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新生活

  第十一章
  整整四天,沈向洲都没有联系过林升,他甚至没发现林升的不对劲。
  星期三的早上,林升洗漱完坐在餐桌上吃早餐:“我本来还打算过完年才辞职,现在都决意要断了那肯定要断得干干净净,“她做了一个动漫人物标志性很酷的动作:”我今天就要去斩断一切了。”
  孟言端着煎鸡蛋过来,有些担忧:“你一个人面对沈向洲能行吗?他万一给你难堪怎么办?万一他又打苦情牌不让你走怎么办?”
  “我不会心软的,要是我跟他分手有什么别的不得已的理由,比如说他得了什么绝症,或者一些现实问题不得不分开那我肯定特别走不出来,说不定十年八年都放不下他。可是当我真的意识到他没有那么喜欢我或者说是他这个人本身就没那么好不值得我喜欢的时候,我反而很容易就释怀了。我最怕的还是他做出全世界最深情的样子,让我误以为他对我情比金坚,暗地里背着我又是另一套做派的人,要真是那样我这辈子才真是完了,心都能挖给别人吃了。”
  林升见她还是一脸忧虑,又说道:“放心吧,我心里有谱,咱俩公司就离着两栋写字楼,大不了有什么事我呼叫你你再来帮我也不迟。”
  林升站在写字楼楼下,想了想还是决定先上楼去把自己东西收拾了,再跟直系领导说一声,最后跟沈向洲说分手的事,不然她可能就没有勇气再进公司里了。
  公司正是上班前夕,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同事刚到。林升走到李纯桌前,她嗫嚅着:“李纯姐,我辞职了,今天是来拿东西的,这段时间谢谢您对我的照顾。”
  林升鞠了一个大大的躬。
  “辞职?”李纯一脸的不可置信,“上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辞职了。”她从靠背上立起身子来,“不对啊,就算要辞职也不可能走得这么突然,肯定要有个交接期的,顶替你的人也还没来……”
  “辞职其实是早就发了邮件的,沈总也同意了,我的工作本来也不多,不需要交接的。”林升硬着头皮乱扯,“这段时间真的特别谢谢您,就算我离开公司了,我们以后还是朋友,要常联系。”
  李纯见她不愿意多说辞职的理由,也没再说什么,她站起身,”那你以后可得好好工作,你做事认真,又有责任心,以后好好发展,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林升把东西一件一件地往箱子里放,她的东西一点儿也不多,两个水杯,几样补妆的化妆品,一个加热的鼠标垫,一双平底鞋。
  她本来想把东西先拿回家,可又觉得太远,她决定先把东西放在丁逸公司。
  林升穿过小巷,好几个工人正在树上挂灯笼,地上还散乱堆着一些没来得及挂的。林升垫着脚小心地从中间穿过。
  ”小丁,我先把东西放你这儿,解决完其它事情再来拿。“林升说完转身就准备走,丁逸神情有些紧张,”姐,你说分手的事了吗?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我现在立场已经很坚定了,不会又三言两语被哄回去的。“她把丁逸推回去,走之前看见何青泽还是坐在最里面的位子,死盯着电脑,蹙着眉。她发现自己好像每次来何青泽都是一动不动坐在那儿,从来就没挪过地儿,这人该不会是被钉在椅子上了吧。
  一到紧张的时候,林升就容易注意力涣散,想些乱七八糟无关紧要的事,她自嘲地苦笑了一下。
  下了楼,挂灯笼的人还是没走,她索性就在一边树下给人纳凉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看着那些工人们挂灯笼的动作,拿出了手机,拨通沈向洲的号码。
  ”喂?“那头的声音低低的,隐约传来敲打键盘的声音,应该是在办公室。
  ”沈向洲,“林升的眼眶突然就红了,她深吸一口气,”我们分手吧,我也不在你的公司上班了,东西我都收走了。“
  一片安静。
  ”你别闹了行么?“沈向洲的语气有些疲惫。
  ”我没闹,我是认真的,就是通知你一声,我已经决定了。“
  键盘声停下了,”你又怎么了?你是不是因为年会那天晚上的事?我就上去了一个小时,下来的时候你已经走了。你招呼都不跟我打一声自己说走就走了我还没说什么呢,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
  ”不是因为那件事,也不是因为任何一件事,就是觉得我们挺不合适的,分手吧。“
  电话那头哼笑了一声,”林升,你知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最忌讳动不动就说分手来考验感情,你也不是小女生了,你应该知道有些事情说出口了再想挽回就没那么容易。“
  ”我挽回个屁……“林升脏话脱口而出,”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说分手就说分手,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说完林升就挂了电话,她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
  十分钟后,电话又响起来。
  ”你在哪里?他们说你刚走了没多久,现在在哪?!“劈头盖脸的一句话,“你现在肯定还没走远,你马上到公司楼下来等我!”
