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吵架

  “餐厅名字叫什么?”何青泽手握着方向盘,第三次问这个问题。
  “你就把我送到森晚西路路口就行了。”林升第三遍如此回答。
  森晚西路……何青泽默念这个名字,这一条路上全是颇具格调的餐厅,一栋一栋的都是独立小洋楼,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场合,答案昭然若揭,何青泽把车停在路边,他倒要看看林升要怎么一栋一栋建筑走过去。
  林升说了句感谢的话就匆匆下车,何青泽偏不信邪跟在后面缓慢行驶,他一边鄙视着自己像极了变态电影里尾随独身女性的猥琐痴汉,一边又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提着心生怕跟丢了。
  林升一直往前走了好几家店,终于在一家中餐厅门口停了下来。
  走进门的第一眼邵云就看见了她,也可以说他是一直留心着门口,既怕错过了林升,又怕显得太过紧张,拧拧巴巴之下就导致他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活像个在产房门前等自己老婆生产的准爸爸。
  林升裹挟着淡淡的香气,一股风似的坐到邵云对面,两手撑着下巴,笑盈盈地看着邵云拿纸擦汗。
  邵云也试图想学习她的从容不迫,深呼吸两口气,坐下搓搓手,又苦于找不到话题焦灼得不敢抬头。
  谢天谢地,他终于听见林升的声音,像山风,像云雨,像穿过湿润润的雾气缥缥缈缈:“你能吃辣的吗?”
  “能啊,我能的!”邵云觉得自己还能就这个话题再延伸八百字:“我真的没想到你也能吃辣。”他说话说得又快又急,每个字都像飘在半空中,自己都没听清楚说的什么就蹦出口了,“你看着就是个冷冷清清小仙女,我还以为你从来不吃辣,也以为你从来不会大声说话,从来不会跟人。”
  话一出口,邵云又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子,说的这是什么话,乱七八糟……
  林升笑道:“你可别把我当仙女,不然以后会失望的。”
  邵云被这“以后”二字说得得耳根泛红,欣喜若狂,下一秒更惊世骇俗的话就出来了:“你周六有时间吗,我妈妈说想请你吃个饭。”
  林升着实被吓得不轻,手一抖茶水漾出来一滩。
  邵云慌慌忙忙地拿出纸巾来把林升面前的桌面擦干,“你别介意,不是什么正式场合,就是一起吃个饭。”
  林升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这个我得考虑考虑。“
  邵云眼里的失望一闪而过,支支吾吾地说:”也没别的意思,咱俩年龄也不小了,就是互相加深一下了解。“
  林升不置可否。
  *
  晚上跟小雨一起吃饭的时候林升还在思考这个问题,自己是一点儿经验也没有,也不知道还没确定关系就见对方父母到底合不合适,合不合乎世俗礼仪。
  刚回到家,林升找出一本书正看得津津有味,手机震动的时候她视线也没移开,直接划开:“喂?”
  “你在哪里?我们谈谈。”苍凉颤栗的声音沁得林升一抖。
  拿下手机一看,果然是陈芜。
  鉴于这样一个喜欢把自己搞得声嘶力竭动不动扮女鬼的前男友的前妻,林升唯恐她不会做出什么超乎人类想象的事情来。
  几乎是立刻做出了决定:“我现在有事在忙。”
  陈芜冷笑:“你在家?那我过来找你。”
  “别别别,我不在家,我还在外面。”
  挂了电话林升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衣,立刻冲进卧室开始换衣服,电话再次响起。
  这次却是何青泽,“一起出来吃夜宵吧。”
  这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林升默默在心里感激了何青泽一万次,她忙不迭地说道:“好,我换了衣服马上下来!”
  何青泽的一大番说辞还没来得及施展便没了用武之地,他愣了一下,便笑道:“你别急,我慢慢等你。”
  上车之后林升还在大口喘着气,她趴在窗口张望了几下,像是有厉鬼在后面追似的。
  何青泽缓缓启动车子,一边不时地偏过头观察林升。她穿得倒是比上午随意很多了,烟粉色的挺括卫衣和修身的牛仔裤,头发随意披散在脑后,脸颊因为奔跑浮现了淡淡红晕。
  虽然也是好看的,但何青泽不知怎么的对这太过舒适的穿着心里就是有些不痛快,第一次对林升的外貌作出了指摘:“你怎么穿成这样?又不是学生了。”
  林升看着他一脸嫌弃的样子就为卫衣打抱不平:“你少看不起卫衣了,卫衣也是很时尚很潮流的!”
  何青泽继续开着车,脸上依然是不敢苟同的模样,林升直起身子,开始一一给他细数哪个明星哪个时尚编辑也是这样穿。
  天已经慢慢黑下来了,前面的路况从加塞并线、狂按喇叭的下班高峰逐渐由天地一线间的翻滚红云和一闪而过的霓虹所替代。
  身边是女孩似埋怨更似娇嗔的说话声,混着车内音响慢慢流泻出的浅浅咏叹调。
  林升说着说着就觉得事情不对味了,何青泽越来越开心,一脸傻笑是怎么回事?
