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出头

  廖记茶餐厅装修得简单明亮,颇有格调,又不像一品轩、玉华台那样正式,价格也偏中档,没贵的那么离谱,很多在附近上班的人都会来吃个便饭,此时已经坐了不少人。
  林升、小雨和谢灵坐在离钟仪两桌远的位置上,钟仪的相亲对象还没来,她坐在椅子上,有些局促,时不时用手推一下眼镜。
  谢灵点完菜,把菜单往桌上一放,“那男的迟到得有十分钟了吧?就冲这点。”说完她双手交横,比了个叉。
  “你小点声。”林升说:“我们就是以防万一才跟着来的,要是他们俩没什么问题我们就当单纯吃个饭了。”
  菜上来之后门口才走进来一个急匆匆的男人,林升的视线下意识跟随着他,果然见他坐到了钟仪对面,什么也没说拿起杯子咕噜噜灌了一杯水,喘了几口气才说道:“你是钟仪是吧,我姑跟我说你穿的白色裙子。”
  钟仪点点头,把菜单拿过去:“你点菜吧,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还没点。”
  林升一行三人边吃东西边竖着耳朵听。
  感觉得到钟仪是当完成任务一样只想把饭赶快吃完走人,一直没开口找话题。
  对面的男人点好菜,语气有些轻佻:“你这人怎么这么闷啊。”
  “啊?”钟仪抬起头,脸红了红,嘴唇翕动。
  男人漫不经心道:”难怪。“
  ??难怪?难怪什么?
  钟仪隐隐感觉自己受到了侵犯,可又分不清这个尺度是不是值得生气的程度,难道是自己反应太过了?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道:”听说你是搞科研的,平时工作很忙吧?“
  对方嗯了一声,语气颇为夸耀:”我当年高考可是我们桉城的理科前十名,现在我们县城中学里的荣誉榜还挂着我的照片。“
  钟仪拿着水壶给他倒水,”原来你不是荣城本地人啊……“
  服务员上菜后,男人自顾自地开始吃起来,一口气吃了大半碗面,又问服务员要了头蒜,边吃边说道:”其实我对另一半的要求也不高,必须得在荣城有两套房,结婚以后必须把我父母接过来一起住。“
  钟仪抿着唇,不开口。
  他继续道:”我们家就我一个,比起那些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要养的条件好多了吧,我父母过来了现在能帮你做家务,照顾我,以后还能帮你带孩子,多好的事儿。“
  钟仪几次都想开口,过了一会儿又沉默下去,她的脸因为激动而渐渐涨红,求教的眼神开始四处搜索。
  林升早已听不下去了,正想起身,谢灵已抢先一步站起来两步冲到他们旁边,一脸的惊讶:”钟仪,真的是好巧啊,在这里遇到你。“
  钟仪愣愣的坐着,谢灵一把将人扯起来:”正好我们还有事要讨论,就先走了啊。“
  ”慢着,“男人把椅子往后一推,腿抬起来翘在另一条腿上,双手抱胸:”我们俩也在谈事情,谈得好好的,你怎么说把人带走就带走啊。“
  说完冷哼一声:”再说了,她饭钱都还没给呢。“
  钟仪哆哆嗦嗦地从包里掏钱包,林升眼疾手快,飞快拿了两张一百的拍在那男人面前:”饭钱就不跟你A了,算我们钟仪请你的,行了吧。“
  场面倏地剑拔弩张了起来。
  小雨躲在林升后面,过一会儿又探个头出来瞪他一眼。
  男人把几个人打量了一番,像是明白了什么,对着钟仪吼道:”你这人什么意思啊,咱俩出来见个面你带着几个帮手做什么,阖着觉得我欺负你了是吧?“
  ”是你自己说话不尊重人,相亲本来就是聊得来就继续,谈不拢就算了。“林升说完就拉着钟仪往外走。
  谢灵边走边骂骂咧咧:”什么人呐,几十岁了还没有一点生活自理能力,多大脸还要别人照顾他。“
  男人腾地一下站起来,指着钟仪鼻子骂:”你他妈是有病吧,我好好地跟你出来相亲,我都还不一定看得上你呢,你他么故意找几个人来找茬骂我!“
  说完就快步走到门口拦着门不让她们走,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旁边已经有好多人都盯着他们看了,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什么。
