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夜游

  何青泽走出洋房群,顺着小路大跨步地往外走。远远地就看见草原上的十几匹马缓缓走近,他认出打头的马上坐的是程一洁。
  他眯起眼睛,左右搜寻了一下,明显没有看见自己想找的人。
  马夫已经把最前面的马往马厩引了,何青泽上前两步,抬着脸对程一洁说:“一会儿卸下来了就到外面空地里吃烤肉。”
  见程一洁点头,他又状若随意地扫视了一遍众人,询问的语气:“你们那栋住的所有人都在这儿了?”
  程一洁脱口道:“没有,林升吃了午饭说她想睡觉,现在应该还在别墅里。”
  何青泽抬手看了一眼手表,“那你们先进去,都六点半了,七点就要开饭,我去叫她。”
  程一洁也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浑浑噩噩地就顺着他的话点头。
  林升从中午吃完午饭就回房间开始睡觉,睡到大概两三点就醒了,可眼皮像是被粘住一样怎么也睁不开,身体重得不行,头也昏昏沉沉,索性又躺下继续睡。再次睡着的两个小时里,就是无穷无尽的噩梦了,高考的时候拼命做题结果还是没做完;被不知道哪来的仇人追杀,跑啊跑结果跑到悬崖边上,再次惊醒是林升一个鲤鱼打挺腾地一下坐起来,决心不能再睡了。
  何青泽刚进门的时候就看到林升走到客厅,她应该是刚洗完澡,身上穿着一件背心和很短的热裤,露出白皙光洁的两条腿,发尾也还有些湿,整个人仿佛还氤氲在湿漉漉的水汽中。
  何青泽突然出不了声了,眼睛只静静地跟随她。他看着她走到面对庭院的椅子前坐下,曲起膝盖赤脚放在座位上,又腾出手把微卷的长发从背上拢出来,铺在椅背后面。
  旁边的茶几上摆着几片西瓜,林升随手拿起一片放在嘴边,又看着庭院的方向突然笑出声。
  何青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是一条小土狗正躲在树下怯生生地看着她。
  林升笑着冲小狗招手:“小狗狗,快过来。”
  小狗狗还站在原地,睁着一双眼望着林升,把她都要看化了,林升自动切换成娃娃音跟狗狗说话又时不时地咬一口西瓜。
  过了一会儿,小狗明显是放松戒备了,开始奶声奶气地嗷嗷叫,林升走过去蹲下摸了摸狗狗头上的毛,小狗露出了无敌享受的表情直往她身上蹭,她干脆直接躺下来,躺在庭院和室内交接处供人休憩的木板上,把小狗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肚皮上。
  何青泽听着林升口中唱着咿咿呀呀的小调子,忽然就想起小时候爷爷奶奶家那只永远都在慵懒地晒着太阳的黑猫,心里冒出一个惊世骇俗的想法:难怪上次那么喜欢猫,原来是同类。
  只听得林升一声惊呼,何青泽心口一拧,只见林升蹭地一下跳起来,飞快地冲进客厅里,刚跑进来又看见突然出现的何青泽,再度被吓后整个人定住。她愣愣地给何青泽指了指外面:“地上竟然有蚂蚁!差点钻到我衣服里面来了。”
  林升觉得自己有必要再洗一个澡了,她浑身抖了抖,又把衣服下摆也扯开扇了扇,头发也仔细检查过后才抬起头,“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哦……那什么,我来叫你出去吃饭。“何青泽一时间有些口齿不清。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洗过澡的原因,林升的脸白净细嫩,何青泽想到平时林升好像也很少化浓妆,眉眼干净清冷,不过又跟今天有点不同,脸上未施任何颜色,但嘴唇却嫣红湿润,莹润饱满,跟刚才吃过的西瓜颜色一模一样。除了脸,露出来的所有肌肤无一不白如凝脂,冰肌雪肤。他还发现林升的左手臂内侧靠近胸的位置上长了一颗小痣,随着她抬手时若隐若现。他突然有些不敢看林升的脸,便一直盯着那颗小痣瞧。
  何青泽的呼吸越来越乱。
  林升说:”好,我马上就……“
  ”我可以吃你的西瓜吗?“
  ”什么?“突然被打断的林升有点没反应过来,这孩子家里是缺吃少穿了么,想吃西瓜也需要酝酿这么久,林升把整盘西瓜端过去递到何青泽面前:”吃吧,这是刚才我给前台打电话让人送的,现在天气热,吃点西瓜是挺好的……“
  何青泽还是侧着脸不看她,”晚上还是有点凉,你穿件薄外套再出门吧。“
  说完就捧着那盘西瓜开门,出去了。
  *
  晚饭是露天的,所有人围在坝子里,中间火炉上架着一只巨大的全羊,一个皮肤黑黝黝的男人正在往上刷油,油滴上去滋滋作响,旁边还有烤架,像是在烤别的烧烤。
  同事们大多都已落座,林升从一排桌子后面走过去,烤好的肉已经在每个座位上都摆好一些了,她看见小雨旁边的餐具上,没有放葱,很多辣椒面。林升径直坐下,跟小雨打了个招呼,她抬头看了一眼何青泽,他坐在对面,正跟度假村里面的负责人聊天说笑,像是有感应,他忽然也转过头看向林升,林升匆匆别开头,避开视线,把袖子往上卷了两圈,开始吃东西。
  晚上,林升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选择公共浴汤,而是找服务员要了一个私汤,毕竟泡温泉这么放松的事情,她不想再努力找话题跟同事聊天,社交也是很累的。
