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偷来的果实 >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三章


  陆六六头痛的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人,任谁也不会想到,刚刚还坐在轿中的美人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名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身边还跟着一位长相奇特的怪人。
  “大哥,大侠,英雄,你能别在跟着我们了吗?”陆六六求饶着的说道,她是真的怕了这两个人了。
  街上刚刚的骚动引起了陆六六一时的好奇心,顺手将压在人群底下年桅子姑娘救了出来,结果没想到就引来了这么两个奇葩的人物。
  陆六六救了人就准备走,谁知转身一看,刚刚还是一个大姑娘的桅子姑娘居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而这小姑娘也是陆六六见过的,就是当初在路边表演穿云路的小姑娘。
  陆六六直觉自己惹上了大麻烦,转身就走人,哪知半咱杀出个程咬金,带着小姑娘一路跟着,这一路上自己想了无数办法也不能将人甩掉,陆六六最后不得不佩服这人的身法奇特,但是同时又表示相当无奈。
  “求你”。中年男子看着陆六六祈求着。
  陆六六崩溃的只想敲碎这人的脑袋看看他的脑袋到底是什么构造,从见到自己后就只会说:求你。
  求什么?
  求救,目前看来除了这件事冒似没有其他的事情,可是大哥,你能不能换个台词。
  “你们几个去那边,你们去这边,我们这边。”街上传来清晰的脚步声以及说话声。
  一阵有力的脚步声向陆六六这边传来。
  “求你”声音急切而恳切。
  “六六”念祖扯扯陆六六的袖子,眼神充满希冀。
  “好吧。”陆六六妥协道。“这件事恐怕还得暗七出手。”
  隐身在暗处的暗七一阵冷汗,他怎么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暗七。”念祖唤道。
  “属下在。”暗七从暗处走出。
  “六六?”
  “我想以暗七的身手将这两个人带出西卫的包围圈应该不是难事吧。”
  “不,只求小姐安好。”中年男子看着桅子姑娘,准备现身引走追查的人。
  “你就不怕我将你的小姐给卖了。”陆六六的一句话让中年男子的身子僵住,“不,不会。”男子肯定的说道。
  “你现在出去只会害死你家小姐,敌人不是傻子,他们会追着你的踪影而找到这里,到时候我们都别想活着离开。”陆六六见中年男子产生了动摇,继续说道:“暗七,带着这两人去到安全的地方,知道怎么找我们吗?”
  暗七看了念祖一眼才点点头。暗七带着人刚刚离开,一队西卫出现在陆六六所在的小巷中。
  “见过这个人吗?”西卫拿着手中的画像进行一番比对后才问道。
  念祖和陆六六双双摇头。西卫再三确认后才领着人离开。
  暗七领着人离开后才想起忘记问了这人带到哪里去才算是安全呢。思前想后的暗七纠结了很久才领着两人向城东去。
  城东一座颇有气势屋舍前,暗七犹豫了半晌后还是敲响了朱漆的大门,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露出一张蓄满胡须的男人,他看见暗七时,还惊讶了一下,再看见暗七身后的两人时,更是惊得嘴巴都合不拢。
  “暗七,你怎么……”
  “别啰嗦,先把人带进去。”暗七说完人已经不见,只留下一句:我去见主子。
  “嘿”胡须男子看着消失的暗七的身影,再看看眼前的两男人,无可奈何的领着两进了大门。
  暗七跪在桌前,头低得都要扎到地上。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请主子责罚。”
  “那个女人会缩骨功。”
  “是的,”
  “知道了。去吧。”
  暗七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厉园是什么地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不过,任何妄想闯进厉园的人最后都逃不过一个死字,任何一个不经主子允许带进厉园的人,下场比死更让人惊悚。今天主子怎么了?
  “还有事?”头顶传来主子的询问声,暗七只觉这声音比平时要冷很多。不敢再多做他想的回答:
  “没有,属下告退。”暗七惊得一身冷汗。
  暗七轻手轻脚退出来,肩膀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暗七刚摆出战斗的架势,就被人笑道:
  “暗七,你小子这反映越来越差劲了,居然连我都躲不过。”身后一道戏虐的声音响起。“看来这次的暗黑榜我是上榜有名了。”
  “一边去,暗黑榜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就算不在营里训练,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嘿,”
  “不服来战,随时恭候。”
  “来就来,看招。”
  “暗九。”正要比划两招的人听到屋内的声音,刚摆出的动作立时僵硬在那里。被唤作暗九的人立马应声到:
  “属下在。”
  “进来”
  暗九斜瞄了一眼暗七,暗七摆起就喜欢看你恼恨却又拿我无可奈何的模样。其实暗九不知,暗七这会儿心里直打鼓:主子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这次难得和小主子相遇,又同在一座城内,相隔不过一条街的距离,为什么不就这个机会将小离接到身边呢,还放任小主子和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朝夕相处,就不怕把小主子带坏了。一想到陆六六那看穿一切的眼神,暗七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暗七宁愿去边关也不愿再见陆六六,这下好了,还得继续和陆六六周旋。暗七带着视死如归的神情离开。
  暗七如果知道了暗部的兄弟对他的看法,只怕会生不如死。
  “暗七怎么了,一幅生无可恋的表情。”
  “大概被主子训了吧,明知厉园的规距还敢随全带人回来。”
  “暗七胆肥了,敢违背主子的意愿了。只是不知主子会怎么惩罚他”
  “来来来,老规距。”
  一众暗卫七嘴八舌的议论着,随后有人掏出一锭银子,往空中一抛,
  “我赌他被主子罚打扫落叶”
  曾有暗卫被主子罚扫落叶,以为很轻松,结果,被罚的人这边扫着落叶,主人派人在旁边以内力划风,落叶被吹得满天飞,在这种情况下,被罚的人还得按主子的要求将落叶摆成临时的图案,如若无法完成,接受的惩罚再加一倍。
  “不对,我赌主子让他清理粪院,外加刷马桶。”
  暗部的惩罚很是奇怪,即不会惩罚挨军棍,又不会挨鞭子,暗部的惩罚更变态。
  “这个好,众暗好一致拍手叫好。”
  暗七在沃都城内最豪华的酒楼——悦风酒楼二层小雅间内找到陆六六,当念祖询问将人送到何处理,暗七看了一眼才陆六六,才小声的说道:厉园。
  当厉园两个字眼飘进念祖的耳朵里时,念祖的瞳孔悠然睁大。不确定的看向暗七,直到暗七肯定的点点头。
  陆六六没有错过念祖眼里的渴望向往与矛盾纠结,不明白厉园是何地,但是能让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能有这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