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升职

  第二天早上,钟仪哭丧着脸走进来,林升和小雨对视一眼,考虑到办公室里一片忙碌的气氛,都把心里的疑惑按下。几人埋头工作一上午,十二点一到小雨在座位上狠狠伸了个懒腰,大呼一声“爽”。然后就推着椅子坐到钟仪旁边,“你怎么眼睛这么肿?你爸妈是不是又骂你了?”
  钟仪哭了一晚上,现在还是头昏脑涨的,绷着弦工作了一上午现在卸下来整个人都像个耷耷拉拉委屈兮兮的小狗。她靠在椅子上,低着头,两只手互相揉捏着,“嗯,我妈昨晚骂了我一个多小时,说我自己长得也一般就不要要求那么高,还说我不懂事弄成这样她跟介绍人之间也难做。”说着说着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林升觉得自己性子都够软的了,没想到还能见着一个比自己还像水做的人儿、,痛心疾首道:“你不能老是被他们控制你知道吗?你要争取自己的自由,做父母的除了爱自己的子女之外还应该有尊重和理解!”
  “可是……”钟仪还在绞着手,“可是我爸妈也有对我好的时候,就因为这个翻脸不太好吧,而且我反抗了他们就会一直数落我,说个不停,我有时候就觉得还不如顺着他们。”
  “你不能这么想啊,你现在认输了就一辈子被控制了!”小雨家里特别温馨,父母和孩子之间关系就像朋友一样,她完全理解不了这种家庭关系。
  林升心里憋闷,像是堵着一口浊气想吐又吐不出来,她干脆留她们两人继续没有结果的争辩,一个人起身出门,往上走了几层找到个没人的露台。
  她坐在台阶上,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点燃。从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楼下广场,热闹的午休时段,几个穿着西装和铅笔裙的男人女人靠在树边聊天,不知道聊到什么女人推了男人一把,嘴里骂着什么,男人趔趄了一下又弯着腰笑。旁边还有一个年轻男人提着一口袋的餐盒,另一只手正在接电话,说着说着就站着不动歇斯底里地吼着什么,他生气地把袋子往地上一放,继续激动地说话,手里也在比划着,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能不能感受得到他的肢体动作。
  林升突然觉得人的一辈子好像一眼就望得到头,她看得入神连旁边什么时候有人过来了都没发现。
  何青泽站在露台门口:“你怎么在这儿?”
  林升头也没回,还是定定地看着外面,面不改色:“我工作累了,想出来休息一下。”
  这层楼刚刚搬出去了一家公司,没两天就又租出去了,最近正在装修,经常有装修工人进出,虽然露台他们一般不会进来,但联想到近期一些农民工性侵的新闻,何青泽还是觉得不放心,便径直走过去挨着她坐。
  林升坐的台阶旁边放了一包烟,何青泽拿起来看了看,是一个他没见过的外国牌子,他抽出一支烟叼进自己嘴里点燃。从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林升有些微翘的鼻梁,睫毛像羽扇一般上下飞动,天气已经转暖,她上身只穿了一件驼色的宽松羊毛衫,下身是一条长到小腿的裙子。他的目光跟随着她的动作,她夹着烟的手指细长白皙,手背不知是不是因为清瘦,他甚至能看见蜿蜿蜒蜒凸出来的青绿色血管。
  林升把烟掐灭,站起身准备出去了,“何总,我先回公司了。”
  何青泽还在晃神,有点没反应过来,哦了一声,又突然开口道:“你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我可以让温……”
  “不是。”林升打断他,站在门口默了一会儿,又转过身走回几步:“我只是觉得很烦,世界上有那么多恶劣、自私、没有同理心的人,可是这些缺点不会因为他们变成了父母就自动变好。钟仪的父母都那样对她了,可是她没办法反抗,也做不到欣然接受他们安排的一切,因为他们打着为她好的旗号,所以她连讨厌他们都会感到内疚,这件事根本就是无解。为什么那么多的事情都只能这样进退维谷,不尴不尬,想要快意人生真的好难。”
  “其实跟父母之间的关系也是需要经营的,”何青泽吐出一口烟,“你去告诉她,让她一定要努力工作好好赚钱,因为经济基础决定家庭地位,等她强大到她的父母有什么事都会找她商量的时候她就不会那么没人权了。”
  林升垂着眸子想了一会儿,而后偏过头看他一眼,扯了扯嘴角,“这件事情突然被你说得好简单一样。”
  何青泽笑得清清爽爽:”本来就简单。“
  手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林升低头看屏幕,孟言在群里发信息:朋友们!我了!今天晚上庆祝一下呗~
  林升看着屏幕,忍不住扬起个笑脸,噼里啪啦开始打字:晚上下班一起去喝一杯!
