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慌乱

  下午六点,魏子川站在门口喊:“都别工作了,准备去吃饭啦!今天晚上谁都不准加班,明天也放假一天!”
  像一颗反向定时炸弹被投放,紧绷的气氛陡然放松,大家嬉笑的声音此起彼伏响成一片,像下课铃声响起了一般,大家都从另一个世界里出来走回现实,站起来开始窸窸窣窣收拾东西。
  一品轩不远,就在旁边商业街,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过去颇为壮观,林升左边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然后人从右边冒出来,是个高高大大穿着格子衬衣戴眼镜的男生,“你好,我是技术部的杨广生,我见过你好几次了,你是运营部的?”
  林升莫名就被这自然的态度变成跟他并排同行了,她笑了笑:“你好,我叫林升,名字就是写《题临安邸》的那个南宋诗人……的林升。“
  ”我知道,我之前去财务那儿看过员工表,“杨广生说话肢体动作很多,他故意作出一副特别惊讶的样子,”我当时还以为是个男的,没想到是个这么娇滴滴的美女。“
  林升本能地就对油腔滑调的人有些抵触,她哈哈两声,笑得有点勉强:”从小到大很多人看到我的名字都以为是男生。“
  她没等杨广生开口,就说:”我突然想起点事要问一下钟仪,我先去前面找他们去了。“
  钟仪是林升他们组除了小雨另外一个女生,平时关系也不错。
  说完就向前跑了几步,追上小雨。队伍走着走着就稀稀拉拉,后面有些人边走边聊,战线拉得很长。
  到饭店后,林升一行人找到自己部门坐的位置后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人才到齐。
  丁逸坐在闫恒、魏子川和何青泽一桌,林升远远地冲他挥了下手,用口型说:“吃完饭一起回家。”
  一共有近十桌,估计是因为聚餐,桌子都摆得比平时近了些,何青泽看着人到齐之后,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话筒就开始发表演讲:“今天感谢大家莅临于此参加青岩科技这个大家庭的第一次聚会,能与在座的各位行业里的佼佼者共事我非常荣幸,也非常感谢大家愿意相信我,相信青岩。我们现在所在做的事,很有可能会改变这个时代,甚至改变这个世界,但我有信心与大家共创未来!”
  他说话声音中气十足,掷地有声,话音刚落在场的所有人就爆发出一阵配合的吼声,公司里年龄最大的也就四十多岁,可以说大部分都是三十左右的青年人,大家都热血沸腾地欢呼着。
  何青泽不想搞得太官僚主义,他没有多说,挥挥手微笑道:“大家先吃饭,吃完饭不急着回家的直接去旁边的然鸟酒吧续摊,费用也都由公司全包!”
  服务员开始一箱一箱地上酒,每桌都有那么一两个活跃分子张罗着给每个人倒酒。
  林升、小雨和钟仪组成了吃饭小分队,任凭旁边觥筹交错,一心只专注于吃。好几拨人过来敬酒,先是一通自我介绍然后就喝酒,林升酒量不错喝了好几杯还是神色如常,小雨连着几杯酒下肚,脸快红成猴子屁股了。
  人走后,林升说:“你喝不了就别喝了呗,你可以像钟仪那样以茶代酒,大家都是年轻人,又不劝酒,没有酒桌文化,很讲道理的。”
  小雨眼睛像是蒙了一层雾气,说话也变得慢条斯理起来:“我以为我能喝来着。”
  钟仪在旁边噗噗地笑,“小雨就是光顾着学习了,这还是她二十几年第一次喝酒。”
  小雨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物一样:“欸,你们别说,喝了酒之后的感觉还真挺神奇的,其实我脑子里什么都还是清楚的,可就是控制不住什么话都想往外倒。”
  “那你酒品算好了的,至少你不想做什么其他诡异的事情。”林升把她面前酒杯拿走:“你可不能再喝了,保不齐一会儿你就不只是想说话这么简单了。”
  钟仪身子忽然绷紧,用手推推她俩以表提醒:“何总过来了。”
  何青泽带着一身酒气,看样子应该喝了不少,可眼睛里没有一丝浑浊。一桌的人都站起来,个个喊了声:“何总。”
  何青泽连连摆手:“在外面就别这么客气了,大家吃好喝好。”
  他举起手里的酒,“来,我敬大家一杯,你们随意。”说完就仰脖将手里的白酒一饮而尽。
  何青泽笑着寒暄了两句便离开。小雨一坐下又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话,她开始给钟仪说起自己以前暗恋的对象,“你知道吗?我初中高中喜欢了他六年,我听说他的目标是荣城大学,我高三拼了命地学习,好不容易跟他考到一个学校,结果他一上大学就跟艺术系的一个女的好上了……“
  小雨说着说着就扑到钟仪怀里,眼泪啪啪地掉。
  事情的发展状况显然超出了钟仪的处理范围,她求救的眼神看着林升。
  林升满头黑线,”不会喝酒还喝那么多……“
  钟仪两只手拖着东倒西歪的小雨:”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先送她回家吗?”
