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生病

  孟言星期四就要出差了,这两天回家都挺早。林升在家休息顺便跟孟言腻乎了两天,孟言一走她就提着东西来沈向洲家了。
  小区门口的保安都认识她,还热情地冲她打了声招呼,她一路做贼似的快步走到别墅门前按门铃,果然,家里只有秦阿姨一个人在。
  林升一进门就把一大袋子东西交给秦阿姨,“秦姨,这个东西帮我转交给沈向洲,谢谢!”
  说完就一阵风似的冲上二楼去收拾东西,秦阿姨一路跟着林升,”小林啊,你跟向洲是吵架了吗?他前几天回来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这几天饭也不吃,回来就尽喝酒。“
  林升已经风卷残云地收好东西往楼下走了,秦阿姨亦步亦趋,”你也别怪我多管闲事,我都多大岁数了,阿姨劝你一句,你们俩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有什么就好好说,还能真的分手不成?“
  林升平日里最不喜欢别人动不动摆出长辈姿态,敷衍道:”秦姨,你说的我都知道,之前谢谢您的照顾了,我先走了。“
  她急急走到门口,一打开门,就愣住了。
  沈向洲的母亲拿着钥匙,似是正准备开门,两人面面相觑。
  沈母扫了一眼林升手上的袋子,走进门来,”小林,咱们聊聊。“
  林升脸上堆起笑:”阿姨,下次吧,我刚叫了车,您也知道别墅区附近不好打车。“
  ”叫了车取消不就行了,一会儿我让老周送你回去。“沈母自顾自地走到餐桌旁边坐下,手放在桌子上,俨然一副交谈的模样。
  林升也不好太拂她面子,只能走过去坐下,”阿姨您不是一直住在桉城的吗,怎么有空来荣城了?“
  沈母冷哼了一声,“我再不来,我儿子估计都要把自己折磨死了,要不是你秦阿姨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他现在是天天喝得烂醉!”
  说完她看向秦阿姨,“现在的年轻人啊,总以为自己能找着更好的,一点不满意就闹天闹地。”
  秦阿姨点头:“是啊,现在像向州条件这么好的男人不好找了。”
  阖着这两人在这儿唱双簧呢。
  沈母对林升说:“小林啊,你也别嫌我话多,从小喜欢向洲的女孩儿就特别多,前几年还有个女孩子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那长得又漂亮还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向洲那时候拒绝了她她就一个人跑到澳洲去了,听说现在也还是单身。”
  “既然那么好你就让他去找她呗。”林升小声道。
  沈母脸色也有些不好了:“你也别总想着分手了就能找个更好的,一个女人事业再好有什么用,我都见过多少了,自以为有两把刷子,眼界也高了,反倒高不成低不就,年龄拖大了,后来婚不好结,孩子不好生,有她们后悔的。”
  林升最看不惯她们这一套指桑骂槐,话里有话,“阿姨,人不能因为害怕找不到更好的就不去改变的吧,更何况我跟沈向洲分手也不是为了找一个比他更好的人,我只要不是跟他这个人在一起就好了,只要不是他无论之后跟多么不如他的人在一起我都认了。”
  沈母叹了口气:“我听秦姐说,向洲的生活都是她在负责,你饭也不会做衣服也不会洗,更不要说其它家务了。”
  “您的儿子难道自己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吗?不管以后跟谁结婚,我都不会是一个会生孩子的保姆。”
  林升觉得跟沈母一点也说不通,沈母的世界铜墙铁壁,别人再怎么说也根本砸不通哪怕一个角,她也确实不想再说下去了,她站起身:“阿姨,我先走了,祝你们以后一切都好。”
  沈母也站起来了,指着林升:“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儿子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你以后再回来求我们,没门!”
