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寥寥灯影 > 年会

  林升和闫恒也算是认识,闫恒自身学业优秀,能力又强,整个计算机系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林升大二时,闫恒回学校拜访曾经对他给予厚望、青眼有加的老师,作为优秀毕业生,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共同推举下,一个小型学术交流会应运而生,闫恒侃侃而谈了许多学习方法和技巧,更是回答了很多专业上的问题,林升便是提问的诸多同学之一。
  虽然很大概率闫恒已经不记得自己,但林升对昔日学校里的大牛还是很有崇拜感的,再加上现在跟丁逸的关系,她觉得还是有必要去正式拜访一下。
  第二天林升不用练歌,特地下了个早班就来青岩科技了。
  林升一向穿得少,再冷的天也也经常是裙子大衣,此时走进来裙角翻飞,长到小腿的羊绒外套被风吹起,尖头的细高跟鞋,竟有些衣袂翩翩的风采。
  闫恒果然还没走,林升笑盈盈地在他面前站定后,他有些诧异,总觉得眼熟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名字,看着她”你你你……“了半天,林升看着他呆头呆脑的样子就忍不住笑:”学长好,我以前也是荣大的,我叫林升,我们在那次粗糙的演讲上见过。“
  闫恒总算是恍然大悟,”稍微有点印象。”
  毕业几年遇到老同学多少还是有几分亲切感的,闫恒当下就招呼林升坐下跟她聊开了,两人聊了聊毕业之后的各自情况,都颇为感慨。
  闫恒的长相特别像那种随时会把”我们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这种话挂在嘴边的人,林升觉得他头顶上就差贴着”正义“两个字了,一点也不像会是跟何青泽和魏子川那样一看就是学校里最跳的危险分子做朋友的人,虽然不熟,但处在职场迷茫期的她忽然很想得到前辈的指点,她小声问道:”你怎么会跟他们在一块儿开公司了?“
  闫恒开始说起他刚出国的事:”我刚出国的时候其实挺不适应的,我一直都是一个特别讲究规矩的人,所以刚开始上课时很不适应,课堂氛围特别轻松,轻松到可以说是混乱了,老师也特别欢迎学生随时打断他插话进行讨论。生活也变得不再那么单一,我那个时候认识何青泽算是很颠覆三观了,我以前的思想里好学生就是好学生,坏学生就是坏学生。可是他,包括他身边的一些同学都是下课之后玩儿得特别嗨特别疯,一到白天上课又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学得比谁都拼,我每天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学习,可我还是学不过他。刚开始有点不服气,后来慢慢地这种不服气就变成欣赏和佩服了,我发现学习也不该是一件需要断情绝欲的一件事,两个人可能都对对方抱有欣赏的态度,后来就慢慢成为朋友,我博士毕业之后本来也是打算回国的,毕竟不同的文明还是有无法逾越的鸿沟,我始终还是觉得有些方面习惯不了,正好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回来一起创业,我就回来了。“
  林升点点头,”魏子川也是这样,你们都对他评价很高,好像跟着他特别有安全感。“
  闫恒给人的感觉特别清透踏实,他笑声爽朗:”还有李成曦也是,他特别有才华,这次也是二话不说就从国外回来帮我们了。“
  林升转过头去跟李成曦打招呼,这是个特别腼腆的男孩子,看着年龄似乎也不大,跟林升说了一句话脸就有些红,林升说一句他答一句,低着头不敢看人。
  林升与闫恒聊完对丁逸说:”我还跟你姐夫约了吃饭,先走了啊。“
  林升一走,魏子川就过来八卦了:”你升姐有男朋友了?是什么人啊?“
  丁逸不以为然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也认识,就是象芜公司的沈向洲。“
  结果在场只有何青泽一个人认识:”沈向洲?他得有四十了吧?而且他不是结婚了吗?“
  一听这话丁逸就急了:”他早就离婚了,只是他前妻在公司还有股份,也是元老级人物所以不好太公开,我姐可没插足。“
  何青泽拿了根烟点上,吸了一口,悠悠道:”那可是只老狐狸,你可得让你姐小心点儿别被骗了。“
  丁逸心想我还能不知道吗,可升姐就是一头扎进去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玉华台内,林升正兴致勃勃地告诉沈向洲自己过几天的要上去表演,让他一定要看。
  说着说着林升突然想起来什么,眼神带着促狭:”我可想要三等奖的奖品了,就是那个珐琅锅,因为我最近想学做饭。你身为公司高层,能不能来点暗箱操作啊?“
  林升说这话带了些开玩笑的意味,可沈向洲一板一眼道:”怎么可能给你走后门,锅又不贵,我给你转钱自己去买一个不就行了。“
  两人说话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林升说:”我有钱!“
  沈向洲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了林升一眼,然后埋头吃饭。
  *
  月底很快就到了,林升认认真真打扮一番之后颜值还是很能打的。
  李纯在酒店门口看到林升的时候晃了晃神,她穿了一件墨绿色的吊带裙,外套松松垮垮地披着,微卷的长发落在肩头,露出的一截雪白肌肤仿佛攒着盈盈的水光,脚踝形状精巧动人。跟以往的淡妆不同,眼角描了深色的眼影,口红也比平时艳丽,可偏偏一张小脸还是干净光生,熠熠生辉。
