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酒会

  林升每天照常上班,偶尔碰到何青泽,也只是互相礼貌地点个头,这样恰到好处的疏远令林升通体舒畅。
  直到有一天何青泽通过内线让她去一趟他的办公室,林升心下狐疑,抱着公事公办的态度上了楼。
  何青泽看着挺严肃,开门见山地说:“明天有个行业峰会,峰会结束后还有个afterparty,你陪我去一下。”
  林升面露难色:“我以为我上次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不是,这都什么跟什么,这两者没有关系的。”何青泽气得跳脚。
  林升说:“那我也不想去。”
  “加班费照给,你什么也不用做往那一怵就行,不然别人都有女伴就我没有多没面子。”何青泽说。
  林升依然为难:“那你就不能找别人吗?公司女员工那么多。”
  “要是找得出比你更拿得出手的人我还用跟这儿求你?”何青泽说:“我们公司还要不要排面的?”
  要说以前何青泽身上最让林升看不惯的就是他与生俱来的迷之自信了,那是一种天之骄子特有的——一切都尽在掌握的感觉。可现在,即使何青泽凶巴巴的,但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个字:惨。
  林升也说不清楚这种惨到底从何而来,或许是他那一天留的血太触目惊心,也或许是他与过去一般无二的动作言行,但总会在说完话后小心翼翼地看一下她脸色的眼神。
  林升终于退让:“好吧,我去。”
  “行。”何青泽嘴角上扬:“明天下午联系,我给你买衣服。”
  何青泽口中的买衣服跟林升想象的买衣服还是有点不太一样,当公关部的阮苏萍提着几条裙子走进来的时候林升才反应过来,原来何青泽是看册子名录,先把看中的打电话叫人送过来,挑选好了之后再把不要的送回去。
  何青泽很得意:“这几件可都是我选的,特别适合你。”
  林升看了一眼,差点没当场晕厥过去,首当其冲的一件是何青泽最倾情推荐的,淡粉色的薄纱,领口是一圈浅浅的蕾丝,裙摆镶满了若隐若现的流光水钻。
  林升艰难开口:“好看是挺好看的。可是你看我,”她指了指自己的脸:“我都已经长成这样了,再穿成这样,会腻死的。”
  何青泽回想了一下,林升平时虽然爱穿裙子,但好像都穿得挺飒,太过柔美淑女的风格的确不多见。
  何青泽依然不死心:“那这几条就没一个看得上的?”
  林升没吭声,站在一边的阮苏萍捂着嘴笑:“我也觉得这季的ElieSaab不太符合林小姐的气质。”她又对着何青泽说:“要不要再看看Valentino?”
  这次她没再先去一股脑拿好几件了,而是直接联系品牌公关,让他把衣服款式都发过来,并一再强调,他们不是借,而是要买。
  林升看了一会儿,指了一条挺仙气的裙子。
  何青泽一看,皱眉道:“深色的?”
  裙子的上半部分是深色的丝绒露背款,下半部分是靛蓝色的纱质带褶长裙,裙摆处细看能看见暗金色的深浅刺绣,既不太过隆重也不随意。
  林升说:“我就喜欢这个。“
  阮苏萍也赞同道:”我也觉得不错,林小姐生的白,深色也挺衬肤色。“
  ”行,那就这件吧。“何青泽看了看手表:”化妆师和发型师怎么还没到?“
  阮苏萍还在打电话,似乎正在联系,林升随手用皮筋松散地将长发琯起,”时间要是来不及就不让他们来了吧,你看我这样弄头发行吗?“
  阮苏萍都想站起来拍手叫好了,她正想说行转头就看见何青泽一动不动,痴痴地看着林升。
  林升没得到任何人的回应,开始自我怀疑起来,她对着镜子照了照,拨起额前的碎发:”这些小头发是不是也太像古代妓院的老板娘了?“
  ”别动!“林升的手放在头发上顿住,声音的主人喉头微动:”你别拆,这样就挺好。“
  林升继续手上的动作,解开皮筋,让头发披散下来,笑道:”一会儿穿礼服还得把头发弄乱的,要衣服换好了才能重新绑。“
  阮苏萍站起来,有些不自然,”衣服可能还有一个小时送过来,你们先准备准备吧,我还有事先下去了。“
  阮苏萍走后林升也觉得有点无聊,”那我先去洗个头吧,你那小套房里有浴室吗?“
  何青泽推开办公室里书架旁边的暗门,林升看着那别有洞天的密室,一声惊呼:”拍电影呢?里面该不会还有密道?”