  “你知道她家住哪儿吗?”林升一看钟仪茫然的表情就知道了答案,“现在大家也都吃得差不多了,要不我们先把她搬到旁边的酒吧里去,让她醒醒酒,过几个小时酒肯定能醒了。”
  钟仪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钟仪和林升一手扶着一边,一路上小雨还在狼嚎:“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为什么就是看不到!”
  好不容易扶到然鸟酒吧里面坐好,里面嘈杂的声音总算掩盖了小雨的鬼哭狼嚎,林升也知道小雨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单纯想要发泄一通,把她安置好之后就任她在一边嚎去了。
  然鸟酒吧算是附近上班族的一个根据地,跟其他音乐震天响,进去之后只能群魔乱舞的夜店不同,它的定位应该算是清吧,可以让人说话聊天的那种,只有角落里搭着个小台子上面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孩正在浅吟低唱,音乐声音恰到好处,不至于让顾客只能扯着嗓子说话才能听见。
  何青泽应是给老板打过招呼,这一片都给青岩公司的人留着了,一张大桌子可以容纳二三十人,晚上九点,人都已经坐好,大多都是没结婚也没生孩子的单身汉。
  所有人围着桌子坐成一个圆圈,都有些跃跃欲试,魏子川众望所归地主持大局:“来来来,每个人都必须参加啊,我现在说一下游戏规则,从何总开始,从1开始数起,每人按顺序说一个数字,到7或者7的倍数不能说出来而要换成拍桌子,如果说了出来,就要罚一杯酒,然后再重头开始数过。”
  大家哦哦地喊着开始,气氛很热烈。
  何青泽说完“1”之后,大家都跟着喊出自己的数字,一圈下来一个人也没中招。第二圈开始了,数字越来越大,大家喊得也越来越快,几乎没有任何停顿,每个人都屏气凝神,小雨:“35!”
  刹那间,尖叫声响起,好几个人激动地站起来:”王雨寒!罚酒一杯!“
  小雨本就晕晕乎乎,刚才听到大家说得热闹要做游戏,她一拍桌子坐起来死活要参加,将暗恋对象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林升眯了眯眼睛:这是真醉还是借着酒发泄情绪呢?
  作为同一个小组的人,小雨喝多了多半还得她和钟仪负责,钟仪小眼神使劲甩,无声地向林升传递信息:怎么办呀?
  林升顶着满头包站起来,”小雨酒量不好,这杯我替她喝了。“
  说完就咕噜咕噜一杯酒喝下去,干脆利落。底下的人又开始起哄,”哇,看不出来这么豪爽!“”就是!女中豪杰呀!“
  林升坐下来就对小雨咬牙切齿道:”你可别再输了,再输我可不帮你喝了。“
  小雨像是清明了不少,哦了一声,反应还是有些迟钝,估计还晕乎着。
  第二轮再次开始,在座的个个都是高材生,下了班脑子里还装着一台计算机的那种,一直喊到一百多了也没人出错,迈进两百大关之际,终于有个女生提出了异议:”这个游戏可以永无止境地玩下去,没意思换一个!“
  另一个女生顺势提议:”只能喝酒也没意思。“
  “那你们说想玩什么呀?”
  人事部的几个女孩子交头接耳一阵,推举出一人说:”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又是这个永恒的经典游戏……
  男士们表达出了不屑,他们又提议了玩骰子、玩飞镖等等等等,都因人太多被否决了。
  魏子川最后一锤定音:”就玩真心话大冒险!你们何总外号夜店小王子,不是纯靠运气的游戏他一晚上一点参与感都没有。“
  魏子川先随便把啤酒瓶转了一下,停下之后对着刚开始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的女生说:”那就由你开始吧。”
  几十道目光都集中在这个叫黄芸的女生身上,她伸出手转动酒瓶,酒瓶越转越慢,最后缓缓停在了何青泽的方向。
  “这事儿就不能说!你看,刚说了何总是游戏高手,这就轮到何总了。”
  “快选啊,你要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黄芸咬着唇:“我选真心话。”
  何青泽坐得离林升挺远,酒吧里的灯光昏暗,林升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背靠着椅子,姿态放松。
  何青泽淡淡地说:“问吧。”
  黄芸脸都胀红了,嘴唇开合几次都说不出话来,在大家都快不耐烦的时候,她突然像是豁出去了一样:“我想问你有没有女朋友!”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爆发出一阵尖叫,有人大声喊:“你是看上何总了吧?”
