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偷来的果实 >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一百零七章


  “陆神医得罪了,只是眼下你恐怕还不能离天秦都。”顾昱南说道。
  “我若偏要走呢?”陆六六很自然的将念祖护在身后。
  “那只有对陆神医说声抱歉了。”顾昱南身子向后一退,大手一挥,身后的士兵步步向陆六六逼近。
  陆六六悄悄的将手枪握在手中,这是俊俊特意给她的福利,她只需一发震慑住敌人,就可以带着念祖离开,如果对方真的要以死相拼,她也唯有成全。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看着逼近的侍卫,陆六六举起手中的枪,对方见只见陆六六举起右手,手里好像握着什么,在还没有来得及看清的时候,砰的一声,冲在最前面的人应声倒地,额头上一个冒着血的血窟窿正汨汨得向往流着血,身旁的人震惊的立在原地还在保持着向前冲的动作,他们见鬼似的看着陆六六,尤其是顾昱南,他冲上前一把推开愣在那里的人,刚刚那一声响,震得耳朵都有些发嗡,顾昱南看向陆六六,耳边响起沈老爷子的话:陆六六此人,若你不能收服为你所用,只能斩之,以除后患。
  陆六六看着枪口的烟,潇洒的吹了向枪口,烟消散了。但是她依然保持着枪口对着敌人,一手拉着念祖向后退去。
  顾昱南紧紧的尾随着,但是慑于陆六六手里暗器的厉害,他只能拦着要上前报仇的部下。可是顾昱南也不甘心放陆六六就这样离开,亦步亦续的跟着。
  “顾昱南,你也看见了我手里暗器的厉害了,如果不想你手下的白白送死就不要再跟着我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如果你想带我回去,那只能带着我的尸体了。”
  顾昱南和身边的人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陆六六退到河边,带着念祖跳上船,取下挂在船头的锚。
  “将军,”顾昱南和身边的人眼看着陆六六坐上船就要离开,急得不行,可是他们却顾忌着陆六六手里的暗器不敢轻举妄动。
  “过了河并不代表就安全了。”顾昱南轻语道,似是在告诉身边的部下,又似在自言自语。说完顾昱南转身跨马离去。
  直到看不见顾昱南的身身影,陆六六才放下一直举着的手。
  “六六,这是什么?”念祖好奇的就要伸手摸上去。刚刚那下,震得他耳膜都疼。
  陆六六收起枪,看似将手枪放进了随身背着的小布包里,其实已经放进了俊俊空间。
  “这东西太危险,你就不要玩了。”陆六六说完坐在念祖身边,看向河对岸。
  顾昱南这么轻松的就离开了,让陆六六意识到上岸后才是最危险的,能让顾昱南亲自带人出来追她的人可不会轻易放不过她的。陆六六忧心的看着眼前看似平静无波的河面。“陆神医得罪了,只是眼下你恐怕还不能离天秦都。”顾昱南说道。
  “我若偏要走呢?”陆六六很自然的将念祖护在身后。
  “那只有对陆神医说声抱歉了。”顾昱南身子向后一退,大手一挥,身后的士兵步步向陆六六逼近。
  陆六六悄悄的将手枪握在手中,这是俊俊特意给她的福利,她只需一发震慑住敌人,就可以带着念祖离开,如果对方真的要以死相拼,她也唯有成全。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看着逼近的侍卫,陆六六举起手中的枪,对方见只见陆六六举起右手,手里好像握着什么,在还没有来得及看清的时候,砰的一声,冲在最前面的人应声倒地,额头上一个冒着血的血窟窿正汨汨得向往流着血,身旁的人震惊的立在原地还在保持着向前冲的动作,他们见鬼似的看着陆六六,尤其是顾昱南,他冲上前一把推开愣在那里的人,刚刚那一声响,震得耳朵都有些发嗡,顾昱南看向陆六六,耳边响起沈老爷子的话:陆六六此人,若你不能收服为你所用,只能斩之,以除后患。
  陆六六看着枪口的烟,潇洒的吹了向枪口,烟消散了。但是她依然保持着枪口对着敌人,一手拉着念祖向后退去。
