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示好

  林升百口莫辩,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没躲着他,证明自己一点也不怕他,她索性提高了声音:”那你现在又在生什么气?你父母之间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来惩罚自己,现在还来迁怒于我?“
  “迁怒你?”何青泽也站起来,“你说得轻巧,我要是再不管就没人管得了了,那我妈怎么办?”
  林升完全是吼出来的:“他们的事情凭什么要你管?他们把你生下来就应该对你负责,而不是用他们的事情强加在你身上。”
  剧情急转直下,林升也不知道他们俩怎么就突然吵起架来了,何青泽也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因为情绪激动还在喘着气,只是再没开口。
  半晌,他说:“我小时候常常不在家,一个人跑出去玩。可是每次我晚上一回家,我妈就会让我给我爸打电话,她说只有我能让他回家……她每次让我打电话的时候都很崩溃,神神叨叨的,我真的很怕她会疯。”
  “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林升说:“他们怎么样都是他们的事,不管他们关系最后多恶劣,也不管你妈妈最后会不会疯,这些都不是你的错。”
  何青泽看着林升,可目光又像是透过了她在看后面的树。
  林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开始捡着什么说什么:“你爸妈可能不爱对方了,但他们一定都爱你,我们也不能阻止他们去追求幸福吧,就算你爸爸爱自己胜过爱你和你妈妈,但你现在也已经是独立的个体了,而且你妈妈的执念太深,这是她的问题不是你的。”
  何青泽还是一句话也不说,埋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个长相黑瘦的男人在树丛边探头探脑,他隐隐感觉到这是一个不容打扰的谈话氛围,等了一会儿才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可以插话的当口,“那个,请问……是您叫的代驾吗?”
  林升一看那人身上果然穿着代驾字样的蓝色小背心,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连连道:“对对对,就是他。”说着就把何青泽往前推,何青泽像是入了定,牵线木偶一般老老实实地把车钥匙掏出来递给代驾,又径直走向自己的车。
  本来,何青泽打算今晚一定好好想个方案出来整治方璟,方璟他不会留,老头子他也要好好跟他闹一场。
  可一整晚,何青泽的脑里心里全是林升晶莹坚定的目光和那句“不是你的错”。
  *
  第二天,林升难得睡了个懒觉,起床环视一圈,家里昨晚没有任何人回来的迹象。她从冰箱里拿出酸奶和坚果,简单对付了一下,刚准备下午休息在家看看美剧,心里就有个小人跳出来谴责自己了。林升看了一会儿剧看得内心惶恐不已,心想着犯罪分子刚作完案受到的内心煎熬也不过如此,她叹了口气,收拾收拾东西还是任命地去公司了。
  公司里跟工作日一般无二,人员也基本到齐,各忙各的井井有条,大家除了比平时走动得稍显随意了一点之外,根本没有一点假期的感觉。
  林升刚走近座位,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正站在自己的桌子面前,似乎在观察着桌子上摆放的东西。林升一看见杨广生心里就一阵阴风阵阵,自己的东西被他看上一眼都觉得恶心,她疑惑地看向小雨,小雨听到脚步声就已经抬起头,向林升眨眨眼,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苦笑,看样子她应该是阻拦过他了,但结果无效。
  杨广生反应就比小雨迟钝许多了,林升在旁边站了几秒他才慢慢转过头来:“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
  林升语气冰冷:“找我有事?”
  “你为什么把我拉黑了?”
  林升看着自己桌子上的水杯,像是要把水杯盯出个洞来。
  杨广生突然放软了许多,说:“那我给你道个歉总行了吧?”
