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鸿门宴

  回到家,孟言还是忍不住在手机上翻了翻许恵琪的视频,“哎哎哎,才发布的,题目叫回国的这几天。”
  孟言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视频下面的评论也逐条翻阅了一遍。
  开始一一点评了起来:“这人可真是够心机,你看,视频里镜头若有似无扫到了好几次何青泽,明明那么多人一起聚会,偏偏就刻意镜头在何青泽身上停留,语言和动作也故意让人误会。”
  何青泽本就长相出挑,再加上之前上过一次杂志,粉丝们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人并立刻跟up主本尊联系在一起,评论里半壁江山都是在说:“这是琪琪的男朋友吗?好帅!终于给我们看正脸了!”
  “你看你看,所有问口红色号和衣服品牌的都回复了,就连手机壳链接都回了,偏偏所有关于’是不是男朋友‘这个问题统统装瞎,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到时候就算被扒出不是男朋友她也能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又没承认过,可她现在只要不否定大家不就明摆着觉得是默认了嘛。”
  林升忍无可忍,终于问出了一个她曾经异常鄙视的问题:“那你觉得我跟她谁漂亮?”
  孟言果然瞪大了眼睛:“你可别因为这么个人智商就倒退到小女生了。”
  她还是想了想说:“其实长相来说你们是差不多的,只是类型不一样,她是风情不羁型,你是清冷个性型。你千万别去计较这种事情,美本来就是多种多样的,有恬静的美,有放肆的美,她确实是现在流行的长相风格,但也不能代表所有人的审美。更何况美的程度也不是能像考试答题一样,每个人都能有一个确切的分数,外表也不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不然这么说来,长得第一漂亮的人就能拥有所有人的爱了?喜欢也不是能按外貌的高低顺序依次排列下来的。”
  孟言终于翻完了许恵琪的一系列社交账号,从胸中吐出一口浊气:”人生可真是不公平,老娘每天累死累活起早贪黑还不如人kol打个广告赚得多。“
  林升倒是有些惊讶了,“她不打广告的吧?小雨今天跟我说她圈粉的一大原因就是从来不接推广,纯分享。”
  “这你就单纯了吧,”孟言不遗余力地开始科普:“张少辰就是做pe投资的,他跟品牌方接触这么多年能不了解这些套路?她要不赚钱是疯了才天天举着个相机拍个不停,回家还要辛苦剪几个小时视频?当然不排除很多人的展示欲和表现欲,但许恵琪这个人绝对是要接广告的,因为她但凡带货成功了品牌方的公关是会发朋友圈的。”
  孟言扬了扬手机,显然刚才已经确认过了,“再告诉你一个劲爆的,她也是签了网红包装公司的。”
  “她家本来就挺有钱,根本没必要签公司。”或许是许恵琪包装得太成功,从不跟其它博主抱团,广告也打得相当隐晦,俨然一副遗世而独立的模样,林升都想为她打抱不平了。
  “这也挺正常的,不算是黑点,不然你想,“孟言掰起手指头开始数:”营销不得花钱?获客成本不得花钱?买水军不得花钱?不然每天打开微博和弹幕网站首页推荐的那些你以为都是靠自身魅力自己火起来的?但她们赚得也多啊,一条推广费是粉丝数量除以十,一个年度爱用品视频下来就能挣套三线城市的房了。“
  林升若有所思:“看来下次不能买那些突然爆红起来的小众品牌了,还是得买经典款。”
  “这不是重点好吗?!”孟言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跟你说这些是为了让你了解对手,你现在随时都要进入战备状态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林升被赶鸭子上架,就像一个在家锄着锄着地的少年,突然一夕战争爆发,就被人推着搡着不情不愿上了战场的无辜群众,她连忙撇清关系:“这事儿跟我无关,我跟他八字还没一撇,什么也轮不到我来。”
  *
  在赴宴之前,林升是很期待的,张德荣算是她童年时期为数不多的温情人物之一。
  姐弟三人早早打车来到了餐厅,特地定了一个包间,丁逸还提前在前台压了钱,为了避免到时候张妈妈跟自己抢单。
  餐厅坐落在一处湖边,四周都是公园,每个厅距离都挺远,分隔成相对独立的院落,景观布局、细节装饰,无一不考究,彰显着它的身份与格调。
