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偷来的果实 > 第一百零八章

第一百零八章


  昏暗的房间里,案台只点有一支蜡烛,烛光照射下的身影被拉的长到屋角边。案台的右边站着一个身穿黑色斗蓬,脸上戴着印有狼的面具。只听他说:
  “朝堂上如今已被严如命全权掌控,我们派去的人也只是被他安排在最不起眼的位置上,起不了大的作用。”
  “嗯,”声音平淡的如镜面一般。
  “后宫的清妃前些日子出宫祈福去了,只是我们的人在石头镇上曾见过清妃一面,”
  “派人盯着她,别让她做出有辱皇家颜面的事情即可”
  “明白。”犹豫一下后,继续说道:“那边传来消息,小主子又离家出主了,不过这次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小主子是被——拐走的。”
  握着笔的手突然顿了一下,饶有兴致的看着,
  “继续”
  “这是拐走小主子人的画像,”递上一幅画像,退在一边,继续说道:“他们如今正在西域玉面婆婆段美凤处。”
  “这个人是?”打开画像,陆六六的模样清晰的印在画纸上。
  “此人正是当初在石头镇为小主人报信的人,带着小主人去临川城的人也是他。”
  “派人盯紧了,有任何消息随时报上。”放下手中的画像,继续翻看堆在一旁的信件。
  “属下告退。”直到人影退出,桌上的画像才被再次拿起。
  “拐走的吗?”嘴里喃喃自语道。
  “六六,我们不去行不行?”念祖可怜丂丂的看着的陆六六,自从上次他们在花船上花魁为了争夺抢陆六六的事件发生后,念祖最怕的就是陆六六逛花街,闯妓院了,明明是个女人怎么比男人还会调戏人家,偏偏那些人跟没长眼似的非要贴上去争去抢。
  陆六六抡起折扇轻敲念祖的额头,“让你不要跟着,你偏跟着,跟着就跟着吧还罗里吧嗦的,再叽歪个不停我就让段美凤将你收回去。”
  陆六六说完就拉着念祖向沃都最大的妓院——倚梦园走去,只是刚走到妓院门口,陆六六被人从后面直接撞到门框上,
  “眼瞎啊,没看见两个大活人在这里的,急匆匆的赶着投胎啊。”陆六六扶着门框,又看了看念祖,确定无碍后对着刚刚的身影大喊道。那身影一阵风似的消失了,恐怕根本没有听见陆六六的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陆六六那一声大喊:眼瞎啊,惊得旁边正准备上马的人影僵在原地不动,直到陆六六一边拉着念祖一边嚷嚷着的进了倚梦园,那人影才慌忙转身,跟着就闯进了园,守在马旁的小厮惊得瞪大了眼:他家少爷闯进了倚梦园。
  “少爷,不能进啊。”小厮一边急切的喊着一边也跟着闯了进去。
  陆六六进了倚梦园就选好了姑娘带着念祖时了单间,刚进房间便有人跟着进来,拎着龟公就问:
  “刚刚带了进来的人去哪儿了”
  “公子爷,我们这里每天都进很多人,不知您说的是哪位?”
  “就在刚才,”想了想又说:“有没有一个带着小孩的人进来,他去哪儿了?说”
  “哟,这不是我们的常胜将军黎将军吗?怎么黎将军什么时候也有兴致来这里耍了,原来黎将军也是酒色之人啊。”昏暗的房间里,案台只点有一支蜡烛,烛光照射下的身影被拉的长到屋角边。案台的右边站着一个身穿黑色斗蓬,脸上戴着印有狼的面具。只听他说:
  “朝堂上如今已被严如命全权掌控,我们派去的人也只是被他安排在最不起眼的位置上,起不了大的作用。”
  “嗯,”声音平淡的如镜面一般。
  “后宫的清妃前些日子出宫祈福去了,只是我们的人在石头镇上曾见过清妃一面,”
  “派人盯着她,别让她做出有辱皇家颜面的事情即可”
  “明白。”犹豫一下后,继续说道:“那边传来消息,小主子又离家出主了,不过这次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小主子是被——拐走的。”
  握着笔的手突然顿了一下,饶有兴致的看着,
  “继续”
  “这是拐走小主子人的画像,”递上一幅画像,退在一边,继续说道:“他们如今正在西域玉面婆婆段美凤处。”
  “这个人是?”打开画像,陆六六的模样清晰的印在画纸上。
  “此人正是当初在石头镇为小主人报信的人,带着小主人去临川城的人也是他。”
  “派人盯紧了,有任何消息随时报上。”放下手中的画像,继续翻看堆在一旁的信件。
  “属下告退。”直到人影退出,桌上的画像才被再次拿起。
  “拐走的吗?”嘴里喃喃自语道。
  “六六,我们不去行不行?”念祖可怜丂丂的看着的陆六六,自从上次他们在花船上花魁为了争夺抢陆六六的事件发生后,念祖最怕的就是陆六六逛花街,闯妓院了,明明是个女人怎么比男人还会调戏人家,偏偏那些人跟没长眼似的非要贴上去争去抢。
  陆六六抡起折扇轻敲念祖的额头,“让你不要跟着,你偏跟着,跟着就跟着吧还罗里吧嗦的,再叽歪个不停我就让段美凤将你收回去。”
  陆六六说完就拉着念祖向沃都最大的妓院——倚梦园走去,只是刚走到妓院门口,陆六六被人从后面直接撞到门框上,
  “眼瞎啊,没看见两个大活人在这里的,急匆匆的赶着投胎啊。”陆六六扶着门框,又看了看念祖,确定无碍后对着刚刚的身影大喊道。那身影一阵风似的消失了,恐怕根本没有听见陆六六的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陆六六那一声大喊:眼瞎啊,惊得旁边正准备上马的人影僵在原地不动,直到陆六六一边拉着念祖一边嚷嚷着的进了倚梦园,那人影才慌忙转身,跟着就闯进了园,守在马旁的小厮惊得瞪大了眼:他家少爷闯进了倚梦园。
  “少爷,不能进啊。”小厮一边急切的喊着一边也跟着闯了进去。
  陆六六进了倚梦园就选好了姑娘带着念祖时了单间,刚进房间便有人跟着进来,拎着龟公就问:
  “刚刚带了进来的人去哪儿了”
  “公子爷,我们这里每天都进很多人,不知您说的是哪位?”
  “就在刚才,”想了想又说:“有没有一个带着小孩的人进来,他去哪儿了?说”
  “哟,这不是我们的常胜将军黎将军吗?怎么黎将军什么时候也有兴致来这里耍了,原来黎将军也是酒色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