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犹疑

  何青泽回来的时候除了带了电脑水果,还把晚饭也买回来了。
  吃完饭林升让他坐在客厅里的餐桌上工作,又帮他把电脑的充电线插好,把上面的东西都搬到了自己的小房间,把书放在小桌子上学习。
  林升没关卧室门,何青泽坐的位置正好能看到她伏案学习的纤瘦身影。他突然理解到了丁逸之前对他说过的林升“做正事就会很认真”这句话。
  林升面前放着电脑,电脑前摊着好几本厚厚的专业书和一个笔记本,她时不时在电脑上敲几下,一会儿又埋下头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
  他看着看着就忍不住走近了想看看她到底在看什么,他意识到的时候人已经走到林升面前了。
  面前的书突然被一团阴影挡住,林升吓得一抖,活像只受惊的小鹿。
  何青泽失笑:”你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这么容易被吓到。“
  ”我就是认真做一件事的时候就特别投入,外界的一切都自动屏蔽了,所以……“林升有些局促。
  何青泽打量了一下林升的房间,这无疑是一个充满了少女气息的房间。被子和床单都是莫兰迪色系,台面到处摆满了可爱灵巧的小物件,还有好几个布娃娃,房间虽然不大,却布置得十分温馨。
  何青泽注意到床的对面,是一个极大的占据了整面墙的大书柜,他微微惊叹,不由得伸手拿出放在一排书上面、明显是刚看完的一本书,他一看封面,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是先看了他写的《百年孤独》,我分了好几次看都没看完,每一次想接着看都发现人名记不住,分不清谁是谁了。“林升注意到他的动作,解释道:”我还以为这本书也是这种风格,没想到可读性还挺强的。“
  ”《百年孤独》就必须得一口气看完,不然再看就分不清人了,类似的还有《瓦尔登湖》和《追忆似水年华》都是只有在监狱里才能看得进去的书。“
  ”对对对,“林升又指着书柜最右边的一排书兴奋地说:”你看,《追忆似水年华》一共六册,我大学的时候买的,至今第一部都没看完。“
  ”那你觉得这本好看吗?”何青泽扬了扬手里刚才拿起的这本。
  林升想了想:“其实这本书我觉得跟《了不起的盖茨比》有点像,我很难想象一个男人会穷极一生,倾其所有去爱一个女人,这两本书都是男性作者所以应该幻想成分没那么多,但我很怀疑这样的感情是不是真的存在,我认为喜欢一个人是有新鲜感和保质期的。”
  何青泽笑着摇头:”我也不知道,可能真有那样的人吧。“
  他放下书,眼神有些意味深长:”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学艺术类的,根本没想到你也是我们这一行的。“
  ”其实我小时候的梦想也是当音乐家的,或者是当个学术研究的学者,我也没想到我会做一个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林升吸了吸鼻子,”承认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还真是一件挺难的事情,可事实证明只有少部分家庭条件特别好、父母也很开明的人才能坚持自己的梦想。“
  ”你今晚的药吃了吗?“
  ”什么?“林升反应过来,”哦,我马上就吃。“
  林升察觉出何青泽并不想继续聊下去,她不得不考虑起晚上的住宿问题:”你今天晚上睡丁逸的房间吧。“
  何青泽不赞同:”不用,我就睡沙发,反正我一天也睡不了几个小时。“
  林升有些羞愧难当:”可是这次都这么麻烦你了,还让你睡沙发……“
  ”真没事,“何青泽说:”睡沙发我也习惯了。“
  林升哦了一声,从衣柜里拿出新的被子,递给何青泽,他双手捧着,隐隐能闻到上面少女特有的幽幽香气。林升又把整个身子都探到衣柜里去找枕头,又拿出一条毛毯,这才作势往外走。
