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室友

  “你还是严肃点,注意场合。”何青泽说完就率先做出表率,眼睛炯炯有神地望向台上。
  无奈同桌是个学霸,林升无语凝噎,挤了挤眼睛,也做出认真聆听状。
  何青泽听着听着就开始往林升这边瞟,只见林升正襟危坐,双手交叠放在桌面,眉头微皱,时不时还点一下头,眉头紧锁,感觉下一秒就要做奥特曼发射光线的动作举手发言了。
  何青泽没憋住,捂着肚子开始笑。
  他笑的动作已经尽量低调了,但身体的颤动还是惊动了林升。对于他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行为林升自然是要维护正义的:“你这人什么意思,我打个哈欠你都要说,那你现在在这儿狂笑算怎么回事?“
  何青泽努力做着深呼吸,让自己平复下来,但说出口的话还是带着笑意:“你能不能不要做得这么端正,又不是小学生。”
  “我刚才靠着坐你也说,现在背挺直坐你也看不惯。”林升觉得自己冤死了:“来来来,你给我示范应该怎么坐。”
  何青泽已经彻底放弃表情管理了,他笑得不能自己,笑得地动山河。
  面对旁人投过来的鄙夷目光,林升微微点头致意,像一个傻儿子的无奈老母亲。
  “能不能别笑了!”林升压低声音咆哮,因为音量问题气势显得不够,所以她只能通过凶狠的语气和夸张的肢体语言来弥补。
  何青泽觉得更可爱了,憋着笑说:“你要凶就好好凶,这样奶凶奶凶的震慑不了人。“
  林升觉得气都要喘不上来了,她狠狠地瞪了何青泽一眼,闭着嘴干脆不说话。
  发言终于结束,宣布可以自由交流行业经验。何青泽开始懊悔,苦心经营的青年才俊形象不知道有没有毁于一旦。
  他开始摆正脸色,又挂上一贯的清浅笑容,看起来靠谱又精明。
  何青泽把林升带到自助餐区域安顿好,摩拳擦掌道:”我要去扩展人脉了,你现在看似在休息但视线不能离开我,一旦有女的靠近你就要过来宣誓主权,不能让我被绊住手脚了,这就是你今天晚上的任务。“
  林升眼都不敢眨地盯着何青泽:”我知道了。“
  真乖,何青泽在心里默默夸了一句。
  这种商业精英们的聚会自然是花红柳绿的,林升旁边坐了好几个有些面熟的小明星,不知道是别人带进来的女伴,还是通过其它方式获得的入场券。
  林升不敢细看别人,视线一直跟随着何青泽,他有时候跟别人说话途中会突然转头看向林升,视线交汇的一瞬他总是忍不住笑。
  何青泽得了空隙就跑过来坐在林升旁边,”我刚才一看见你就绷不住想笑。“
  林升小脸一扬:”阖着我应该去当喜剧演员?“
  何青泽又是一阵乐,乐完之后他看见林升手里的酒杯,沉声道:”你喝了多少?“
  ”也就十几杯吧。“林升心虚地少说了点。
  ”十几?“何青泽几乎崩溃:”你就不能稍微节制一点?“
  林升把双手拇指食指合在一起,围成一个小小的圈,”就这么大的杯子。“林升的手都快怼到何青泽脸上了,”这么小的杯子一口都没有,十杯不多的。“
  捧着盘子的侍应生轻车熟路地过来收酒杯,何青泽对他说:”你现在看清楚她,记住她,一会儿千万不能再给她拿酒了。“
  林升伸出手挡在何青泽面前:”你别听他的,他又不是我的监护人。“
  侍应生左右为难了一会儿,见两人也都是笑着的,只当是在开玩笑,最后笑了笑便离开。
  何青泽正想说什么,旁边忽然坐下一个人,她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发抖:“何先生你好,我是信谊传媒的AE,我叫Annie,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林升一扭头,正正对上Annie的脸,“蒋梦?”
  蒋梦的手停在半空中,在认出林升的一刻表情僵硬。
  何青泽挺友好地跟她握了一下手,回过头问林升:“你认识?”