  林升怎么也想不到文明社会竟然也能遇到这种泼皮无赖,钟仪已经快哭出来了,小雨也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对方摆明了是看她们几个女人,不敢真的跟他动手,就算趁着人多动手也要顾忌到被他吃豆腐占便宜,所以他就偏偏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林升趁着谢灵撸起袖子开始跟那男人开启骂战的当口掏出手机给丁逸发了信息。
  那男人还在门口吼着要钟仪给他一个说法,声音喊得震天响,谢灵吵累了就换林升上,林升说得嗓子都快冒烟了又换谢灵。
  说时迟那时快,门口突然冲出来一道身影,一拳就把男人撂翻在地。
  何青泽身后跟着丁逸、闫恒和魏子川。
  男人在地上趴了几秒,蹭地一下站起来捂着脸,眼里的怒火快要喷出来,”谁他妈打老子?“
  ”你他妈就该打!“何青泽声音比他还大:”艹!你他妈要不要脸?一个大男人欺负人家几个小姑娘,你妈没教你做人?当着这么多人面你还觉得挺得意的是吧,要不要给你搭个戏台子给你唱戏我们都在台下给你当观众啊?!“
  何青泽还在继续骂人,丁逸站到谢灵旁边,”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被这么个男人欺负了。“谢灵恶狠狠地瞪他一眼:”别打扰我观摩,我要学习怎么吵架。“
  男人几次想插话都被何青泽的声音给盖过去了,他看了看何青泽健壮的身体,后面又跟着好几个人,他咬咬牙:”你他么给我等着!“说完转身就跑。
  何青泽走到餐厅里面找了张桌子坐下,老板拿着菜单迎上来,语气颇为熟稔。
  何青泽看了老板一眼,戏谑道:”你今天可真不厚道,我们公司的员工在你店里被欺负了你也不出来帮帮忙。“
  ”我不知道她们是你员工,而且刚才那个人像个疯子一样,我们也怕他精神不正常把店给砸了呀。“老板急着打圆场:”再说我们刚才也已经报警了,再晚点警察也要来了。“老板给众人赔着笑:”对不起了。“
  小雨坐在圆桌的另一边:”何总,你怎么认识这儿的老板啊?“
  ”来吃了几次就认识了。“何青泽终于点完菜。
  谢灵早已迫不及待:”你怎么那么会吵架?跪求开班授课!!“
  何青泽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备受推崇的原因是因为会吵架,尤其是看见林升也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完全是一副真心求教的表情。
  ”呃…丁逸刚才说要出来的时候我们正在开会,所以就一起过来了。“这句话是对着林升说的。
  众人的目光依然没有黯淡下去,何青泽只能当真做起教学:”其实吧,他那样的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因为他是个不讲道理的人,所以这种时候就只能靠气势,还要声音大,让他插不进来话,而且不要想逻辑,一直不停地说就好了。“
  众人恍然大悟,何青泽看得好笑:”我这个老板以后也兼职居委会主任算了,你们谁遇到什么感情纠纷,吵不过的就打电话让我来帮你们吵。“
  谢灵就差为他鼓掌了,”我宣布!你就是我的新一代男神了!“
  林升见钟仪情绪还是不高,轻声道:”你别难过,是他不对。“
  钟仪是那种当众被侮辱都会半天走不出来的性子,总觉得是自己的错,”其实我以前遇到好几个相亲对象说话也特别伤人,我都只是心里偷偷难过,这还是第一次正面怼人呢。“
  ”那你是不是心里特爽?“小雨平时也怂惯了,第一次经历这种同仇敌忾的场面难免有些兴奋:”要是我也不敢当场翻脸,难怪你今天要让我们陪你一起,没想到还真遇到这种情况了。“
  可能是因为刚才还没开完会,也可能是因为何青泽极力想扭转在大家心中吵架能手的形象,饭桌上吃着吃着就开始讨论公事了。
  一张圆桌上自然而然地分成了两派,男生组面容凝重,女生组则窸窸窣窣凑到一堆讨论起了感情话题,两组互不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