  面对讨厌的人,林升觉得多看一眼多说一句话都是煎熬,抱着赶快结束话题的心情,她语气急促:“没事,大家都是同事。你快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做。”
  杨广生嘴角微挑,靠在椅子上看了林升一会儿,终于侧开了身子,往外走了几步,让出了座位,“好,那我先走了,你记得把我放出来。”
  林升胡乱嗯了几声,把自己的椅子拉开,赶紧坐下。
  “嗞~”,手机震动的声音,林升拿出手机,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何青泽雀跃的心情:今天周末,我请你吃晚饭。
  林升噼里啪啦开始打字:不用了,我要跟小雨一起吃饭。
  何青泽:昨天对不起。
  林升:没关系,我都忘了。
  何青泽:公司附近我发现了一家特别好吃的日料,你不是喜欢吃鹅肝寿司吗,这家店的鹅肝寿司真的绝了。
  林升强忍住想要问他店名的冲动,努力做出没兴趣的样子:真的不用了,我已经跟几个同事约好了。
  林升自顾自地结束谈话,退出对话框,又查了查邮件。
  突然,她心里一阵发毛,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她猛地一转头,杨广生竟还没走,一直站在她身后,此时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手机屏幕。
  林升霎时背后一身冷汗,目光惶恐地看着他。杨广生一点儿没有被当场抓包的羞恼感,表情自然地转过头来看着林升,微笑道:“那我先走了,再见。”
  她看着杨广生的背影已经走出大门,还是有点回不过神来。她慢慢转过头趴在桌上,心还在扑通扑通地狂跳,林升抬起头来,果然小雨也是一副惊恐的模样,林升的心情瞬间找到宣泄口:“他这个人是不是精神不太正常?!”
  下一秒语气就带了些抱怨:“你怎么刚才也不提醒我?”
  小雨的声音都有些发抖:“我想跟你说来着,可他的表情看着好恐怖,我有点怕。”
  林升和小雨只差相拥而泣了,往常爱看的惊悚片正在不受控制地歘歘往脑子里钻,林升说话都带哭腔了,”这人也太可怕了,我真没想到上班也是一个高危行为,不行我这几天必须得跟丁逸一块儿回家了。“
  晚上,林升坚决不自己先回家,风里雨里都要先去咖啡馆继续学习等着丁逸和孟言加完班一起走。
  林升在咖啡馆里是有一个固定座位的,她寻觅良久,发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安静又不容易被发现,而且处在一个微妙的地势,她可以看见外面的环境,可外面的人却是不容易看见这一桌。
  林升刚把包里的ipad、书、笔记本拿出来放好就听见一个惊讶的声音:“好巧啊!你也在这里。”
  林升很无语:“我每天都在这里,你跟我说好巧?”
  何青泽被戳破也不在意,直接坐到林升对面。
  “我爸之前投资了一家电影公司,然后最近要上的一部新电影主题曲是艾莉丝乐队唱的,下个月你不是刚好考完试了吗,我带你去参加电影首映,犒劳犒劳你,主创人员和艾莉丝乐队都会去,还要现场演唱主题曲。”
  林升手上动作未停,一边点着鼠标,淡淡道:“你爸不是开超市的吗?”
  “光开超市怎么行,闲钱一多那肯定得投资啊,不然超市要是出了什么事干不下去了还有别的收入嘛,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林升啊了一声,作恍然大悟状,她终于调出了网课链接,打开书准备进入学习状态。
  何青泽回过神:“你别转移话题,你不是喜欢艾莉丝乐队吗,你考完试的第二天我们就去。”
  “谁跟你说我喜欢艾莉丝乐队了?”
  “不是……”何青泽坐直了身子:“你上次坐我车的时候明明说了。”
  林升也想起来了这一茬:“那上次是上次,我现在不喜欢了。”
  何青泽都快被气笑了:“你这人这么善变的?我都听你们部门的人说了你平时听歌都听艾莉丝乐队的。”
  何青泽一着急起来全没了平日里的处变不惊大家风范,像个小孩。林升眯了眯眼:“你在公司还有眼线?这种事都跟你说,够八卦的啊。”
  何青泽像是终于抓住了一个把柄死死不放:“你别转移话题,你就是喜欢艾莉丝乐队。”
  “那我也只喜欢听他们的歌,不喜欢他们的人,谁说的喜欢听谁的歌就必须去现场看?”
  何青泽瞪着眼过了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他泄气似的往后一靠,笑得有些无奈:“你这个人啊,满嘴跑火车。”
  林升很坦然:“那我要是直接说不要你多没面子。”
  何青泽怒道:“难道我现在就很有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