  李纯回过神,推着林升进去,”快点,你都错过老板讲话了,第一个节目也快开始了。“
  象芜包下了金澄酒店的第一层,此时早已坐满了人,最里面中间搭建了一个极大的舞台,舞台背后的大屏幕上面挂着一排彩球,灯光晦暗不明,纵横交错,林升找了好半天才看见沈向洲跟几个高层坐在舞台正前方的一排凳子前,前方还放着几个介绍职位的牌子,林升不由得想起以前学校里的卡拉OK大赛,底下坐着的一堆门外汉评委们也是摆着这样的牌子。
  她心下好笑,找到自己组里的人,在沈向洲他们后面的桌子坐下。
  林升的节目在第四个,第一个是武术,一帮男人在上面一人拿着一根棍子乱挥,挥一下就大吼一声,挥得力气还没有吼的力气大。
  第一个节目一完,李纯就拉着林升走到后台候着了,说是再过两个节目就到我们,别到时候又找不着人。
  林升从台子后面探出头,这才正面看到了沈向洲,她盯了半天沈向洲终于朝她这边看过来了,她立马扬起个笑脸,偷偷伸出手挥了两下,沈向洲整个人一顿,又不看她了,转过头跟旁边的人说话。
  林升这时才看见原来陈芜也来了,虽然座位之间隔了一个人但也时不时探过身子来说话,几个人一会儿看看节目,一会儿又有说有笑的,相谈甚欢。
  林升把头缩回来,拿出手机给沈向洲发信息:【一会儿抽奖完了一起回去。】
  想了想又发了一条:【我今晚去你那儿住。】
  她透过台子往后瞄,见沈向洲果然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忙打开来看,沈向洲只发了一个字:【嗯。】
  林升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心里美滋滋的。
  李纯在旁边拍手:“好了好了,我们准备上台了。”
  林升把外套脱下放在旁边放道具的桌子上,一行几个人就上去了。
  林升一上台就感觉到陈芜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她,林升只冲沈向洲挑了挑眉。
  沈向洲又不敢看她了,他低着头假装看手上的节目单。林升心里讪讪的,心想陈芜也在,可不能丢脸了,就算不能怎么着,恶心恶心她也是好的。她定了定心神,再张嘴时已是清亮又略带慵懒的嗓音:“moonriver,widerthanamile,I‘mcrossingyouinstylesomeday……”
  《蒂芙尼的早餐》里的《moonriver》几乎人人都听过,都没想到会唱这样一首老歌。
  林升其实唱歌不算多好,跳舞也没学过,李纯又想让她撑场子,快歌和太难唱的歌当然就不行了,最后选来选去就选了这首抒情,又有情怀的。
  林升唱完前两句,其他人也都加进来跟着一起唱了,但都没了最开始那两句的惊艳感,灯光打在她脸上身上,整个人皮肤透亮,肤白胜雪,一双美眸里更似有盈盈波痕婉转。
  陈芜见沈向洲眼也不眨地看着台上,心中酸涩又起,她像是赌着一口气般故意又去找旁边的人说话。他们这一排坐的除了公司高层还有几个其他公司相熟受邀过来的老总,几个人打开话头沈向洲也不好不理会,就去转过去跟他们说笑。
  林升余光看见沈向洲又去跟陈芜他们聊天了,心里忿忿的,一直到他们都唱完了沈向洲也没转回来。
  她从台上下来,众人推着她往前走,她心里憋闷,又觉得这酒店里暖气开得太足,人也多,空气都不流通,人都快憋死了。她径直走到后头坐下继续看表演,赌气一样一眼也没看沈向洲。
  节目进行到一个舞曲,财务部的妹妹们正在跳一首今年特别流行的神曲,前头已经有一些人站起来跟着跳了,把舞台是遮了个严严实实。
  一直到十几个节目都表演完了,人群也没散去,起哄了半晌,沈向洲在众人的目光里走上台,宣布名次。
  一等奖是财务部,一人得了一部最新款手机,众人又是一通惊呼,沉寂了一年的上班族们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情感的宣泄口,声音震得屋顶都快掀翻了。
  林升一向不爱去凑热闹,就坐着后面听声音,出乎意料的是他们组竟然得了二等奖,奖品是每个人都有一副价值不菲的耳机。
  组里有两个年纪三十岁左右的男性前辈都是音乐发烧友,听见这个声音立刻欢呼起来,拿完奖品的李纯从人群里挤出来,看见林升像是松了一口气:“你坐这后面干什么,我找你半天。”
  说完把耳机盒子递给她搬了个凳子坐在她旁边,林升觉得人真是奇怪,以前她费尽心思想跟公司里的人打好关系,大家都不理她,李纯待她更是客气疏远,倒没想到,她都决定要走了,弥留之际跟李纯的关系竟还好了起来。
  李纯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一会儿的抽奖你去不去?人人都有机会的,我们之前排练的时候你不是说想要那个锅吗?”
  林升摇摇头:“不去了,好事一定轮不到我头上。”
  李纯看着她的侧脸,鼻头微翘,睫毛像把扇子一样扑扇扑扇的,她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也是同样的娇憨,她难得地安慰起林升:“你那是带正财,不带偏财。”
  前面似乎又是有人抽中了大奖,欢呼声一阵搞过一阵,林升莞尔:“李纯姐,你也是,祝你新年快乐发大财!”
  人群渐渐散开,林升这时才发现早已没了沈向洲的身影。
  她拿出手机给沈向洲发了一个问号,沈向洲回复她:【我跟王总还有徐刚他们在楼上的包房里聊两句,你在楼下等我一会儿。】
  林升回了个好,李纯已经准备走了,她看着林升:“你还不走吗?”
  林升心虚地笑了一下:“我有个朋友正好在楼上休息室,我等他一块儿走。“
  ”现在挺晚的了,你一会儿回去小心点儿啊。“说完拍拍她的肩就走了。
  公司里的人慢慢走光了,酒店里的服务员开始进来打扫,林升走到一个角落里坐着玩手机。