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剖心

  ”嗬!就你们家这生意还用我们照顾?“
  孟言好奇心爆棚,”哎,我问你,你自己来你们家超市买东西需要给钱吗?“
  ”那当然得给了,“何青泽笑道:”除非你想大到经理小到导购员一两百人整齐划一站成两排恭敬地说欢迎视察。“
  林升被这画面感逗笑了,”说起来,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开一家小卖部。“
  丁逸满头黑线:”试问哪一个小朋友的梦想不是家里开小卖部呢?“
  何青泽挑挑眉,”你们想?那成为超市小老板的家属还是可以的。“
  话音刚落,几人忽然都不说话了,一个劲儿埋头吃菜。
  饭也吃得七七八八,何青泽完全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丁逸一拍脑袋:”哎呀,我们还买了汤圆的,还有酸奶,再不回去放冰箱估计得坏了。“
  孟言想拉着林升一块走,丁逸大力水手上身,一人提起三包,疯狂朝着孟言使眼色:”走啊!“
  在何青泽和丁逸的双重施压下,孟言追着丁逸就走了,走到街上还在恨恨的:”我怎么就跟着你走了。“
  “你是不是傻,何总喜欢林升你看不出来?”丁逸手上青筋暴起,”你能不能快点叫车,敢情东西不是你提的是吧。“
  何青泽熟稔地在对面坐下,看着林升吃东西,也不说话。
  事情越来越朝一个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林升轻叹了口气。
  何青泽见她情绪不高,主动讲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我爸爸刚开超市那会儿我还在上小学,可威风了,天天从超市拿东西给班里同学分,大哥地位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林升听他提起何子卿颇为讶异,“你跟你爸爸最近关系……”
  “好了不少。”
  林升说:“我从小到大认识的人里面,父母特别糟糕的,他的子女要么跟他的父母完全相反,要么就是走着走着也开始走父母的老路。而且,我一直觉得一个人在一段关系里的忠诚度跟爱的程度无关,而是跟品性和道德底线有必然联系,爱是最不靠谱的,责任心才最重要。”
  宿命论何青泽听过不少,基因这事他厌恶但有时也不得不承认,“你看我对我爸那态度,我已经深受其害,所以我以后绝不会像他那样。有一个心理学家叫苏珊福沃德,他说过,没有归还的,便会转移,如果不解决父母带给你的恐惧和愤怒,那么它们终将在未来的日子里转移到你的配偶和子女身上。林升,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正在解决。”
  何青泽对情绪的感知能力超乎她的想象,林升说得隐晦,可他竟有不被显露出来的细腻。但这是她在意的一部分却也不全是,仅仅是一部分。
  ”你知道吗?我大学的时候在这儿兼职过的。“林升说。
  ”真的?“何青泽眼睛一亮:”我房子就在对面,以前也经常来,要是早点发现你我们还能早认识几年。“
  ”就算你真见到我也不会想认识我的。“林升指了指货架旁边说:”我以前就是在那里卖饮料,还穿那种印着品牌名字的小短裙。“
  ”然后有一天,被一个阿姨指着鼻子骂,骂得好多人都围过来看。“
  何青泽的脸逐渐沉下去,他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骂你做什么?”
  “就是我问她要不要买,还说可以免费品尝一下,她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突然就开始吼,说你穿这么短的裙子给谁看,到底是出来卖饮料还是卖自己。”林升说得轻描淡写,仿佛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了,但当时的屈辱、心酸、痛苦与绝望依然可以清晰的想象得到。
  何青泽的心被猛地攒起,直捏得他生疼。
  “我那天还是一直坚守到最后,直到超市关门才哭出来,我躲在厕所里哭了很久,觉得世界好像都崩塌了,结果哭完发现世界不但没崩塌,还不得不面对末班车已经开走了的事实。出租车司机看我好欺负,问了好几辆都说不打表,回学校那点路非得收八十块钱,我坐在车上回学校的时候又哭了一场,那一天接连遭受两次暴击。”林升说到最后甚至笑了笑。
  ”现在不会了,出租车都挺规范了,那个时候网约车也还不多,所以……“何青泽安慰得有些语无伦次,他甚至觉得林升或许已经不需要任何安慰了,可他还是急切地想说着什么,”那个阿姨应该也是现实生活中遇到不顺的事了,这种纷争其实超市里也时有发生,但总归也还是她不对,是他们的错。“
  ”你以前是什么样的?“林升说。
  何青泽都快被她这跳跃的思维弄懵了,”什么以前?“
  ”我都可以想象你以前在学校的样子。“林升说得很笃定:”你应该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长得帅性格活跃成绩不错篮球也打得好,说不定是半个学校女生暗恋明恋的对象。“
  ”我上高中的时候挺土的,是真挺土的,衣服永远都穿得很旧,特别是在一个不需要穿校服的学校,你知道没有新衣服穿对一个青春期的女生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我在学校几乎不敢跟除了孟言和丁逸以外的人主动说一句话。人人都说年少好,可倘若让我选,我最不愿意回到的就是学生时代,我宁愿把那一段时光都从人生中抹去。如果那时候的我知道很多年后有一个你这样的人愿意喜欢我,我应该睡觉都会笑醒的。“
  何青泽喉咙干涩,久违的紧张感又来了,他知道他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尤其重要,”我如果是那个时候认识你,我同样会喜欢你。“
  ”你不会的。“林升摇了摇头:”如果我们是那个时候认识,你不会多看我一眼,我只会是众多仰望你的人之一。“
  何青泽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执着于幻想过去的事,她那个时候自卑怯懦又如何,无法证明的事难道她要自己剖出心来给她看吗?而证不证明又有什么意义?他们也都不再是以前的他们了。
  何青泽后来想了很多,又推翻了很多自己的想法,他只记得林升最后说的那句话:”我现在才明白,小时候不被爱的人长大了也不会变得可爱。“
  那些过去的往事或许只是作为这一结论的种种论据,但可在骨子里的敏感焦虑却是永远。
  何青泽辗转反侧,人生第一次迎来一个长长的失眠期,一连好几天的忧思让眼下都浮上了淡淡的青色,魏子川不止一次地揶揄道:”某些人最近是不是有些纵欲过度?“
  何青泽懒得解释,总是临了临了又不忘耳提面命:”我跟林升什么都没有,你千万别再她面前乱开玩笑。“
  魏子川见他整天魂不守舍,也想充当一回爱情导师,他摆出一副谈心的架势,低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何青泽分析来分析去,觉得自认识以来林升的态度还是有迹可循的,他不太确定地说出自己的结论:“我觉得一开始我要不混蛋那一次,按部就班地发展说不定早成了,只是我低估了自己的感情和她的自我保护机制。”
  魏子川简直摸不着头脑:“你混蛋哪一次了?”
  “就是我亲了他第二天又假装不承认那次呗。”何青泽一想到这事就恨不得抽自己个大嘴巴子,他就是捶胸顿足也挽不回那一次的抽风了。
  不过好在林升总算袒露了一次心扉了,他不怕她往后退,他只怕自己不得其门,努力了半天都只是用错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