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拉锯

  当天晚上,微信群就炸了。
  何青泽既然当众说出来了,就代表着大家都可以肆意传播讨论这件事,林升自然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当林升做完工作打开手机看到几百上千条的信息,而且主角就是自己时,人是懵的,她去冰箱拿了一盒酸奶,重新坐下开始细细翻看。
  群里大多数人起先都是震惊,何青泽可以说是目及之处,一般人身边所能遇见的最优秀的人了,他的另一半该是同样遥不可及的,可没想到这个人就近在身边。
  而后又有人开始觉得这样明目张胆地讨论别人私事不太好,可这又是自家老板默认了的,可以说是公开的秘密。
  有些不明状况的人甚至以为他俩在一起了,直接发恭喜恭喜,后来又不知是被谁打电话通知,又急急忙忙撤回。
  林升全程用问号脸看完,看完后对着手机枯坐半晌。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林升拿着手机恨不得立刻打电话给何青泽,狠狠骂他一通。
  电话已经是播出界面,拨通两秒后,她又慌乱地挂掉。
  何青泽盼的不就是她气急败坏?不就是她失控去找他吗?林升开始思考怎么做才能把他气死。
  虽然没想出具体的方案,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现在一定在等着她去找他。
  林升现在是事事都想与他作对,事事都想让他吃瘪。
  思及此处,她反而镇定下来。
  若是她先稳不住跳脚,那就处于被动地位了。
  何青泽左等右等,林升不仅没来兴师问罪,而且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到底是理亏的一方,对着电脑隔一会儿就看一次手机。
  等待的感觉太难受了……
  他按捺不住,心想着早伸头晚伸头都是一刀,还不如早点面对。
  林升看着嗡嗡嗡震动的手机,亮了好久她才接。
  接起电话的时候何青泽难得紧张:“你看到大家议论的事了吗?”
  林升回答得轻描淡写:“看到了,我的想法就是觉得以后应该禁止在电梯里说话。”
  何青泽不自觉地被她带着走,轻笑一声:“那可不是在电梯里说的,是在公司食堂。”
  “那也要规定吃饭的时候不准闲聊。”林升努力维持的不在意态度渐渐开始变得恼火起来。
  虽然看不见人,但何青泽下意识地坐得端正了些,唤她:“林升。”
  林升没说话,但他知道她在听,他小心翼翼地措辞:“你不是说我鱼塘里养鱼吗,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信任,这是我能想到的最高效的方法了,让所有人都来帮你监督我。”
  “所以呢?”林升都快被气笑了:“这都是你自己单方面的想法,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你要让我从今以后永远都跟你捆绑在一起,永远被同事指指点点着过活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们也不会……”
  林升打断他:“你这样就是变相的道德绑架你知道吗?”她深吸一口气:“我只想好好上班好好过日子,求你以后别再来招惹我了,我光是为了生存就已经很难了。”
  挂了电话,林升心里依然憋闷。她想不明白,自己每天为了生计奔波于这个偌大的城市,只为了挣一个前程,她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去肖想,可偏偏就是天降横祸,还得去面对这些糟心事儿。
  以前上班光是累,可以后就会变成又烦又累,林升一个无力颓然往沙发上一趟,双腿胡乱瞪空气,嘴里哇哇乱叫着。
  叫完心里稍微好受一点,她又一个激灵坐起来,心中默念: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了,所以要行拂乱其所为,林升,你可不能被生活打倒。
  第二天,林升抱着“你们要看我笑话,我偏就要坦荡洒脱,不受半点影响”的想法去公司了。
  上午,大家都忙得飞起,偶然遇到林升也只是比平时多看两眼,繁重的工作和良好的教养都让大家不好当面提起那件事。
  林升思考片刻,觉得需要防范的只有程一洁和小雨这两个没心没肺又口无遮拦的人了,小雨胆子小脸皮薄,那么最难搞定的也就是程一洁了。
  中午十二点,林升正欲出门,程一洁就一阵风似地卷进来了。
  林升的脑里咔嚓一声,有什么东西断了。
  程一洁趴在林升的办公桌前,眼睛都在放光:“姐妹,你快给我说说,你是怎么跟何总发展起来的?”
  “没发展。”林升说:“就是我弟弟在公司刚开的时候就来了,就那时候见过几次面。”
  程一洁觉得这个回答相当官方,撇撇嘴:“那你总不可能之前一直都没发现他喜欢你吧?”
  “有倒是有。”林升作出努力回想的模样:“但是当时我以为那是人生三大错觉。”
  临走之际,程一洁意味深长地拍拍她的肩:“姑娘,你可得长点心,这样的人错过就再难遇到了。”
  似乎就是从这天起,何青泽的老板威严以及上司与下属之间的关系都开始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一些与林升相熟的人看何青泽是越看越像是拼了命求娶着邻家妹妹的毛头小子,熟悉和亲近感油然而生,明里暗里都敢挤兑他了,平时不敢说的话也都敢明目张胆地说出来了。
  对此,何青泽的说辞是:“挺好,挺好,大家有什么想法本来就应该说出来,上下级关系也是亲密一点好。”
  何青泽说这话时笑容有些苦涩,但这苦涩并不来自于刚刚建立起来就迅速被自己亲手摧毁的威仪。
  林升已经彻底不回他信息也不接他电话了,摸着她的行动轨迹倒也简单,公交车站地铁站走一圈总能有收获。
  何青泽盯着楼道里的监控,林升出门后他也跟着出门,在楼下快追上时,林升远远看见他,生怕他又来一次真情告白,拔腿就开始跑,何青泽追了两百米,忽地丧气,停在原地喘气,大街上像追一个抢了自己包的小偷,这叫什么事儿。
  这种事接连发生在公交车站以及林升最爱吃的几家餐厅,林升丝毫不避讳时间场合地与他展开战。
  那一段时间,何青泽变成了一个活脱脱的祥林嫂,下班之后,夜深人静之时,何青泽打完篮球在旁边喝水,冷不丁就颓然来了一句:“她怎么就不喜欢我呢?”
  秦昊阳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左右环顾,茫然道:“她是谁?”
  魏子川支支吾吾地:“就那人呗,还能有谁。”
  秦昊阳砰地一下把水搁地上,义愤填膺地说:“我早就看出来了,那女的傲得很……”
  魏子川在背后一脚踹过去,两手掐着秦昊阳的脖子,“你可闭嘴吧你!”
  何青泽果然不乐意了,看秦昊阳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拿着东西就往体育馆大门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