  打趣完了,又都齐齐看向何青泽,期待着答案。
  何青泽淡淡说出答案:”现在没有。“
  ”那你有机会了呀!“
  ”就是!何总青年才俊黄芸你可得抓紧。“
  黄芸羞赫难忍,一个劲儿地将手贴在脸上,像是在降温。
  何青泽直起了身体,再次转动酒瓶,这次对着的人是杨广生。
  何青泽现在毕竟是上司,不好跟员工玩笑开得太过,亲民归亲民还是保持一点距离的好,可问得不够劲爆又没意思,他索性对魏子川说:”你帮我想一个问题。“
  这倒是正合了魏子川的意,他立刻起身:”你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这问题够隐私,又把气氛推向了一个高潮,杨广生局促了很久,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大学的时候。“
  ”什么?没听清啊!“
  另一个声音大吼:”他说大学的时候!“
  又是一阵爆笑,杨广生只想这茬赶紧过去,他动作飞快地转动了酒瓶,他使了很大力气,酒瓶转了很久,所有人死死盯着桌子,时空都像是停止了一样。
  酒瓶终于停下,这次是对着林升。
  林升一脸坦然:”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杨广生喝了酒人已经飘了,再加上刚才闹他的那一出,现在只觉得脑子里有辆过山车在轰轰地开,脑子都有些脱缰,他突然就说出了一句平时绝不会也不敢说出的话:”我想让你亲我一下!“
  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小小一个公司竟然藏了这么多怀揣着小心思的人,刚刚才出现了一个疑似暗生情愫的人,转眼间就又来了一个,没什么比男男女女之间的那些事更能拨动人心弦的了,他们这一桌人声音大得快把屋顶都掀翻。
  林升觉得亲一下脸倒也没什么,不想扭扭捏捏反倒让人看热闹,索性咬咬牙走过去在杨广生的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她自动屏蔽了周遭疯狂的声音,坐回椅子上时心情有点绝望:以后在公司,希望大家别把他们俩凑成一对。
  凌晨一点,一行人总算是偃旗息鼓,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走了,何青泽站在最前面,提高音量:”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打车的时候男士都找一下顺路的人送一下女士,不能让女士单独坐车。“
  小雨的酒醒得差不多了,至少可以清晰说出家庭住址,大家又聚在一起商量谁跟谁拼车的事,林升闷得不行,走到丁逸旁边:”你们先商量,我去外面吹个风。“
  林升一走出门外,一股清冽的冷风袭来,总算吹散了身上的一股浊气,林升往前走了几步,发现广场里的喷泉竟然还没关。
  她定定地看了一会,走到广场旁边的台阶上坐下,任由水汽扑到身上。
  一阵酒味传来,旁边坐下来一个人,林升转头:”你怎么也出来了?“
  何青泽:”里面空气不流通,出来透透气。“
  林升估计自己身上也是一身酒味,低下头闻了闻自己的衣服。
  何青泽笑了:”你在做什么?“
  ”我闻一下我身上臭不臭。“
  ”臭又怎么了,反正马上就要回家了。“
  林升撇撇嘴,”这不是还在外面嘛,我就想知道。“
  ”那我帮你闻。“话音未落,何青泽头已经凑过来了,温热的气息喷在锁骨上,林升猛地僵住。
  他像是嗅了嗅,抬起头,并没有退回到自己刚才的位置,林升甚至能看见他棕色眼珠里的自己,何青泽深深地看着林升,像是要把她看到心里去,他开口说:”很香。“
  林升的心跳不可抑制地加快,何青泽喉头微动,下一秒,他就吻上来了。
  何青泽一只手放在林升后脑勺后不让她后退,贴着她的唇辗转研磨,林升心跳如鼓,她根本没来得及搞清现在的状况,她没挣扎也没回应,可这似乎给了何青泽鼓励,好一阵才松开。
  林升一动不动地坐着,像个木头人一样小口喘着气,她眼波氤氲,脸上有些红扑扑的,嘴唇因为刚才的亲吻有点红肿,何青泽只觉得怎么看怎么诱人。
  ”林升!“丁逸边喊边跑过来,”走吧,我们打车去,还有一个我们部门的也跟我们顺路坐一辆车,你发什么呆呢?“
  林升猛然回神,脸红得要滴血,拉着丁逸扭着头看也不看何青泽一眼:”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