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偷来的果实 >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二章


  没有人的人生可以一帆风顺,如果人生不经历一些苦难和磨难又怎么会成长呢,所以我们必须学会坚强,而且人到中年,没有必要再忍受委屈,谁敢让我难过我就让谁翻倍痛苦。
  如今娘娘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地位,七皇子也已长大,往后老爷还不是需要仰仗您的,至于闲杂人等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吗?”慧姑语重心长的劝道。
  “慧姑,你说的我又何尝不明白,恨就恨爹爹当着我的面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到最后还不是便宜那贱人了。”皇贵妃不甘心的说道。
  “娘娘这是作贱了自己,凭白的便宜了他人。”慧姑毫不客气的说道,“眼下娘娘要做的就是争取为七皇子赢得更多的支持而不是在这些鸡毛算皮的小事情浪费精力。”
  “我……”皇贵妃还想争辩只是一接触到慧姑的眼睛,皇贵妃不情愿的点点头。
  “娘娘明白就好。府中的事情,娘娘放心,我会去办的。”慧姑是一个很会揣磨人心的人,她一方面训斥了皇贵妃,可是她也知道,如果不能将皇贵妃心中的怨气发泄出来,势必会影响大局,所以她才会说到由她去办,一来显示她对这皇贵妃的忠心,二来,由她出面即不会伤了林侍郎与皇贵妃之间的父女之情,也可能给府中的那位起到震摄的作用。
  “慧姑,还是你最明白我。”皇贵妃听到慧姑的话,脸上绽开了开心的笑容。
  慧姑提着盒子来到侍郎府,林侍郎在正厅见到了慧姑,慧姑也不多说,只放下盒子,说:侍郎大人,娘娘日来频频梦见逝去的夫人,夫人手拿一枚长箭往自己的胸口插去,娘娘惊醒,总觉得不安所以差奴婢回来看看,如今见到侍郎大人红光满面,想来是娘娘多虑了,奴婢回宫也好交差了。哦对了,娘娘今日在宫中见到了沈御医,听说二小姐与沈御医近来相处的甚是亲密,娘娘说,沈老御医是皇上身边的人,二小姐能与沈御医结亲真是一件喜事,这让娘娘想起从前的李御医。
  林侍郎听了慧姑的话惊得起了一身冷汗,就连慧姑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曾注意。林侍郎魂不守舍的来到后院,正巧看见林家二小姐带着一众人在湖边游玩。慧姑的话在耳边响起,林侍郎突然疾步离去。
  陆六六在锦兰园内陪着青莹刺绣听曲,很是惬意,看着青莹那灵活的双手在织布上来回的穿梭,片刻后,青莹的手下的织布便出现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画眉鸟,陆六六不得不感叹青莹的绣功了得。织布上的画眉鸟精致的连身上的羽毛都是那么的逼真。
  “青莹,你收徒弟吗?”陆六六看着手中的刺绣问。
  “你吗?”青莹打量着陆六六,摇着头道:“还是算了吧。”
  “什么意思?”陆六六将手中的折扇拍的一下打开,不高兴的问。
  青莹抿嘴笑笑不语。
  “明天他会回来吗?”青莹低着头问。
  “应该会的。”陆六六回答。
  “突然有点舍不得了。”
  “现在后悔还来的及。”
  “嗯,六六不是说了吗,舍不得很正常,但是不后悔。”
  “放心吧,你还会回来的。”陆六六收起折扇。
  “一切听六六的。”
  月色很是迷人的挂在树梢,青莹披着一件红色的披风站在廊下,陆六六隔着一座门看着站在廊下年青莹,月下的青莹是那样的迷茫和无助。
  “俊俊,你确定你研制的那东西管用?”陆六六在脑海里与俊俊神识沟通道。
  “比你靠谱多了。”俊俊傲娇的说道。
  “行,有你这句话就成了。”陆六六转身回房。
  将近天亮的时候,青莹才回房,毫无睡意的她坐在桌旁端起放在那里的茶杯一口饮尽。片刻后,茶杯掉在地上,一双银色靴子站在茶杯旁边,捡起地上的茶杯,看了看趴在桌上边上的青莹,嘴角划角胜利的笑容。
  朝阳照射在刚刚睡醒的秦都城墙上,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一辆马车在大街上缓缓驶来,刚到城门口,守城的将士拦住了马画,车夫下车接受盘査,片刻后,马车顺利出城。
  “老爷,我们到了。”
  马车行驶到一座小桥旁边停下,车上下来一人,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不是沈老御医又是谁。
  “老吴,去看看人来了没有。”
