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偷来的果实 >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六章


  帝王出行历来都是仪仗扈从明幡车驾,旌旗招展前拥后簇的,当帝王明黄的车驾立于将军府门前时,将军府上上下下的人都跪立在两旁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身穿明黄衣衫长靴的人在看清跪在道路中的人时,眼中的精光四射,他语气平和的问道:
  “沈爱卿如何在这里呢?”
  沈四爷知道皇上这是在问顾昱南为何不出来迎驾。
  “禀皇上,微臣……”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接驾来迟请皇上责罚。”沈四爷听到虚弱的说话声,心里不禁舒了一口气,今天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无法挽回顾昱南在皇上心中的猜疑,眼前的结果才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在看到顾昱南时,还是忍不住吃惊不已。
  顾昱南是被人抬着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全身缠满了白色的纱布,胳膊上打着石膏吊在脖子上,腿上也还打着石膏,整个人好像被点穴一样动弹不得。沈四爷脑海里浮现一张古灵精怪的脸。
  “大胆顾昱南,圣驾前失仪,你可知罪。”一名官员站出怒斥道。
  皇帝一眼扫去,那官员惊恐的扒在地上,高呼:
  “皇上恕罪,臣知罪。”
  皇帝看也不看一眼那官员,兀自走到顾昱南担架旁,拍着顾昱南的肩膀说:
  “顾爱卿这是怎么了?”
  “皇上,求皇上救救我家将军,为我家将军作主啊皇上,”付管家抢在顾昱南回话前哭喊道。
  “付伯,不可无礼,咳……”顾昱南想要坐起身来,奈何这纱布缠得太紧,他只能着急的朝着皇帝请罪道:“皇上恕罪,微臣管教不严惊扰了皇上,请皇上恕罪。”
  “将军,”付管家急呼道:“将军您不愿看见皇上为您的事分神,可是眼下除了皇上能救您,谁还能救您于水火之中啊将军,皇上,求皇上救救我家将军。”
  付管家声泪俱下的说道。
  “顾卿?”皇帝居高临下的看着顾昱南,双的手背后,语气里明显有些生气了。
  “请皇上移驾院内,微臣有事禀奏。”沈四爷神助攻的在旁边抱拳说道。
  从顾昱南出来沈四爷就觉得不对劲,依着顾昱南的性情,他必不会如此做,付管家向来行事稳妥怎会做出如此驾前失仪之事,在看到人群中藏着的陆六六,沈四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定是这陆六六出的主意。但是,不得不说,这主意出得不错,虽然有些,呃,丢面儿,但效果不错。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他沈四爷来推波助澜了。
  沈四爷添油加醋的将顾昱南从狩猎场出是如何被人攻击,又是如何被自家小妹所救,然后为了完成皇帝的命令不惜假扮顾昱南潜进城内,然后又是如何救下顾昱南而受到黑衣人攻击的事情,活灵活现的现场演说了一遍。
  皇帝听完后并没有说什么,只说了一声摆驾回宫。
  沈四爷知道,顾昱南的危机过去了,说不定还会因祸得福。
  皇帝一走,陆六六就来到沈四爷面前索要诊金。
  沈四爷刚到嘴边准备夸的话一口气咽回去了,走之前只听到陆六六大喊:
  沈四爷,您英明神武,风流俊郎是秦都多少闺中女子的心仪对象,相信您定不会食言的。
  沈四爷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现在只想赶紧把这瘟神送走。
  当天晚上,宫里伟来圣旨,圣旨的大意就是表彰顾昱南的,随圣旨赏赐的还有黄金万两,良田百倾,奇珍异宝无数。
  陆六六眼馋着宫女手里端着的各式各样的珍品,心里还在盘算着如何剥削一下顾昱南,就听见顾昱南对着那送圣旨的公公说道:
  “请公公收回圣命,昱南食君之碌、忠君之事、担君之忧,劳烦皇上忧心已属以下犯上,又怎能再收下这些,辛苦公公了,付伯。”顾昱南唤道。
  付管家很是识趣的在公公的手里塞上一个钱袋,还美名其曰:公公辛苦,一点茶水钱。那公公很是满意的掂掂钱袋,佛尘一甩,
  “将军如此忧心皇上,皇上定会念着将军的好。”
  这意思就是会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付管家一脸讨好的说道:辛苦辛苦。
  看,有钱就有钱的好处,
  陆六六心肝脾肺肾都疼得厉害,到手的银子就这样飞了。
  看着人都走了,顾昱南才问:
  “陆神医,我这什么时候可以去了。”
  “没有十天半月,恐怕是拆不了。”陆六六心疼的抱着药猛喝。虽然她也知道,这皇上赏赐也只是一个试探,但是她就接受不了那一车子的宝贝就这样从眼皮子底下溜走。“肚子疼,去去就来。”陆六六捂着肚子向茅房跑去。
  “这陆神医虽然有时候看着不是那么靠谱,不过他那一手医术可比四爷要强多了啊。”付管家看着顾昱南那看似包扎的很严重的伤口。
  “付管家在说什么呢?”沈四爷的声音在付管家身后响起。
  “呵呵,四爷您来了,”付管家转身对着四爷行礼,匆匆忙忙的说:“四爷您还没吃饭吧,老奴这就去安排。”付管家逃也似的跑开。
  “四哥,”顾昱南笑着看向沈四爷,“付伯可经不起你这样吓。”
  “哼,我看付伯的身体很好嘛,跑得挺快。”沈四爷不是没有听到付伯的话,只是他不能否认付伯的话啊。
  “四哥这么晚来是……”顾昱南问。
  “哪,有人不放心你非得过来看看。”沈四爷说完便让开身子,一小厮打扮的人露出脸来。
  “紫苏,砰”顾昱南看见女扮男装的沈紫苏,激动的忘记自己此刻还是个被缠得不能动弹的病人,刚站起来人便倒在地上。
  沈紫苏急切的将人扶起,四目相对,柔情无限。
  “哎哎哎,我还在这儿呢”沈四爷非常不识趣的打断两人的深情相望,顾昱南和沈紫苏两人红着脸不知说什么。
  “陆六六呢?”沈四爷一点也没有发现两人的尴尬开口问道。
  “哦,说是肚子疼去茅房了。”顾昱南回答。
  “我去看看,”沈四爷离开前留下一句:“长话短说,我很快回答。”
  顾昱南看向沈紫苏两人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