  里面的房间装修得挺豪华,但并不大,除了一张床一个单人沙发就是一个厕所,何青泽把洗发露、毛巾和吹风递给她,笑道:”都是前人留下的。“
  何青泽第一次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立难安,无心工作,好不容易进入了一点状态一个电话又把他拉回现实。何青泽挂完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四十分钟,就是蜗牛也该洗完了吧。
  何青泽拉开门就看见林升了,她头发用毛巾包住立在头顶,坐在沙发上翘着腿,正在悠闲地玩手机。
  何青泽简直要疯:”祖宗,你能别玩手机了吗?我们一会儿还赶时间。“
  林升本来是背对着门,一听见他这既生气又无奈的话立刻站起来,”你别生气,你是不是以为我不吹头发,在这玩手机呢?“
  ”不然呢?“
  “我现在看似是在玩手机,其实是给予毛巾充足的时间让它吸收头发里的水分,这样一会儿吹的时候就可以节省很多时间了。“
  林升说得有理有据,竟然让何青泽觉得好有道理,他沉默了一会儿,”那你现在觉得吸收好了吗?衣服都快到了。“
  林升立马顺坡下驴:”好了好了,马上就吹!“
  何青泽没再停留就先出发参加论坛峰会去了,林升慢悠悠地换好衣服化完妆弄好头发才出发跟何青泽在酒店门口汇合。
  两人一起往里走,何青泽频频回头。
  ”我脸上有东西?“林升问。
  ”没有。“何青泽小声说:”好看。“
  ”趁着还没进去,你有没有什么要嘱托我的?“
  何青泽停下脚步,面对着她说:”一会儿进去之后你可能会见到很多平时在电视里和网上才能见到的人,有男有女,有政商界也有演艺界,你可千万不能妄自菲薄。跟厉害的人在一起最避讳的就是一开始把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你要伏低做小了别人就会自然把你看轻开始对你颐指气使,所以你平时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别紧张,任性点都没关系,懂了吗?“
  林升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没绷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我还以为你会给我说千万别去得罪大佬。我知道了,进去吧。”
  大堂里已经有很多人到了,个个觥筹交错。何青泽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我先去跟熟人打个招呼,你在这儿等我,别乱跑。”
  林升站在原地:“好,谢谢徒儿帮为师划了一个圈,我不会让白骨精进来的。”
  何青泽笑着离开,人刚走,没想到“白骨精”还针灸就娉娉婷婷地走过来了。
  林升的双眼把视线缩小成了一个圈,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人不会是冲我来的吧?
  一位打扮光鲜的时髦女郎走到林升面前停下,眉目如画,巧笑倩兮:“你是陪青泽来的?”
  林升觉得这人挺眼熟,像是拍过电影,而且还是走气质挂的那一类。
  她摸不清敌我,不知来人何意,只能按兵不动,只微微点了点头。
  “白骨精”看到林升裙子的一刻,演技可以说是相当浮夸了,她惊讶道:“这裙子也太好看了,特别称你。”
  林升说话像在背稿子:“你的裙子也很好看。”
  一通商业互夸之后,林升没了再继续交谈的意思,但“白骨精”恍若未觉,依然笑眯眯地看着她。
  这次活动毕竟还是官方论坛,虽然只是正式会议后的自由交际时间,但开局之前依旧会有一个相当威仪的中年男人站到台上发言,顺便宣布开席。
  大堂内是很多张小圆桌和高脚凳,供人休息和交谈。那人往台上一站,众人便需要各自找位子坐好准备听讲。何青泽过来想拉着林升找位子坐下,“白骨精”一看何青泽过来,含情脉脉的目光掉了个头,就落在何青泽身上了,“好久不见。”何青泽愣了一下,没说话,只把林升的手握住了。“白骨精”离开之前,身子如水蛇一般若有似无地向前挨了一下何青泽的身体,像轻抚又像引诱,林升眉心跳了跳,这人莫不是水做的?
  台上的发言同样冗长枯燥,林升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上学那会儿每个人的噩梦————开学典礼。
  “校长”讲得抑扬顿挫,先说完了科技行业对祖国未来发展的重要性,又开始展望未来,鼓励人才。
  林升捂着嘴,低下头小小地打了一个哈欠。
  何青泽低声道:“我让你别紧张,可你现在这样也太放松了吧。”
  林升逐渐找回了上课跟同桌埋在书桌底下说悄悄话的感觉,同样压低了声音:“我问你,刚才那女的是谁?没想到你还喜欢姐姐。“
  ”什么乱七八糟的,“何青泽一声低喝,旁边好几个人朝他们这边看过来,他连忙小声道:”那是我爸的旧情人。“
  事情的发展超出预期,林升惊讶道:”那她为什么要来找我搭话?而且她走之前还撩你了!“
  ”撩我那是因为她习惯了,职业病,她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至于找你搭话,那是想讨好你。跟我爸掰了之后再找别的男人还得看我爸脸色,加上谈了几个都发现没想象中有钱,估计是想跟我爸复合吧,你别理她。“
  林升又坐得近了点:”那她怎么不……“
  校长忽然停顿了一下,周围一片安静,林升自动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