  林升叹了口气:“好,我马上过来。”是该好好谈谈。
  林升刚走到公司楼下,就看见沈向洲怒气冲冲地从电梯里走出来,他径直走向林升,看也没看她一眼,拉着她几步绕到写字楼后面。
  “你这是什么意思?铁了心要分手?”
  “嗯,我已经决定了。”
  “你别闹了行么?我一会儿还要去开会,没多少时间哄你!”
  “我没闹!”林升也提高了音量。
  沈向洲原地踱了两下步,有些烦躁。
  ”你是不是因为我跟陈芜一直没对外公开离婚的事不高兴?“他看着林升。
  ”跟她没关系,是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当初你喜欢我的时候我说了我们不合适,是你非说年龄不是问题的,现在又不合适了?“沈向洲眼睛快喷出火来了,“是不是因为在一起几年了,我一直没跟你提结婚的事儿?”
  林升不说话,沈向洲觉得自己可能是猜对了,他放缓了语气,“你才多大啊,就想结婚了?我也是考虑到你年龄也不大,再加上我也刚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我觉得有没有那张纸意义都不大了,要是你想结婚你怎么不早说,这件事我们好好商量不就行了,别把分手挂在嘴边。”
  林升还是摇头,语气不容分辨:“我没想结婚,我就是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沈向洲盯着林升好半天没说话,指着她,一字一句道:“好,我告诉你你可别后悔!有本事永远别回来找我!”
  他狠狠地踢了一下墙,转过身,走得又急又快,走得虎虎生风。
  他转身转得太决绝,林升的心也跟着颤了一下,她在心里说:再见了,我的少女时期。
  林升一回到家,就躺在了沙发上,深呼一口气,神情放松,就像是刚刚辛苦了一天的人躺在了温泉池里,下一秒就该说一声“爽”了。
  孟言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递给她,“你这是去打了一天仗吧?”
  “比打了一天仗还累!心累!”她突然坐起来,“我还得去他家拿我的东西,还得见到他。”
  瞬间哭丧着脸,孟言犹豫着:“要不就别去了?就几件衣服,几样护肤品,重新买吧。”
  林升摇摇头:“那还有我之前跟他出去旅游他给我买的东西呢,那几个包那么贵,我总得还吧,顺便去把我的东西也拿回来。”她眼睛突然就亮起来了:“我可以工作日的时候去,他家做饭那个阿姨肯定在,可以给我开门,这样就不用碰到他了。”
  林升非常想把这件事情快刀斩乱麻赶紧解决了,她二话不说就走到房间里开始收拾东西,贵的都要收起来还给沈向洲。丁逸回家之后靠着墙,“照我说,你一开始就不该收他的东西,出去旅游他给你买什么你也不该要。”
  “谁谈恋爱还不能互送个礼物了?”林升声音有点儿委屈,“要是我男朋友是个穷人送我礼物我就该收了是吧?那这些礼物我们看着贵但是对沈向洲来说也只占他收入的九牛一毛啊,我们花一块钱跟他花一万块钱的心理是一样的,那这么说跟穷人送礼物的分量那是一样的,你不能歧视有钱人。”
  丁逸噎了一下:“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你这个月有什么安排?你】要是天天一个人在家不利于心理健康。”
  “我是准备过完年再找工作的,这一个月我也忙着呢,我想考CFA。”她从衣柜里面探出头,“孟言!那你过几天出差回来再教我做做饭,这一个多月假期可不能浪费了。”
  “CFA不是我们金融人士考的吗?而且考试在六月份啊。”孟言也拿着个苹果靠着门框站定。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跟不同组的人开会,抓数据,做分析,写报告,做的事都是跟数据有关的,考这个证也很合理吧,技多不压身嘛。“林升重获新生,信心满满,
  “这一个月先突击一下,明年再工作之余好好准备,过不过得了也先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