  ”我先给你把这个沙发铺好,你也能睡得舒服一点。“林升把毛毯铺在最下面,又把枕头摆好,被子整理工整,像一个小动物的窝,只剩头剩一个口那里可以掀开进去。
  何青泽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睡过这么香香软软的被窝。
  林升又从柜子里拿了新的牙刷和毛巾递给何青泽。
  ”那我先进去吃药了,你也早点休息。“林升直挺挺地站在沙发旁边。
  ”你吃了药早点睡。“何青泽第一次见林升完全素颜的样子,跟化妆之后没有太大的差别,就是年纪看着更小了。
  *
  林升难得的没有熬夜,躺在床上,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门都没反锁,只是虚掩着,门外透进来的亮光,还有噼噼啪啪的敲击键盘的声音,都像是催眠曲一样。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胆子小,每次都要在宿舍里其他室友睡觉之前睡,不然太安静她睡不着。孤儿院的阿姨们晚上有时候会在旁边的办公室里打麻将,她就特别喜欢在这样有一点吵闹的环境下昏昏沉沉地入睡。
  这一觉睡得特别沉,一觉睡醒神清气爽,林升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她在床上照例绵了一会儿,突然一个激灵,想起来家里现在还有一个客人。
  她匆匆忙忙洗漱完,穿好衣服,出来时何青泽已经坐在桌子前盯着电脑不知道已经起来多久了。
  他还维持着昨晚她睡觉之前看见他的样子,像是一晚上都没动一般,林升扫了一眼沙发上叠好的被子,这应该是他晚上休息过的唯一证明。
  ”起来了?我早上出去吃了早饭,给你买了个面包。“他说完朝茶几上示意了一下,意思是让林升去吃。
  林升心想,这都该吃午饭了吧。
  她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门,”要不今天中午我来做饭吧,我们家附近也没什么像样的饭店,不然我就请你出去吃了。“
  ”你会做饭?“何青泽停下了手上动作。
  林升还在冰箱里翻,”照着菜谱做肯定可以的,我之前看过孟言做饭,看着一点都不难。“她终于找到一个大土豆:”我就炒个土豆丝吧,还有一些冻起来的肉,我现在拿到微波炉里面解冻,一会儿用火锅底料煮一下应该也挺好吃。”
  ……
  听着就不太好吃的样子……
  何青泽刚想拒绝,就看见林升一脸兴致勃勃地拿着土豆走到料理台旁边,又拿起电饭锅准备蒸米饭。
  何青泽作罢,复又重新把心思放回工作上。
  过了一会儿,她又走出来把客厅里的音箱提到厨房里,何青泽的眼睛一直跟随着她,林升察觉到他的目光,解释道:“我切菜的时候要放歌听,不然做家务的过程太枯燥了。”
  何青泽无语地看着又关上的门。
  这切菜的声音听着就特别不专业,何青泽想起自己家阿姨切菜时声音都是具备节奏而且快而不停,可林升切菜的声音听起来磕磕绊绊,一刀的声音下来,又要隔个一两秒才下第二刀。
  半个小时后,切菜的声音终于停歇。
  何青泽被这咚咚锵锵的声音扰得思绪纷乱,他看着电脑里的字母和符号,都像是浮在空中,一个都没过脑子。他忍不住凝神听厨房里的动静,结果半晌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回想起昨天见到林升那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模样,不太放心地走过去,刚走近一点就看见林升背对着玻璃门,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手上捧着手机。
  嗬!这人还玩起了手机。
  何青泽正欲上前发作,推开玻璃门前,他正正好看见了屏幕上的内容。
  林升正在用搜索引擎搜:【土豆丝炒之前需要先用水煮一下吗?】
  她点开一个页面,上下滑动几秒,又退出来,重新搜索:【土豆丝需要炒几分钟才能熟?】
