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电影

  林升到底还是拒绝了邵云周末去见他妈妈的请求,这个画面实在是怎么想怎么奇怪。
  隔着电话她也能感受到那头的失落,林升本就见不得别人可怜,更何况这可怜还是自己造成的。
  她急于补救之下脱口而出:“我很喜欢的导演新片上映了,我周末请你看好不好?”
  除了一起吃饭一起散散步之外,邵云每次提出类似于看这样稍显暧昧一些的活动都会惨遭拒绝,他心知肚明林升还在犹豫和试探。
  可如今林升主动提出一起看,邵云几乎是立刻被欣喜所笼罩,他一连说了几个好,“那就这么决定了。”
  提前一天才买票,林升在几个app上挑挑拣拣,选来选去,普通的厅只有前两排和边边角角,毕竟是喜欢的导演,她不想影响观影体验,又一向最讨厌出尔反尔,选了半天,最后一咬牙”斥巨资“买了两张vip厅的票。
  票是下午三点半的,看完刚好还可以A个晚饭,免得中间几个小时的空档无所适从。
  林升提前了半个小时到达商场顶楼的影院,跟邵云在门口汇合后,林升去机子上取票,邵云站在旁边等。
  在vip休息区等候时,邵云有些局促:”我还是把我的票钱给你吧。“
  ”不用不用。“
  ”还是给你吧,这个厅挺贵的。“
  ”真不用了,大不了你下次又请我看。“
  几番推据,邵云只能作罢,两人一时陷入沉默。
  他偷偷觑了一眼林升的脸色,又暗自后悔自己太小里八气,不该计较。
  正胶着时,两人坐的小圆桌旁玻璃被扣响,林升转头,何青泽正欲再次敲窗的手顿了顿,抬起来,笑着跟她挥手。
  何青泽旁边还站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两人正好整以暇地往里看。
  邵云只对着墙外的另一个男人笑了一下就匆匆低头,见林升极其自然地冲外面的人打招呼,他才低声说了一句:”刚才那人是我们律所的合伙人。“
  何青泽用手指了指旁边的门,示意林升他从门口进来,林升点点头,见两人走了才回过脸:“你很怕他?”
  “做下属的哪个不怕老板?”
  林升没说话,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邵云又补充道:”他这人很厉害的,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我对他是又敬又怕。“
  偌大的休息室里除了林升和邵云坐在靠窗的椅子上之外就再没别人了,何青泽也就没顾忌什么,一走进来就径直半躺在中间的沙发上,长腿一跷,对着林升就是一顿牢骚:”你说说这人,我忙得不行非得喊我来茶室喝茶,结果他位子都不订,口口声声说什么他的位子常年都是留着的。以为自己是国家总统?人不做生意了?“
  徐熠良本以为林升只是一个普通下属,没想到何青泽与她说话时语气如此熟稔,他一时愣得都忘了回嘴。
  邵云和徐熠良两个上下级关系的人第一次面面相觑,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股怪异感。
  何青泽见其他三人都不接话,也不在意,继续说道:”你有什么就在这儿说吧,反正刚才进来的时候也买了票,这里安静舒适,倒也挺好。“
  徐熠良本是不想在外人面前说这些私事,奈何对面这人好像从来不知尴尬为何物,他索性豁出去,直接了当地挑明:”我那个堂妹,我本来是不想管这些事的,但她通过我妈来求我让我来问你到底是什么态度,我也不好拒绝。“
  何青泽想也没想,”我还能有什么态度,我只把她当妹妹看。“
  ”真的没可能?“徐熠良抱着跟这个朋友亲上加亲的想法倒是乐得撮合他们。
  ”真的不可能。“何青泽百思不得其解:”她不挺潇洒一人吗,在国外男朋友也没断过,怎么就突然赖上我了。“
  林升和邵云坐在一边免费看了场戏,果然,有钱人的亲戚也是有钱人,都是一个圈。
  徐熠良不太自然地看了眼手机,迟疑道:“听说你们吵架,你现在不见她也不接她电话,我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她跟你说得又有点不一样……”
  “你让她也过来了?”