  “哎。”老吴腿脚利索的穿过小桥,站在桥中央向另一边看去,空空如也,他回头对着沈老爷摇摇头。沈老爷不再说话,直到日上三竿,才听见一阵阵的马蹄声和人的哟喝声,沈老爷循声望去,一少年驾着马车而来,那正在驾驶着马车的人正是陆六六。
  陆六六今日身穿青色长衫,腰间系着黑色金边腰带,一手驾着马车,一手抽着鞭子,像是从地狱而来的使者一般。
  “吁……”陆六六扯住套在马脖子上的缰绳,“沈老爷果然信守承诺。”
  “可惜六六可不怎么守时啊”沈老爷笑道。
  陆六六但笑不语。
  “你要的东西就在车上。”沈老爷说。
  “哦,那就要麻烦沈老爷与我换乘一辆马车了。”
  “哼老吴,我们走。”
  沈老爷自行踏上陆六六的车,然不忘喊上老吴。
  陆六六看着马车开心的笑。
  “哎,听说了吗?”酒楼的大厅里有人在窃窃私语,“锦兰园里的小娘子今早没了。”
  “你听谁说的啊,这话可不敢乱说。”
  “这还能有假,我那婆娘在锦兰园里厨上帮工,今早锦兰园里都乱成一锅粥了,沈老太御医已经去诊断过了……。”
  正在说话的人还想说什么,才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被人揪住。揪住他的人胡子渣渣,面容憔悴,一身酒气。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眼前这个蓬头诟面满身酒气的人正是沈四爷,自那日见到青莹和陆六六两人亲密无间有说有笑的情景后,他便如此了。
  “哪来的酒鬼一边去。”被揪住的人一把甩开了沈四爷的手,蛮横的说道:“再说十遍也是一样,锦兰园的小娘子不在了。”
  沈四爷的脑子一下就炸开了,旁人说什么他也听不见,脑海里只有一句话:不在了。
  “不……”沈四爷痛苦的喊道,然后奔向锦兰园。
  当沈四爷到达锦兰园时,锦兰园的门头上已经挂上了清一色的白色布帆和灯笼。沈四爷只觉身子一颤就要倒下去,他摇晃的向锦兰园走去,往时只有几步路的距离,今天却觉得脚下有千般重,万般沉。
  园内只有几个仆人正在忙着搬东西,看见沈四爷过来大家都默默的退到一边。沈四爷好不容易来到青莹的房间,只看见青莹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沈四爷不敢相信的扑倒在床边,摸着青莹的手,冰凉无比,搭脉一听,没有丝毫脉相。沈四爷抚摸着青莹那安静的脸庞,滑过眉眼,似是要将这面容烙在心里。
  “青莹,你好狠的心啊。”沈四爷大吼,“竟是连最后一面都不肯让我见,”沈四爷伏在青莹的身上哭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良苦用心吗?你故意在我面前演戏,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是我的错,我的错,我不该走的,不该走的。青莹……”沈四爷一拳砸在床梗上,手出血他也不觉疼。
  “哥哥。”一道女声在沈四爷身后响起,
  “紫苏,”沈四爷依旧伏在青莹的身边,悲伤的说:“她走了,她连我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就走了。”
  “哥哥,你别这样,”沈紫苏在沈四爷身边坐下,“我理解你失去心爱之人的痛苦,正因为如此,你才更应该振作起来,我想青莹泉下有知也不愿意看到你是这个样子的,而且,青莹的身后事还需要有人来操办,外面来了一个自称是青莹夫家的人,哥哥,你要不要出去看看。”沈紫苏犹豫了下还是告诉了沈四爷刚刚发生的事情。
  青莹原是楚都之人,十三岁那年与人订下一门亲事,只可惜那人在订亲一月之后突然暴病而亡,青莹因此落了个克夫之名,正在这时,青莹的父亲又因外出乘马而摔断腿,事情就这样凑巧的发生了,青莹又多了个克亲之名,事情发生后,青莹被要求出家修行,但是青莹也是个有主见的人,自那之后,青莹自行梳起了妇人头,凭借着自己一手过硬的刺绣功夫而在秦都立足。青莹自爱自强,身上有一种秦都名门之女所没有的活力,更没有她们身上年骄奢之气。
  “人在哪儿?”沈四爷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花厅。”
  刚说冠沈四爷的人影已不见。沈紫苏赶到的时候,就听见沈四爷那满含愤怒的声音:
  “青莹她是我的妻,现在是,将来也是。滚。”
  一道人影怆惶而逃。
  “哥哥?”
  “我要娶青莹为妻,你有嫂子了,你高兴吗?”沈四爷阴沉着嗓音说。
  沈紫苏没由来的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