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分手

  第十章
  林升玩手机里的小游戏玩到手机都快没电了,她这才退出来,时间都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林升脾气也有些上来了,她决定不去问沈向洲什么时候下来,气轰轰地拿起包准备打车回家,心想这次非得要他好好哄自己才原谅他。
  她一个箭步冲出酒店门口,一股寒风吹得她打了一个冷颤,一股澈入骨髓的冷。她这才想起外套还放在酒店里面,便转身进去拿。
  她快步走向已经关了灯的大厅,路过楼梯口时,她突然停下来,顿了顿,转身上了楼。
  二楼有棋牌室,有茶室,还有台球室,林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上来,她根本不知道沈向洲到底在哪个房间。她一股脑地往里走,忽然听到一串笑声,她的腿霎时像灌了铅一般,被定在了原地。刚掠过去的房门留着一条缝,许是有人刚刚进去忘记了锁门,她折回两步,从门缝里瞧进去。
  沈向洲和他的心腹徐刚,还有陈芜,桌子一旁坐着的还有七八个林升没见过的人,看着都有些年龄,男男女女三三两两靠在一起。
  林升屏息凝神,听到他们聊起了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沈向洲和陈芜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人人都想追陈芜,结果被沈向洲拔得头筹了。
  沈向洲只是笑笑,没说话,陈芜埋着头低斥了两句让他们别说了,双脸迅速飞起两团红霞,像是无地自容一般地往沈向洲身上靠。
  林升心口一滞,像是有一双手捏着自己的心脏,揪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她像躲避瘟神一样逃一般地往外走,走着走着就开始跑起来,跑出酒店拦下一辆出租坐上去。
  坐上车她才想起那件外套她最后还是忘了拿。
  她颤颤巍巍地拿出钱包,她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渴望回家。
  她一进门就听见孟言问:“你怎么回来得比我还晚?年会也不至于十二点过了才开完吧……“
  一听孟言焦急的声音,林升的眼泪潄地就下来了,在人前再委屈她都能忍得住,可是只要身边的人一来关切地问,心里的委屈就全都翻上来了,她哽咽道:”我要跟沈向洲。“
  此话一出,丁逸和孟言都急了。”他怎么你了?他个王八蛋欺负你我非得去打他一顿不可!“
  孟言拦着丁逸,”你先别添乱了,先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她看着林升,一字一句道:”他是不是欺负你了?还是他跟陈芜又有了生命奸情被你撞见了?一件事情有一件事情的解决方法,总之不能让你白受欺负了,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他真做了什么龌龊事儿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他身败名裂。“
  林升一个劲儿地摇头,”其实根本没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他今天的态度跟以前,跟他这四年多以来的每一天都一样,我就是觉得累了,你们也别去找他理论,好聚好散吧。“
  林升眼圈红红的,抹了抹眼泪:”我一开始就错了,这世上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什么精神支柱,每个人都该是为自己而活,我当年年纪小,心志不坚定内心也不够强大,可我现在都25岁了,要是还像之前那样必须得找个寄托才能活下去那我这几年就白活了。“
  孟言心里酸得要命,她上前去抱着林升,眼泪也快下来了:”你真的下定决心就好,这世上比他好的男人千千万万,你可千万别难过。“
  林升泣不成声,好容易挤出一个笑脸来:”其实这就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今天只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问题早就已经存在了。感情这种事情本就应该是两个互相独立的人在一起才能维持平衡,我今天坐在车上才想明白,我一开始就想着依附他,这段关系就不平等,最后不被人得到尊重也怪不得别人。“
  *
  林升枯坐了一夜,想了很多,只要一躺下心里就哽得难受,她只能坐起来硬逼着自己跟她的整个少女时期,整个青春,还有她曾经的整颗心做诀别。
  孟言和丁逸也几乎一晚上没睡,他们时不时地起来看看林升,劝慰两句又被林升赶回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三个人都盯着黑眼圈,林升更是两只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
  丁逸看着她,似是有千言万语想说,可又嘴笨怕说出来让林升更伤心,最后憋了半天说了一句:”还好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不然你这个样子怎么见人。”
  林升挂着满脸泪痕都快都被他逗笑了,她又是哭又是笑的:“你们两个大忙人不是都要去加班吗,快走吧,放心,我一个人在家没事。”
  孟言还是不放心,她打电话请了假,让丁逸去上班自己在家陪林升。
  整整两天,林升一直絮絮叨叨地提起以前的事儿,像是硬生生地要把心也割去一块一样,疼得她难受。
