔一下,将鹰之眼放大数倍之后才确定,有人动了这眼皮底下的金子。
  陆六六心急如焚,不是说这厉园设下了天罗地网了吗,号称无人可破的吗?那她看见的是什么?
  陆六六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动,脑子里灵光一闪。
  “有了!”
  片刻后,陆六六所在的房间冒出大烟,直到有人用力撞开门。
  “陆少侠,”侍卫撞开门就发现陆六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陆六六被人抬出安置在客房内,门被关上的一瞬间,陆六六睁开眼睛,狡黠一笑:“自古混水好摸鱼。”
  大火一直漫延到厉园的东院,当念祖迷糊的被人抱出时才知道起火了,大火照亮了半个沃都城,念祖看着火光下的身影,心里满满的骄傲:这就是传说中的战神,我的父亲。
  此刻他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大火,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陆六六闪身进入地下藏金处,二话不说的就将金子移进俊俊空间,当地面上的金子被移空时,陆六六才看见金子下面的黑洞,原来真有人从外面打了地道进来,看来对方早有准备,自己势单力薄,还是先撤为好,该拿的都拿了,栽赃嫁祸也得有证据不是,对方先前盗走的那些就是最好的证据了。陆六六得逞的笑笑。
  陆六六前脚离开,后脚就从地道里钻出个脑袋,看看空无一物的地面,大惊失色的又回到洞内。
  陆六六这边刚回到客房躺下,念祖便推开门来。
  “六六,你没事吧?”
  陆六六心虚的看了一眼念祖,这毕竟是念祖的家,是他父亲的地盘,自己作为客人住在这里确行盗窃之事,陆六六突生悔意。
  陆六六的犹豫在念祖看来就是受到了委屈一般。“六六别怕,父王正在命人捉拿盗贼,一会儿我们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嗯?这父王都叫上了,看来他们父子相处的还不错,算了,我就当做好事帮他们保管一阵好了,等会儿见了他父亲再拿出来好了,只是这要怎么说的清楚呢。”陆六六在心里纠结着。
  “我们去看看他们捉住人了没有。”陆六六掀起被子,拉着念祖出了门。
  两人来到陆六六先前住的小院,刚到院门口就听见一阵打斗声,隐约还有说话声:
  “大哥,我们上当了,我拖住他们,你先撤。”
  “要撤就一起撤。”
  “擅闯厉园者,死。”
  陆六六皱着眉头,这声音她好像很熟悉。
  陆六六突然想到什么,松开念祖的手冲进院内,就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