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质问

  林升和孟言坐在一桌,孟言因为是张少辰带过来的,所以自然跟着张少辰和几个力丰的同事坐在一起。
  刚开席不久,几个同事就忍不住小声八卦起来了,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女人最先挑起话题:”刚才那个是利荣的何子卿吧,都多大年纪了,找的那女人都能当他女儿了。“
  旁边一人啧啧道:”有钱人的世界啊,我们不懂,各取所需罢了。“
  ”我之前有个朋友认识利荣的人,他说何子卿包养小三包惯了的,这个女人还不是想着趁年轻赶紧捞两把。“
  ”今天摆明了那女的想挑事,我还以为能傍上这种男人的女的怎么也不是省油的灯,现在看来也是个徒有其表的。”
  “听说这女的是何子卿这两年刚换的,正在兴头上,宠得很,估计撂不开手。”
  孟言撞了一下林升的手肘,凑到耳边低声道:“你看你们何总,手上的拳头捏紧了就没松开过,手指关节都泛白了,你说他会不会吃着吃着饭突然一口老血喷出来。”
  林升侧着头往旁边那桌看,最靠里的那桌坐的是两家公司的高层,闫恒温士远产品经理和其他几个部长都不善应酬,魏子川也只适合平时小打小闹,一到正式场合就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还是得靠何青泽一个人兜着场子。
  林升远远地都能感受到那桌觥筹交错的氛围,何青泽面上丝毫不显,跟旁边的人说着话,刚说完一句整桌人哈哈大笑,他时不时地起身给人倒酒,又举起酒杯与众人推杯换盏,气氛活络。
  孟言语气调笑,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你看,这是何等的心理素质,估计上一秒死了爹下一秒都还能嘻嘻哈哈上台说相声。”
  张少辰转过来瞪了孟言一眼:“你小点儿声。”
  孟言也意识到自己玩笑开得有点过,顿了顿,叹了口气道:“所以呀,我这辈子是没想当什么大老板了,没那演技。”
  一顿饭磨磨蹭蹭到八点才开席,不停地敬酒聊天,又一直到十一点才终于吃到尾声。
  林升已经默默地在手机上看起了课件,孟言突然凑过来,笑得有点意味深长:“我今天晚上要去少辰的出租屋里住。”
  林升瞬间了然,善解人意地说:“行,那我一会儿跟小丁打车回去。”
  大家都开始起身往外走,林升在人群里寻找丁逸的身影,好不容易扒拉开几个人:“小丁,你走那么快干嘛。”
  丁逸恍然大悟:“升姐!”
  林升一愣:“你在惊讶什么?”
  丁逸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对不起啊我正准备给你们发信息来着,谢灵让我跟她一起打游戏,我晚点儿再回去。”
  林升看了眼手机确定了时间,“晚上十一点?你们还要去打游戏?!”林升已经斜着眼睛看丁逸了,“你确定你们只是单纯地打游戏?”
  “你别……”丁逸直接走到林升背后,按着她的肩膀强行转了个方向,推着她往前走:“快走吧,我送你上车,你上车了我再去网吧。”
  林升被赶鸭子上架,掏出手机开始打车。
  “我的天哪。”林升站在马路边盯着手机发出一声惊呼,丁逸凑过来想看,林升把手机一翻,屏幕对着丁逸,“我现在排到第103位,有得等了。”
  丁逸倒吸一口凉气,自己天天上班已经很久没有周末的概念了,此时突然想起:”今天是周五嘛,大部分人明天应该都不用上班或者不用那么早上班,所以出来玩的和加班的都拖到这个时候了。“
  林升看着丁逸并未打算转身离开,应该是准备陪自己等,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要不你先走吧,谢灵不是还在等你吗。“
  丁逸还是不放心:”你一个女生,我们家又远……“
  ”真的没事,你快走吧,我一会儿把车牌号发给你。“
  丁逸一脸为难,最后像是做了一个极大的决定:”那行吧,我先走了,你也注意一下有没有出租车,千万别坐黑车,一会儿上车了记得把车牌发给我,到家了也给我发信息啊。“
  ”嗯嗯。“林升点头如捣蒜,朝丁逸挥手:”你放心吧,拜拜。“
  街道两边商铺林立,普衫街附近的街道市政都做得不错,连带着附近的商业也都看起来有模有样,装修不好的店铺根本不好意思存活在这条街上。
  林升左右看了看,穿过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每家店铺里面都还门庭若市,一点儿没有大晚上的萧条模样。