  林升头也不回,径直走了出去。
  一回到家,林升就拿出手机在群里发信息:还好及时跳出了火坑,沈向洲的妈简直就是个封建社会的直男癌。
  孟言:沈向洲说好听了是寒门学子,白手起家,可是仔细想想他从小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多少也是有大男子主义的,他妈妈也就是个没受过教育的没文化农村妇女,每天最大的爱好估计就是家长里短的背后说人坏话。
  林升:还好我及时止损了,不然以后家里的事真是一团乱麻。
  林升发了一连串哭的表情,孟言:现在是不是特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孟言:我马上得上飞机了!延误到现在终于能上了,拜~
  林升把本来打的字一一删掉:拜拜,注意安全,到了给我们发信息啊。
  *
  林升每天在家学的昏天暗地,刚开始几天她还能每天早上起来跟丁逸一起吃个早饭。
  渐渐地,她的作息就开始不对劲了。她晚上睡得越来越晚,早上起得也越来越晚,一天只吃一顿饭。虽说学习是认真拼命的,也没荒废关于,可丁逸有些看不下去了:“你这天天晚上三四点睡觉,门口全是外卖和泡面,身体吃不吃得消啊?”
  “可我只有晚上那几个小时注意力特别集中,”林升也觉得自己过得太日夜颠倒了:”就这一个月嘛,我早上就是起来了也犯困,效率还不如晚上高,等过完年上班了作息就调整得过来了。“
  丁逸走到门口了还是不放心,冲着被窝里的林升叮嘱:”那你至少每天吃得健康点,不能一天只吃一顿饭了!“
  林升翻了个身,声音软绵绵的:”知道了,你快走吧。“
  林升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她随手开了包薯片,把电脑上的网课打开开始学习。
  下午六点,肚子实在饿得不行,林升拿起手机准备点外卖,因为怕影响学习,手机一直开的静音,这一看就吓了一跳,十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沈向洲的。
  该不是有什么急事吧,她打开信息,信息也有七八条,内容清一色是:【我在你家楼下等你,你下来我们再好好谈谈。】
  林升简直要疯,都快四十岁的人了学什么年轻人谈恋爱啊。
  她外套都没来得及穿,打开门就一个箭步跑下楼去了,楼下院子里有几个大爷在下象棋,旁边围观的人也站了一圈。几个大妈也拿着个小盆坐在外面,几个人一边摘菜一边聊天。
  ”小林,怎么穿这么少啊?“几个婆婆都抬起头往这边看。
  林升笑得有点尴尬,”阿姨,做饭呢,难怪闻着这么香。“
  林升绕过院子里的小椅子小板凳,走到后面一家小卖部旁边,几个小孩正在地上用手扇卡片玩儿,旁边的墙上贴着一些破烂斑驳的小卡片,沈向洲就站在这里。
  林升径直走过去,站在他面前:”你来做什么?快回去。“
  沈向洲形容枯槁,下巴长出了短短的青色的胡茬,眼眶下面也是淡淡的青色。看见林升的一瞬,他的眼神里有一丝欣喜:”你果然舍不得我。“
  ”我是怕你死在我家门口我要负责任好吗?“
  沈向洲死死抓住林升的肩膀:”你到底是怎么了?我都已经不年轻了,你总不能指望我还跟那些毛头小子一样天天把爱你想你什么的挂在嘴边吧?每个人的感情到最后都会归于平淡的。“
  林升嗤笑一声,”跟这个没关系,你要是真在意我我不可能感觉不到。“
  林升不想跟这跟他鬼扯,她从沈向洲的衣服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拨通沈母的电话:”喂,阿姨,沈向洲现在在林华区萧阳路二段,马路边上有三栋老居民楼,你现在过来把他接回去吧。“
  她啪地一声挂了电话,往沈向洲怀里一塞,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上楼再也没出来。
  第二天早上,林升嗓子干得像堵了炭,她躺在床上隐隐感觉到来月经了,她勉力站起来头一阵发晕,好不容易忍着身上的酸痛去厕所把卫生巾垫上了,刚走出厕所门就又觉得腹痛难忍,头晕脑胀,身上开始细细密密地冒汗。
  她捂着肚子靠在沙发上,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给丁逸打电话,关机,再打,还是关机。