  她又点开一个页面看了一会儿,又退出来在搜索框里打字:【如果土豆没熟吃了会中毒吗?】
  何青泽有点崩溃,他推开玻璃门,径直走到一堆土豆面前,仔细端详了一番:”你这样不行,土豆切得粗细不匀,一会儿炒的时候就会有的熟了有的还没熟。你把刀给我,我再给你加工一下。“
  林升双手奉上菜刀,有些羞赧道:”我在网上买了一个切菜神器,只是还没到……“
  何青泽其实是有些生气的,他自己都不明白这两天算个什么事,他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本就已是万万不该,现今还莫名卷入一个突发事件,要照顾一个非亲非故失了恋就要死要活的娇气小姑娘。
  他深吸一口气:“你能不能稍微有点自理能力?你那个姐姐和丁逸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你也不小了,不要一遇到事就作天作地只知道依赖他们,不是所有人都必须围着你转。”
  何青泽说话的语气相当不善,神态也充满了对自己的鄙夷。
  林升愣了好几秒,心里霎时涌上许多委屈。
  她低眉敛目,不想让人看出她几欲发红的眼眶,“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麻烦你。”
  眼前的局面不知怎地又变成了好像他在欺负她,女人生来丰富的眼泪催生了这一切。
  何青泽气急败坏地接过菜刀,三两下切完之后,对林升说:”干脆我来炒,你在旁边把需要的东西递给我就行。“
  他动作娴熟,做起事来条理分明游刃有余,把土豆炒好了,又把冷冻室里的肉拿出来又炒了两个菜。
  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上,何青泽说:”吃吧。“
  林升默不作声,得到他的指示后立刻拿起筷子,一个劲地扒饭。
  何青泽忽然有些不忍,再回想起刚才自己说话的语气确实不太好,”其实做饭不是件很难的事,如果是做成大厨级别的应该挺难的,但是普通的家常菜不难。“他放缓语气:”我是在国外留学的时候看别人做就学会了。而且,你刚学做菜的时候一定要看那种大厨的菜谱和视频,每一步都讲得很详细,最好不要去看app里面那些素人写的菜谱,做饭其实细节很重要的,有时候一小步没做对可能就做得不好吃。“
  林升点头:“好。”
  吃了一会儿林升觉得自己也应该礼尚往来,于是开始了商业互夸:”你们公司做的那款游戏之前内测的时候,丁逸就拿给我们看了,画面特别精致,使用感也流畅,现在上了听说也挺火,都成一匹黑马了,你可真厉害,几个月就做成了。“
  ”虽然公司只成立了几个月,但是很多东西是我早就在想的,所以真正开始干的时候思路就很清晰了。“何青泽吃完了一碗饭,又去添了一碗。
  吃完饭林升抢着去洗碗,何青泽倒是没客气:”那我去阳台抽烟。“
  下午还是分别待在两个房间,一个学习一个工作,林升听见何青泽接了好多个电话。
  大概六点钟,孟言回来了,一听见开门声林升兴奋得咻地一下就冲到门口了,”你这出差半个多月,总算回来了。“
  孟言提着个大行李箱进门,愣在原地:”诶,你不是小丁他们公司的吗。“她看见坐在餐桌前面的的何青泽,满脸疑惑。
  何青泽站起身,向她伸出手:”你好,昨天早上林升她生病了,丁逸又刚好出差了,打电话到我们公司的时候正好是我接的,我当时听她声音特别虚弱,就马上赶过来了。“
  孟言跟他握了一下手,”那真的谢谢你了,留下来吃饭吧,我来做。“
  林升说:”对啊,这次真的特别麻烦你,吃了饭再走吧。“
  ”不了,我现在就回公司了,一会儿还有事。“何青泽表现得很归心似箭,他已经开始收拾桌子的东西。
  林升把他送到楼下:”那你路上小心点儿,下次请你吃饭,我们家附近都是些小苍蝇馆子,你哪天有空在公司附近请你吃饭。“
  何青泽已经坐进车里了,林升还站在墙边冲他不停地摆手。
  何青泽笑了笑,打开窗户挥了两下手:”快进去吧,外边冷,你别又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