  顾昱南紧紧的尾随着,但是慑于陆六六手里暗器的厉害,他只能拦着要上前报仇的部下。可是顾昱南也不甘心放陆六六就这样离开,亦步亦续的跟着。
  “顾昱南,你也看见了我手里暗器的厉害了,如果不想你手下的白白送死就不要再跟着我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如果你想带我回去,那只能带着我的尸体了。”
  顾昱南和身边的人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陆六六退到河边,带着念祖跳上船,取下挂在船头的锚。
  “将军,”顾昱南和身边的人眼看着陆六六坐上船就要离开,急得不行,可是他们却顾忌着陆六六手里的暗器不敢轻举妄动。
  “过了河并不代表就安全了。”顾昱南轻语道,似是在告诉身边的部下,又似在自言自语。说完顾昱南转身跨马离去。
  直到看不见顾昱南的身身影,陆六六才放下一直举着的手。
  “六六,这是什么?”念祖好奇的就要伸手摸上去。刚刚那下,震得他耳膜都疼。
  陆六六收起枪,看似将手枪放进了随身背着的小布包里,其实已经放进了俊俊空间。
  “这东西太危险,你就不要玩了。”陆六六说完坐在念祖身边,看向河对岸。
  顾昱南这么轻松的就离开了,让陆六六意识到上岸后才是最危险的,能让顾昱南亲自带人出来追她的人可不会轻易放不过她的。陆六六忧心的看着眼前看似平静无波的河面。“陆神医得罪了,只是眼下你恐怕还不能离天秦都。”顾昱南说道。
  “我若偏要走呢?”陆六六很自然的将念祖护在身后。
  “那只有对陆神医说声抱歉了。”顾昱南身子向后一退,大手一挥,身后的士兵步步向陆六六逼近。
  陆六六悄悄的将手枪握在手中,这是俊俊特意给她的福利,她只需一发震慑住敌人,就可以带着念祖离开,如果对方真的要以死相拼,她也唯有成全。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看着逼近的侍卫,陆六六举起手中的枪,对方见只见陆六六举起右手,手里好像握着什么,在还没有来得及看清的时候,砰的一声,冲在最前面的人应声倒地,额头上一个冒着血的血窟窿正汨汨得向往流着血,身旁的人震惊的立在原地还在保持着向前冲的动作,他们见鬼似的看着陆六六,尤其是顾昱南,他冲上前一把推开愣在那里的人,刚刚那一声响,震得耳朵都有些发嗡,顾昱南看向陆六六,耳边响起沈老爷子的话:陆六六此人,若你不能收服为你所用,只能斩之,以除后患。
  陆六六看着枪口的烟,潇洒的吹了向枪口,烟消散了。但是她依然保持着枪口对着敌人,一手拉着念祖向后退去。
  顾昱南紧紧的尾随着,但是慑于陆六六手里暗器的厉害,他只能拦着要上前报仇的部下。可是顾昱南也不甘心放陆六六就这样离开,亦步亦续的跟着。
  “顾昱南,你也看见了我手里暗器的厉害了,如果不想你手下的白白送死就不要再跟着我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如果你想带我回去,那只能带着我的尸体了。”
  顾昱南和身边的人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陆六六退到河边,带着念祖跳上船,取下挂在船头的锚。
  “将军,”顾昱南和身边的人眼看着陆六六坐上船就要离开,急得不行,可是他们却顾忌着陆六六手里的暗器不敢轻举妄动。
  “过了河并不代表就安全了。”顾昱南轻语道,似是在告诉身边的部下,又似在自言自语。说完顾昱南转身跨马离去。
  直到看不见顾昱南的身身影,陆六六才放下一直举着的手。
  “六六,这是什么?”念祖好奇的就要伸手摸上去。刚刚那下,震得他耳膜都疼。
  陆六六收起枪,看似将手枪放进了随身背着的小布包里,其实已经放进了俊俊空间。
  “这东西太危险,你就不要玩了。”陆六六说完坐在念祖身边,看向河对岸。
  顾昱南这么轻松的就离开了,让陆六六意识到上岸后才是最危险的,能让顾昱南亲自带人出来追她的人可不会轻易放不过她的。陆六六忧心的看着眼前看似平静无波的河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