  度假村里面的大部分区域都是用大面积的自然景观做分隔,温泉与温泉之间也只是两米高的石墙和绿植,林升趴在石头边,双手交叠,脸枕在手臂上。她能清晰地听见隔壁的同事们慷慨激昂的对话,起哄、调笑、聊天,听到好玩的地方她也埋着头低低地笑。
  直到泡得浑身酥软,耳边的嬉闹声也渐渐平息,林升才不情不愿地起身回房。
  泡温泉时就已睡意昏沉,本以为一沾上床就能秒睡,没想到辗转反侧,反倒是越来越精神。旁边的小雨早已睡得昏沉,林升一失眠就喜欢上厕所,上了三次厕所之后还是翻来覆去,一闭上眼睛思维和全身的细胞就像是在嘶吼咆哮,一个个都吵着要出去,硬躺着已是折磨。
  林升下床准备去找酒喝,二楼的冰箱里只有饮料,她蹑手蹑脚走下楼,终于找到一处放洋酒的柜子,林升随手抽出一瓶威士忌趁着夜色看到上面的标签:额外收费商品,28000一瓶。林升仔细数了数后面的零,随后颤颤巍巍地把酒瓶放回去。
  最后只得回到房间的阳台上,拿出一根烟点上。
  月明星稀,虫草微鸣,林升坐在躺椅上抽烟,烟抽到一半,她把脚放上来抱着膝盖,头往后半躺着一边抽烟一边看星星。
  “咚。”篮球落地的声音。
  林升直起身子,透过栏杆的缝隙往下看。几秒之后,一个欣长的身影单手拿着篮球背对着她往前走过。
  林升看了一眼手机,十二点半了。
  她站起来,倚在栏杆上,定定地盯着那个身影,心里默数着数。
  何青泽忽然停下步子,顿了顿,转过身来,一双清亮的眸子对上林升。
  几年后,林升独自走在异国他乡,还会时常想起这一幕,月光姣姣,意气风发的少年身长玉立,模样俊俏,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眼里全是她。
  何青泽往回走了几步,在楼下站定,隔着两层楼,何青泽想大声叫她却又怕吵醒别人还是压低了一些声音:“你想不想吃冰棍?”
  林升笑着说:“要!”
  别说冰棍了,他现在无论问什么她的回答都是要。
  “那我现在回去拿。”
  “嗯。”
  林升说完转头就往楼下跑,她找了个台阶径自坐下,强行抑制住快得过分的律动。
  何青泽过了几分钟才拿着冰棍过来,篮球已经放回去了,他坐在林升旁边,替她撕开包装纸。淡淡的夜风吹来刚沐浴后的香气,林升意识到他刚刚回家可能还冲了个战斗澡。
  林升拿着冰棍放在嘴边,舌尖舔过最上面的部分,分离时嘴唇上也变得亮晶晶的。
  “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下午睡多了,现在睡不着。”
  何青泽说话时一直侧过头去看她,林升则一直盯着手里的冰棍,目不斜视,说话也不往旁边看一眼。
  “那你呢?”
  “我每天都睡得很晚,这是正常时间,而且我今天没运动,总觉得不舒服。”
  林升心里是很羡慕这种精力旺盛的人,很长一段时间,林升都把自己没有成为一个特别有作为的人归结于她的睡眠太多。
  “那你每天早上几点起?”
  “六点半吧。”何青泽明显感到林升的情绪变化,他像是猜出了她的所想,问道:“你是不是每天晚上睡觉都做很多梦?有时候还会半夜惊醒?”
  林升狂点头,探究的眼神看向他。
  何青泽笑道:“那就是了,我虽然睡得少,但我都是一上床就进入深度睡眠,你晚上睡眠质量不好,所以当然会睡醒了第二天还觉得累了。”
  林升若有所思:“那要怎么样才能进入深度睡眠?”
  “心态要调节好,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作息规律,不要熬夜,还要多运动,不能只坐着躺着,晚上睡觉之前最好不要看电子产品,午睡也不能睡太久,不然睡醒了起来还是困,最好控制在半个小时或者四十分钟。”
  “那我有一个问题。”
  林升发出了直击灵魂的拷问:“午睡半个小时那包不包含躺在床上酝酿睡意却还没睡着的一段时间呢?就算困,我每次也要辗转反侧很久才能睡着的。如果只按睡着的时间来算的话那我就不好定闹钟了。还有,你说不要熬夜那我如果现在是生活在西半球呢?我的身体器官怎么知道我是生活在哪个时区?怎么知道我有没有熬夜?比方说新疆朋友,晚上十点天还大亮,总不可能就上床睡觉了吧?”
  何青泽想了想,“这个还是得根据日出日落,潮汐更迭来看的,就算你要晚睡也尽量做到每天同一时间睡同一时间起吧,尽量规律一点,入睡困难的问题解决了午睡的时间自然也好确定了,或者白天可以不睡觉。还有一点,你是不是蔬菜的主要摄入途径就只有麻辣烫和烧烤?”
  林升小声道:“还有麻辣香锅……”
  何青泽嗤嗤地笑,“挑食也不是指不吃某一样食物,而是不吃某一种类的食物,比如根茎类蔬菜你吃其中一两样就可以了,绿叶菜你也可以只挑喜欢的一两样来吃,就没那么难了。”
  林升微蹙着眉,“要做这么多的事情才能换来精力充沛,那我还不如就继续嗜睡着。”
  “你不喜欢吃蔬菜可能也是跟做的不好吃有关,我有个朋友开了一家素食餐厅,能把蔬菜用极清淡不油腻的方式做得好吃,等这次回去了我带你去吃。”
  何青泽看着她:“我们就先从这一步开始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