  张德荣很快带着他的侄儿进来,想到张妈妈现在是借宿在自己姐姐家里,几人对那侄儿也是颇为热情,忙招呼两人坐下。张德荣眼睛转了转,让自己的侄儿坐到了林升旁边。
  从丁逸考上大学开始,姐弟三人就没再回过福利院了。虽然有心回去看看,但寒暑假是无穷无尽的兼职、打工、实习和论文,毕业之后那就更没时间。
  在孩子们的眼里,张德荣是一个时而严厉时而温柔的中年女人,她总能把这个度拿捏得很好,那个精明能干的女人没想到这么快竟退休了。
  三人都很感慨,一直说起以前的趣事,又说说曾经的小伙伴如今发展如何,又聊聊张妈妈的近况。
  但三人想聊的话题跟张德荣想说的显然不在一个维度上。
  敏感细腻如林升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不过是不愿承认罢了。张德荣从没问过一句关于现在三个孩子的生活情况,他们说的话她也只是浅浅地应付,几次想要打断。
  饭局的走向在张德荣好不容易逮到一个空当说正事的时候开始变得诡异了,“小升,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侄儿,邵云,在律所当律师,年轻有为。”
  林升莫名其妙地看了邵云一眼,刚才见面不是已经介绍过了吗,后者在触上林升目光的时候眼神慌乱,只一瞬又低头。张德荣觉得这显然不够:“来来来,你们把微信互相加一下,都在荣城,以后有什么事也能互相关照。”
  林升正踟躇着,孟言拿出手机:”张妈妈,我和丁逸也在荣城,要加就一起加。“
  丁逸被这急转直下的对峙愣神了一秒,随即切换到护姐模式,”对对对,云哥,来,加我吧,她们俩女的你跟他们玩不到一块去,加我咱们下次约去打篮球或者开黑。“
  争来争去,最后在张德荣的施压下,邵云还是加了几人的微信。
  邵云相的亲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他的择偶标准说来也简单,就一条,只要长得好看。
  这个标准说来简单,可现实生活中,大家都是普通长相,打扮太过的不行,不是纯天然的更不行,邵云自己也不是什么石油王子、行业领军、市内首富,就算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别人又看不上他了。
  张德荣早已在电话里听自己姐姐抱怨无数次,愁的头发都快急白了,“他今年可就三十了,再这么拖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结婚?我已经发动身边所有的人帮着留意了,可他就是一个也看不上。”
  张德荣脑海里有个轮廓越来越清晰,她工作几十年,见过的孩子不计其数,可漂亮到能让人记住的也就是林升了。
  为了讨好姐姐,她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张罗着这场相亲,先以想他们了为由把人骗出来,电话里,她一字一句诉说着她对他们的爱,说她做老师这么多年最喜欢最欣赏的还是他们。至于林升会怎么想?她一个没人要的孤儿,能嫁给一个家里有两套房子的荣城本地人已经是高攀,她还想怎么样?
  后半程几乎变成了张德荣的个人solo,邵云从见了林升第一眼开始耳根子上的红晕就没下去,他既希望小姨多说一点,可说得多了他又难堪起来。
  张德荣一见邵云这样的反应就知道有戏,他脸皮薄,于是她专等吃完饭后拉着林升一边走一边低声耳语:“邵云家里是有两套房的,他妈妈说了结婚之后任你们选,想一起住就一起住,不想一起住他们就去住那套小的。”
  众人走到了路边,正在等出租车。
  张德荣又说:”我姐姐说了,等邵云结婚了就要给他买车,二十万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谢天谢地,出租车终于来了,林升从马路沿子上跨了一步走下来,冲张德荣挥手:“张妈妈,我们先走了,下次再聊。”
  张德荣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那眼里仿佛有千言万语,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声被斩断。
  车内,姐弟三人一时无话。
  丁逸忽然想到什么,“你们昨天还买了个一万多的按摩椅……”
  “退了!”林升立刻做出决定:“快打电话问问,没发货就能退。”
  孟言已经在拨电话了,电话接通询问了两句,随即笑道:“好的好的,不好意思,能退就好,我下午过来退钱。”
  电话挂断后,气氛还是同样沉闷,但总比刚才好了那么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