  她索性闭了嘴,不再说话。
  何青泽点起菜来轻车熟路,根本没给林升发表意见的机会,啪地一下合上菜单,郑重其事地说:“周六晚上我请你吃个饭,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
  盈月当空,他心里像有无数匹马奔过,有些话梗在喉间,又硬生生压下去,最后变成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有很重要的事,我把地址发你手机上。”
  林升促狭一笑:“你该不是要为爱走天涯了,弥留之际要把公司托付给我吧?”
  何青泽难得心跳如鼓,故作轻松,“你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可能?”
  林升竟真埋头思索了一会儿:”那就是你看出我天赋异禀,潜力惊人,决定以赠股形式拉我入伙了?“
  话一说完自己就先笑起来:”我开玩笑的,星期六有事,跟朋友约好了。“
  何青泽心里狠狠刺痛了一下,他不想去回忆中午看到的那个男人,更不想把男人与林升口中的”朋友“重叠在一起。
  忽然听林升”啊“了一声,她眼睛直直地看着路边,何青泽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个衣着考究的精致女人气势汹汹地走过来,目标显然就是他们这一桌。
  陈芜两步就走到林升面前,”现在可以谈谈了吧?“
  大庭广众之下,陈芜的杀伤力就大大打了一个折扣,林升慢悠悠地问:”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陈芜哼笑一声:”找到你还不容易?你每天晚饭还没吃完就开始想着去哪里吃夜宵,而你吃夜宵十次有八次都是来这里。“
  林升都想给陈芜鼓掌了:”真没想到你还是我粉丝,每天跟踪偶像辛不辛苦?“
  陈芜努力调整呼吸,平息怒火,她觉得自己不能再看见林升了,不然她会被气死。
  陈芜扭头时一眼就看到了何青泽。
  她伸出手:“何总。”
  何青泽也公式化地跟她握了一下手,“陈小姐,你好。”
  这种对话就很微妙了,何青泽作为行业新秀陈芜自然是认识的,陈芜作为沈向洲前妻,何青泽在调查林升时自然也是有了解的。
  但两人的这种互相认识仅限于单方面,从未正式经人引荐,此时既陌生又熟稔地打了个招呼,即便两人都是善于交际的人,但通过林升第一次正式认识也难免奇怪。
  陈芜平复完心情,很快把矛头再次转向林升:“走吧,我们去一边聊聊。”
  林升打定了拼死不合作的态度,一副爱聊不聊的样子:“有话就在这儿说。”
  陈芜气得牙痒痒,可又拿林升没办法,原地站了半天,只能扯了把椅子坐到林升旁边。
  坐下后陈芜才注意到林升穿了一条破洞牛仔裤,脚上竟是一双帆布鞋。
  林升本就比自己小许多,再加上长得清丽脱俗,一向又是个随性洒脱的性子就更显得跳脱。
  年龄一直是陈芜心里的一根刺,她认定沈向洲那么爱林升无非是因为她比自己年轻,而在她的生命里从来都没有以后更不会出现“帆布鞋”这个词,更何况林升穿得毫无违和感,她心里怎能不气。
  “你看你穿的是什么样子?你以为你还是青春无敌美少女?也不害臊。”
  林升也想不通今天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要来批判自己的穿着,一股火气蹭地就冒上来,“你今天煞费苦心来找我就是为了批评我穿的衣服?”林升手指着对街灯火通明的写字楼:“你每天这么闲这么爱发表言论,对面的时尚杂志社随时欢迎你去应聘。”
  林升别过脸不去看她,俨然一副结束谈话的样子。
  气氛一度僵持。
  陈芜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正题:“你能不能好好跟向洲说说,你们要断就好好断,向洲现在还以为你在跟他闹脾气你知道吗?”
  林升已经再没了好脸色,“我跟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跟他和你都没关系了,你们俩之间的事能不能不要再牵扯到我。”
  陈芜都快哭了:”你要是没给他留希望,他至于直到现在还对你念念不忘?“
  她泫然欲泣,字字句句发自肺腑,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受了什么莫大的委屈。
  林升彻底没了耐心,“你在这儿演戏给谁看?要不要给你搭个戏台子让所有人都来看你演,以前我在的时候你也天天找我茬,现在我走了你还不满意。是不是嫌现在生活太平淡了,没人跟你打擂台了?现在我这个恶毒女配终于退场了,你这个女主角赶紧去找男主,广大的舞台我都留给你们。”
  “那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彻底断了念想。”陈芜还是不依不饶。
  “陈小姐,林升已经跟你的前夫说得很清楚了,他们也一直没再联系,我觉得问题不是出在她身上,你该去找你的前夫谈谈才对。”说话的人是何青泽,他本来没打算掺和,但看着气氛愈加焦灼,有心出来打圆场。此时虽是笑着的,语气和眼神却是危险十足。
  陈芜敛眉一想,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林升身边出现另一个男人,她眯了眯眼:”哟,我说呢,原来是找好下家了,难怪说分手的时候头也不回。“
  ”什么下家?你自己思想龌龊别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
  眼看又要吵起来,何青泽按住就快要拍案而起的林升,耐着性子对陈芜说:”我们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们也没什么再继续聊下去的必要,你还是先走吧。“
  陈芜走后,林升还在义愤填膺:”你怎么还护着她呀?你都不跟我同仇敌忾一起骂她!“
  ”要是你们俩打起来了我一定站在你这边。“
  林升撇撇嘴:“我又不是什么市井泼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