  她翻出丁逸公司的座机,接通后直接说:”丁逸,你快帮我买点止痛药回来,对了,还有感冒药,我走不了路了。“
  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林升一个字也没听清了,她的胃已经饿得快痉挛了,一抽一抽地疼,疼得眼泪直往下掉。
  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林升隐隐约约听见有人砸门,外面有人大吼:”林升!快开门!“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林升靠在躺椅上,她看了看自己正在输液的手,一转头就看到了在护士台跟护士已经聊开了的何青泽。
  他们不知道在说什么,何青泽说完一句话,小护士就捂着嘴笑。
  林升想叫何青泽,结果一出声,声音哑得不行,刚说了一个字就开始天翻地覆地咳。
  这一咳反倒引起了何青泽的注意,他接了杯水走过来递给她,”你有低血糖你知道吗?都几天没吃饭了?而且你还感冒了,再而且你还生理期。“
  何青泽盯着她,似笑非笑:”你这把自己弄得够惨的啊。“
  林升哑着声音:”谢谢你送我过来,特别谢谢你。”她环顾四周:“丁逸呢?“
  ”李成曦说想去敦煌找灵感,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去,就让丁逸跟着一块儿了,你早上打电话的时候他应该正在飞机上。“
  他站起来,给林升掖了掖被角,”我听护士她们说医院里有饭,我去给你端一份。“
  林升觉得肚子饿这件事情真的很神奇,饿的时候她一刻也受不了,可饿过了那一阵她又没感觉了,比如昨晚。此刻一听何青泽说吃饭,她又立刻觉得自己真真是饿得难受。
  林升吃得可以算是狼吞虎咽了,何青泽不忍直视,走到旁边轻轻拍她的背:”慢点吃,吃完了还有。“
  林升耳朵有些红,”这次真的麻烦你了。“
  输完液何青泽拿着一包药执意要送林升回家,林升看着何青泽长腿长脚地坐在自家沙发上怎么看怎么不搭。再怎么说跟这个人也算是素昧平生,现在一起坐在客厅里相视无言,怎么都觉得尴尬。
  ”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我现在已经好了,你公司那么忙。“
  ”……那你还有没有其它什么朋友可以过来照顾你的?“何青泽靠在沙发上,手撑着太阳穴,姿态闲适,一点儿不把自己当外人。
  孟言出差了,丁逸也出差了,林升上大学的时候有两个室友关系不错,可毕业之后一个出国了,一个回老家了。
  ”我不需要人照顾,昨天就是所有事情都撞到一起了才会那样。“林升说话的声音轻如鸿蚊。
  ”你好歹也是我下属的家属,更何况是我今天早上接手了你,要是我走之后你出了点什么事我也说不清了呀。“何青泽又问:“丁逸不是还有个姐姐吗?她什么时候回来?”
  林升说:“明天晚上。”
  何青泽挑眉:“那我等她回来了我再走,我现在先开车回公司把电脑拿过来,顺便买点吃的,你还有什么需要的?”
  林升嘴唇翕动,张了张嘴好似想说什么,过一会儿又闭上了。
  何青泽语气已经相当不耐烦了:“要什么你就说,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升本来就难受,何青泽平时情绪从不外露,不管什么时候见着什么人都带着三分笑,现在她察觉到了何青泽眼神里的不耐,又被这么一吼,声音里就带着哭腔了:“我想吃哈密瓜……再不吃哈密瓜我觉得我都要死了。”她瞥了一眼何青泽,“我昨天本来就想在外卖软件里点哈密瓜来着,结果我前男友突然来了一打岔我就忘了。”
  林升是很舒服的不带攻击性的清丽外貌,此刻因为窘意,睫毛轻颤,眼神微微闪烁,让人心生怜悯。她看着都快哭了,委屈兮兮的样子,结果只是为了要吃哈密瓜。
  何青泽有点不敢相信:“你就要哈密瓜?没别的想要的了?”
  林升狂点头:“嗯,谢谢你了,我把钱转给你吧,对了,还有昨天看病的钱,是多少?”
  何青泽摆摆手,“不用了,你好好待着,别乱跑。”,说完就推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