  手机上的排位一动不动,只剩一个圆圈正在不停地重复打转,蓝色的部分流畅地运转着,一圈又一圈。
  林升穿着高跟鞋,没一会儿腿就有点酸,她抬步往街里边走。街上都有花坛,花坛旁边还有长椅,都能坐坐。
  林升穿过一棵树,想往稍僻静一点的背面走,普衫街上的灯光还很亮,旁边几栋写字楼里的灯起码还亮着一半。树叶把投下来的光落在地上裁剪成了小小的星星点点,分不清哪个是灯光哪个是月光。
  林升再抬起头的同时就停下了脚步,远远地望着坐在花坛上正在抽烟的男人。何青泽头埋在两手中间,脸上一片晦暗,他刚好坐在背光的地方,路灯投下来的橙黄色灯光在地上形成一个半圆,而他刚好坐在半圆的圆弧外面一点,光明和阴影一线之间,仿佛把世界都划分为了光明和黑暗。
  隔着大概两米远,林升都能感觉到何青泽身上的低气压,头上就像罩着一团乌云,怎么也散不开。
  他撑着头的手突然拿下来把手边放着的易拉罐捏成团狠狠地往前一甩,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像是在宣泄某种情绪,但这显然不够,下一秒,他就突然站起身来。
  林升一惊,下意识地觉得应该远离这种一看起来情绪就不太稳定的人,正想转身就走,几乎是立刻就对上了何青泽满是戾气的眼神。
  何青泽全身僵住,又想起自己刚才狼狈的样子应该也被林升看了去,他什么也没说,又坐下去继续抽烟。
  林升简直进退两难,想走又没走脱,何青泽明显是看到了她,两人都是同事更是上下级关系,虽然不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但自己的工资还紧握在对面这个人身上啊。林升心里默念几句”office政治“,慢慢踱着步往前走,不管怎么样,面子上还是要象征性地安慰两句。
  林升走过去坐到何青泽旁边,何青泽一动不动,没有半点要交谈的意思。林升心里搜刮着语言,回想自己难过的时候都想听别人说什么。想了半天,得出的结论是,自己难过的时候就想一个人静静,谁要是来提那件让自己难过的事自己才会更烦。
  想到这,林升愈加坐立难安了,这尴尬的气氛促使林升又萌生了离开的想法,反正何青泽现在的反应也不像是注意到了她。下定决心后,林升脑里的小剧场反而开始不受控制地上演一幕幕的法制节目,腿像是灌了铅怎么也抬不起来。
  何青泽现在这样子该不会想不开跳河跳楼什么的吧,就算自己能走回家一个一看就很有钱的醉汉走在路上不会被混混盯上吧,林升抬起头四处看了一下,果然,现在每条路上都是有监控的,自己作为最后一个被监控到的与何青泽见过面且有短暂交集的熟人到时候肯定会被调查的。
  一套思路下来,林升定了定心神,故作轻松道:”何总,您在这里等人?“
  何青泽嗯了一声,没说话。
  空气再度沉默……
  林升把手机打开看了一下排位进度,完了,还是找不到离开的正当借口。等人?她默了一会儿,说:”那既然你在等人,我就先……“
  ”我是在等代驾。“
  ”啊?“林升正准备起身,衣服摩挲,完全掩盖住了何青泽有些沙哑的声音。
  ”我说我在等代驾,我喝了酒开不了车。“何青泽重复了一遍。
  ”哦哦哦……“林升重新坐好,坐得端端正正。
  何青泽像是终于活过来了:”你怎么一个人?还不回家?”
  “我在等车,”林升看了看手机,念道:”我现在排在第92位了,应该还有半个小时。“
  这种时候何青泽还能勉强扯了个笑出来,”那我一会儿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我家远,你家不是就在附近吗,送我绕了一大圈了。“林升开启拒绝三连。
  何青泽看了她一眼,没再坚持。
  又是无尽的沉默深渊……
  林升看他情绪也还算稳定,她开始搜肠刮肚想自己还有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家里的牙膏好像快没有了,吃的零食也可以买一点,本来打算明天跟孟言一起去大采购,林升想着现在便利店应该也还没关门,林升再度起身:”那我就先……“
  ”你为什么总躲着我?“
  ”什么?“
  林升下意识地就想否认:”我没有啊。“
  ”你刚才明明看见了我,还想跑。“何青泽见林升不说话,又继续开口:”在饭店你也看见了我爸跟那个女人,你为什么不敢在我面前提这件事?“
  林升嘴唇翕动,何青泽步步紧逼:”你别说那些场面话,你到底是怕我生气还是为了划清距离?毕竟这种私人的事情一说出口,就难免会变熟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