  “不是,不是我让她过来的,是她刚才问我,我想着你们就是普通吵架,就把地址告诉她了,现在可能都快到了。”
  何青泽气结:”你呀你,亏你还是个律师,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什么时候这么热衷于当红娘了?“
  许恵琪果然很快就踩着高跟鞋进来了,喊了一声徐熠良“良哥哥”之后对林升和邵云笑了一下,就坐到何青泽旁边去了。
  许恵琪像是有很多话要说,或许是因为有外人在场,但最后也只是用潋滟水光的眸子看了何青泽好几眼,一脸的欲说还休。
  林升再一次见识到男人的无情,或许何青泽比沈向洲是要好一点的,他起码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并未给对方希望。
  林升其实一直很羡慕陈芜和许恵琪这样的女人,她们家境优渥,从小受尽关爱,可以说从来没吃过什么苦。
  所以她忽然觉得自己想象中的许恵琪不应该是这样的。她的履历相当漂亮,学生时期是学校里最亮眼的风云人物,家里有钱父母受宠,在最好的年纪就出国接受最好的教育,她不能这样卑微地去乞求一个男人的爱。
  林升赫然起身,两人正僵持着,徐熠良想劝又身为局外人不知从何劝起,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林升身上。
  许恵琪红着眼眶:“怎么?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林升扬了扬手上的票:“要开始了,该进去了。”
  何青泽差点乐了出来。
  其他几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林升觉得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自己一个人进去也不太好,“你们进来不是都买了票的吗?可以进去看看……要是你们不想看的话我们就先进去了。“
  这个”我们“很显然指的就是自己和邵云。
  何青泽笑着往里走:”走啊,都进来看。“
  整场看得最认真的就数林升和何青泽了,他们俩不像其他几人都各怀心事,林升抱着对好的崇敬之情看得心无旁骛,何青泽也想了解林升的品味,抱着学习的心情同样看得专心致志。
  结束,徐熠良本想单独请何青泽吃个饭赔罪,没想到一散场何青泽就跟林升凑到一堆讨论剧情去了。
  ”那坏人最后也是挺可怜的,从小过得那么惨,难怪心理变态。“
  林升作为一个爱好者自然有求必应:”虽然大部分的著名连环杀人狂都有一个悲惨的童年,但我还是觉得这这部分介绍他小时候的经历有点多余,毕竟也有些坏人就是坏得没理由,就是天生坏。“
  ”那你觉得他最后的忏悔能接受吗?“
  ”能理解但不能接受吧,他也不能因为自己受过伤就觉得全世界都欠他的。里的其他主角的刻画也都很好,坚韧又不强求,冷感又不矫情,很多感慨但又不是无病呻吟。唯一的不足就是后半部分有点拖沓,其它的都完美,总体四星。“
  ”嗯。“何青泽点头:”我也觉得不错,剧情流畅,画面昳丽。“
  ”对,画面确实很好,每一帧都能截下来做屏保了,江导真是又为屏保届再次做出了一大贡献。“
  ”我说……“徐熠良见两人毫无结束对话的迹象,只能无奈打断,”都六点了,一起去吃个饭吧。“
  徐熠良订了间国薇的包间,五个人本可以在大圆桌上零零散散坐着,可邵云自然要挨着林升坐,何青泽也坐到了林升旁边,许恵琪也是必须要挨着何青泽的。最后的局面演变成了其余四人坐得紧密,徐熠良一个人坐在大圆桌的对面,两边空得能站起来做广播体操,活像是要领导开会。
  许恵琪从侍应生手里接过茶壶给众人斟茶,徐熠良看了一眼座位布局“啧”了一声,正欲开口,服务生又在旁边低声询问是否现在就要点菜。
  眼看着徐熠良大刀阔斧地开始点菜,何青泽假装捡东西,凑到林升耳边低声道:“你说你周六有事就是为了跟这个闷葫芦在一块?”
  林升瞪大了眼睛,转过脸狠狠剜了何青泽一眼,“他不是闷只是不想跟你们说话。”
  何青泽嘲弄了笑了一下:“你别怪我背后说人坏话,这人是真不适合你。”
  “老板难道还要管起下属的感情问题来了?”林升简直莫名其妙。
  “那当然得管了,你过得不好不得影响工作?”
  徐熠良刚点好菜,抬头就看见这一幕。
  林升一脸的忿忿不平,何青泽脸色也说不上好看,两人显然不是在聊什么愉快的话题。
  徐熠良:“怎么了?说什么呢?”
  “我们在说……”林升清了清嗓子:“中国的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了。”
  邵云和许恵琪早就注意到两人低声交谈,只是碍于情面不好问。此时听见林升的回答都愣了愣,徐熠良诧异道:“你们就是在讨论这个?”
  “对啊。”林升颇有些痛心疾首:”虽然现在年轻人压力大,空巢老人也多,但仔细想想这似乎也是国家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
  何青泽也接道:”对,毕竟受教育的程度越高,对生孩子这件事情上可能就越谨慎,特别是女性。“
  徐熠良莫名加入了关于社会问题的讨论当中,长期以来的良好教养使然,他依然热情地把话题聊下去了:”未来还是一定会鼓励生育,现在的生育成本确实高,还得从福利方面解决。“
  众人纷纷附和。
  一旦聊起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社会问题就不太那么容易停了,一顿饭就这样在各种”国家大事“中度过。
  ------题外话------
  祝大家新年快乐~
  2020年一定会是非常美好的一年,祝大家开开心心,学业进步,事业有成,我们一起迈向更美好的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