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偷来的果实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杜老大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具赤条条的身体被绑在一起,光溜溜的身体上还画了一副生动的画,那画像上显示躺在身下享受的人仔细一看赫然就是杜老大本人。
  杜老大一鞭子抽在那幅画上——光溜溜的背上,
  “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人。”杜老大恨得咬着牙说道。
  “杜老大何必生气,”一道清润的响起,“左右人在临川城,还是你杜老大一句话的事。”
  杜老大听到声间,人更生气了。他冷眼看着来人,语气不善的说道:
  “哼,管好你自己的事,别给老子耍花招。不然有你好看的。”杜老大瞪着来人,来人微微一笑,侧开身子伸出右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杜老大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冷哼着离开。
  “宣哥,你干嘛对他那么客气,不过是仗着自己有个姐姐在严……”
  “你有老姐大可以也送到严都的床上去。”被称为宣哥的人一改刚刚的笑脸,阴沉的说道。
  那人不再吭声,恭敬的立在一旁。
  如果老掌柜在的话也不会认出此人就是他那痴儿弟弟。原本痴傻憨笨的弟弟此刻身穿西卫服,脸上再没有痴傻之状。
  宣哥在周围仔细查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然后才带着着身边的几人离去。
  “老大,就这样放过那小子了,”杜老大瞪了一眼说话的人,那人讪讪的退到一旁。
  杜老大双眼喷着火似的看向身后,心中郁闷的恨不能敲碎自己的脑袋,自己当初怎么就被那小子说动了,如今那小子踩着他肩膀往上爬,底下的人不知道,但是他已经收到风声,严都已经命人给那小子找好了府邸,等这次事件一结束回到沃都,这小子就是实打实的西卫掌班了。
  西卫分工划一,严密渗透各处,人员众多,番子之上有役长,役长之上有司房,司房之上有掌班,掌班之上是卫长——严如命——底下的人都叫他都主。
  杜老大心知那人必是将之前他看见的发出蓝光的物体给严都主看了才会得到重用,可恨的就是他也看见那东西了,奈何他不知道那玩意是什么,就连借用蓝光传出闹鬼的事情都是那人帮他的出主意,如今他要如何做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他觉得糟糕透了。
  城效破庙里
  “主子,有人递上了这个。”说着便将手里的物品呈了上去。
  揭开布帘,被唤作主子的人淡淡的笑了。
  “有点意思,把人带进来。”
  身穿西卫服的人被带进来后,恭敬的跪在地上直呼
  “草民陈宣叩见太子殿下,愿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被唤作太子殿下的人倒有任何表情,他身边的人先动了。
  “大胆。”一柄锋利的长剑已经横在陈宣的脖子上,一丝血迹渗出。
  “太子殿下,草民知道如何将太子殿下手里的东西转化为最厉害的武器而且不会有任何人员伤亡。”
  在长剑割破陈宣的脖子之前,太子殿下只是挥一下手,手持长剑的人和剑便被扫到一边,陈宣心惊不已,暗叹着对方的武功竟高强到如此地步,同时又为自己的决定庆幸,他仿佛已经看见自己未来的荣华富贵。
  陆六六带着老掌柜和念祖一路逃到城郊,三人也没有回客栈,陆六六找了一处靠近溪流的地方休息,陆六六看着老掌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用芦苇叶捧了一捧水替给老掌柜。
  老掌柜点点头,接过水转身替给念祖,老掌柜现在完全是把陆六六当作念祖的小跟班了。
  陆六六无语的翻个白眼,呈大字状躺下歇着。
  “有人来了。”念祖突然说道。
  陆六六激灵的坐起身,“快,到旁边的芦苇丛里。”
  三人刚刚躲进芦苇丛里,一人骑着快马从旁边过来,路过溪流时,那人“吁……”勒住了马,牵着马走到溪流边,一边喂马喝水一边手捧着溪水往嘴里送。
  藏在芦苇丛里的陆六六轻轻的拨开芦苇叶向外面看,她只能看见那人的侧脸,并不能完全看清那人的脸,老掌柜顺着陆六六的手向外看。
  “憨弟,”老掌柜一边喊着一边拨开芦苇丛向那人走去。
  陆六六想要阻止已经不可能了,只得站起身跟在老掌柜后面,在站出来前她按住了念祖,示意念祖往后藏并用身体挡住了小念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