  林升说:“是我大学。”
  大学,那关系可非同一般,何青泽热情地招呼:“来,坐着聊。”
  蒋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头发丝里都开始冒出岑岑细汗。她算是公司安排进来的工作人员,比起光鲜亮丽的其他女宾,她穿得算很随意了。仗着自己年龄不大,她一直靠着一股纯真青春的形象,用活泼懵懂夹带着专业技能与甲方沟通。
  可在林升面前,她的脸却逐渐因为屈辱涨红,她过去也常常脸红,但她从不避讳这事,也不因此难堪,反而坦坦荡荡地对上司或客户撒娇:我脸都红了,您就别再欺负我了。
  可林升,单就脸和气质来说就已经是天真纯情领域的佼佼者了,蒋梦忽然有种比上不足比下更不足的挫败感,更何况她们还是大学时期的死对头。
  蒋梦大学的时候看不惯林升说话柔软娇憨,可如今她自己倒是学了个十成十,在曾被自己鄙夷过的“师傅”面前,蒋梦无所遁形。
  何青泽看了看林升,比起蒋梦的手足无措,林升同样一脸冷淡,看来是有过节?
  何青泽收起脸上的笑容,身体往林升那边转了了一点。
  蒋梦如梦方醒,把何青泽和林升左右打量了一番,表情逐渐转为不可置信。
  半晌,她憋出一句话:“林升,你可真行。”然后转身就走了。
  何青泽心想无非就是学校里的那些事儿,见林升没说话便也没问。
  过了一会儿,林升忽然笑了:“你们这个活动可真是卧虎藏龙。”
  “哎,你别说,这种行业间的聚会你就没想过能遇到你前男友和前情敌?”何青泽的表情有点欠揍。
  林升大惊失色:“不会真有吧?!”她戒备地左右巡视了一圈。
  何青泽见她似乎是真信了,不由失笑:“逗你的,我昨天就确定了他的行程,最近在国外,赶不回来。”
  林升闻言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话题分明是何青泽挑起的,可看到林升这样他心里又有点不舒服,“你就这么怕他?”
  “不是怕。”林升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觉得挺烦的。”
  *
  晚上回家后,林升趴在床上闭着眼听手机里定时关闭的历史电台。
  “对于朱元璋来说,拉壮丁已经是轻车熟路,兹兹兹……”
  手机的震动声在木制的床头柜上显得平地一声雷,电台仍在继续:“三千人的部队已经是孤立无援……”
  剧情已经连不上了,手机也没了消停的意思。
  林升烦躁地坐起来,打开手机,何青泽迫不及待地告诉她八卦后续:‘你那连夜连晚地通知她上司说不负责我们公司的广告了,要退出团队。’
  何青泽平时不是一个八卦的人,林升知道他又在努力找话题了。
  林升把枕头立起来,往后靠了靠,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开始打字:‘那她不会被领导批评?’
  ‘批评是肯定的,应该还挺惨。’
  ‘她要以为我会针对她,那还真是想多了,她低估了我也低估了你。你帮我跟她说吧,你们的工作我又不会插手,让她别自己先被吓退了。’
  ‘行。’
  林升以为这已经是一句结束语了,但屏幕上方依然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所以你不讨厌她?
  何青泽想要了解她的心情昭然若揭,林升想了想觉得也不是多大的事,便和盘托出:‘她从一开始就有些看不惯我,可能是因为她是我们寝室唯一一个其它专业的,到后来就越来越疏远。她也变得特爱怼我,经常我说一句话她就抬一句杠,还说我爱装柔弱扮可怜,可我天生就那样啊。其实也没什么大事,现在想起来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好,既然你不想再与她有任何的交集和牵扯,我会让夏磊跟她说不必退出。’
  何青泽没开灯,回来的时候天还亮着,工作完一看早已是霓虹初上,灯忘了开他也没再开,坐在落地窗旁边借着外面星光点燃了一支烟,烟抽了两口,手里的手机还没反应。
  他把烟叼在嘴里,腾出两只手打字:‘睡着了?’
  林升倒是回得很快:‘没呢,准备睡了。’
  ‘好,那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