  高二那年,警方破获了一起全国范围内的拐卖儿童案,那起案子年份久远,涉及到的人特别多,孤儿院里有两个还真是被拐走最后被人贩子误以为脑子有残疾,不得已又在逃跑途中随便一扔的失踪儿童,当年那个案子闹得特别大。电视台还特地来了他们孤儿院,那两对父母见到当年遗失的孩子哭得惊天动地,抱着他们半天都不撒手,最后开着车把孩子接走了。
  孤儿院的其他孩子都备受感动,林升也跟着偷偷哭了好几次。那件事过去很久她的心里也隐隐还有期待,她开始幻想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也跟电影里面一样全国各地到处找,是不是也找得很辛苦?她甚至想到他们重逢的时候,她一定得告诉自己的爸爸妈妈让他们别自责,这些年她过得很好,吃饱穿暖,也没受人欺负,只是很想念他们。
  直到有一天,孤儿院来了一些大学生志愿者,送来了很多礼物,阿姨先把好的东西自己挑走,再将所有孩子叫到她的办公室里分发剩下的,林升看上了一条裙子,虽然有些旧有些破,但看得出如果缝两针应该会很好看。
  她眼巴巴地望着望着,最后分到的却是本书和一个声音嘈杂的mp3,她看见那个得了裙子的女孩冲着她的mp3看了好几眼,出来之后她就问那个女孩要不要交换,女孩有些怯生生地道:“阿姨都分好了,我们私下换不好吧。”
  林升看得出她特别想要mp3,就把手里的东西往她怀里一塞:“我们先换,我进去跟阿姨说。”
  林升折返回去,手放在门把手上。
  之后的许多年林升都在想一个问题,如果那天没有志愿者来,如果她没有因为对外貌的肤浅追求,那么是不是就永远也听不到这辈子最不想听到的一番话,那么很长的一段日子里她是不是都能好过一点。
  负责生活的阿姨跟照顾残疾儿童的老师一边烤着火一边聊天,那位新来的老师是康城下面一个县城里农村长大的,她说起自己小时候听到几个街坊大妈议论的事,她们队上有一户人家姓林,生了大概有六七个女儿都生不出来儿子,那她只留下了第一个和第五个,被抛弃的女儿前面几个她还会塞张字条寻人家送了,后面三个她就放在猪圈里活活地冻死饿死。一直到年近四十才终于生了个儿子,停止了她漫漫的生孩子路。
  那个老师一边回忆着年份一边说:“其实前几个女儿去了哪里她都是知道的,我现在想想,我们院里的那个林升应该就是其中被抛弃的一个,可这么多年了她即便是知道她的女儿们在哪里,她也不会来看一眼,更不会接回去,这人真是好狠的心。”
  林升不记得这天她是怎么回去宿舍,又是怎么回到学校的了。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得知自己被抛弃,不被亲人疼爱,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生身父母会是什么样的人,结果却是那样的愚蠢卑劣,这对她的打击是致命的。
  林升几近崩溃,成绩一落千丈,她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成天浑浑噩噩,抽烟喝酒那时候全学会了。
  沈向洲就是那时出现的,在林升的世界里,沈向洲算是她所见过最优秀的成年人,他儒雅俊秀,才华横溢,像一个天神一样降临到她的生活里。她躲在后面不敢上前跟他说话,是沈向洲主动发现了她,问她为什么不来拿礼物,走之前还对她说了一句:“好好学习。”
  在他走之前,林升几乎脱口而出:“学习有什么用?人再努力最后还不是一个死,活几十年最后又有谁能记得住你?”
  “那难道现在就要去死吗?死可比活着难,一个人死的勇气都有了那他就更能活着了。读书的确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它能让你有更多的选择和改变人生的权利。“说完沈向洲便驱车离开。
  林升身边,要么是同龄人,跟她一样幼稚没见识,要么就是福利院或学校里的老师,为数不多的大人都是担当掌控者的角色,一板一眼,凶神恶煞,跟沈向洲的谈话却不同,让她突然有了一种探索世界的想法。
  丁逸那时候还在上初中,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破孩,孟言天天安慰她,她也慢慢回到正途上,开始振作了。
  抽烟的习惯林升到高三快结束之前都还保留着,心里一紧张就拿出来抽两口,只是烟瘾一直不大。
  这两天算是又捡起来了,孟言在家陪了她两天,见她几乎不吃东西,哭倒是不哭了,只是一口接一口地抽烟,心疼得快死了,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林升:”你别这样,没有谁离了谁是不能活的。“
  丁逸星期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林升状态已经好多了,他一进来就冲到林升面前,盯着她想看出所有的蛛丝马迹,林升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们:”其实我已经想通了,有一本书里的一句话是‘就像是期末考试完,背着书包走在路上的心情’,我现在就像是这种状态,说不上难过,也没想着要去挽回,就是心里还有点空落落的,过几天就好了。“
  丁逸安慰道:”你想通了就好,习惯了几年的事情突然改变了搁谁身上都没那么快翻篇,特别是你曾经还付出了那么多……总之,我就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
  林升说:”你们俩明天都必须乖乖去上班了啊,我请个假在家最多休息两天就又是一条好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