  丁逸:你这个酒鬼又上线了。
  林升抬起头,还没来得及潋起脸上的笑意,笑盈盈道:“何总,我先回去了。”
  *
  晚上九点,林升看时间差不多了,赶紧把手上的活儿整合一下收好,跟丁逸会合之后一起往然鸟酒吧走。
  孟言已经到了,林升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就有一个身影飞奔出来给了她一个熊抱,林升努力提高音量试图盖过酒吧里的音乐声:“你这出差频率也忒高了,我都多久没看见你了。”林升整个人趴在孟言身上,完全被拖着走:“好想你呀!”
  孟言把两人带到卡座上坐定,一脸的春光灿烂:“我可终于了,你们俩得加油啊。”
  林升清了清嗓子,笑得意味深长,丁逸也是一脸的笑意,孟言隐约察觉到了什么,急得不行:”怎么了?有新情况?你们快说。“
  林升扬了扬手机,打开青岩科技的工作邮箱,几个小时前,里面赫然是一条何青泽发的消息,内容是林升升为组长。
  ”啊啊啊!!“孟言跳起来,三人抱成一团,嘈杂的环境和昏黄的灯光给了一切疯狂的理由,他们任凭声音刚从喉咙里滚出转瞬又淹没在浪潮里。
  三个人一起举杯碰了一下,孟言刚放下酒杯就忍不住吐起槽来,“我现在也开始带新人了,虽然当领导很好,但是!刚来的这个小老弟真的是啥都不懂,每天夺命八百问,我现在一看见新人就心疼。”
  林升看见她这狂翻白眼的样子就想笑,“张少辰怎么没来?又出差?”
  本来瘫在座位上的孟言立刻直起身,神神秘秘道:“他现在确实在出差,不过他过两天回来之后要去调研一个本地的公司,终于可以在荣城待一段时间了。”孟言挑挑眉:“我听说……。”
  “我知道,”丁逸突然插话:“是我们公司,何总准备融资了。”
  “啊~,“这一声啊转了几个调,”力丰投资要来我们公司调研?这个项目是张少辰负责?“林升满脸写着不相信。
  孟言狂点头:”他只是负责的其中一个人,你也要对你们公司有点信心嘛!你们那个何总有能力、会来事又肯吃苦,他不成功谁成功?我看这事多半能成。“
  孟言边说边站起来给丁逸倒酒,一眼就瞄到他的手机信息对话框上的名字,惊呼一声:“谢灵?!”
  丁逸唰地一下就把手机藏到背后,林升也在惊讶:“你什么时候跟谢灵关系这么好了?现在都还在聊天?”
  孟言还在疑惑中,林升又解释道:“谢灵就是我之前在象芜上班时候的同事,跟小丁也见过几次。”
  丁逸在两双探究的目光下抓过一杯酒就一饮而尽,两人的目光更意味深长了,他知道躲不了,支支吾吾道:“就是她也在玩我们公司之前出的那款游戏,有些隐藏技能她不知道,我给她说说。”
  林升和孟言异口同声:“哦……”,这个哦同样尾音很长,转了几个调,丁逸百口莫辩,“她笨死了,打个游戏什么也不会,我这是扶贫呢,你们别误会了。”
  林升已经完全没在听他说话了,眼神放空似是在回想谢灵平时的人品做派,半晌后喃喃道:“嗯,谢灵这人还是不错的。”
  孟言在一边蹦得八丈高,“快给我看她的照片!!”
  丁逸已经不想再解释什么了,说什么都是越描越黑。
  三个人说说笑笑聊了很久,林升忍不住拿着手机拍了很多几个人的合照,最后打开手机发了个朋友圈:永远年轻,永远杯中都有酒。配图是三个人的合照和一桌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